随后,张锐将众人安排在一个村庄的坟丘和松柏树林,周围的荒丘沟壑里,全部隐蔽,自己带领几个士兵骑马去清风寨侦查。

  “慢,张锐兄弟,我有两件事情,第一,我决定以县政府秘书长和保安团参谋长的身份,任命你为县城保安团的独立连连长,名不正则言不顺,你有这样的身份,方便指挥,第二,我决定和你深度合作!”秘书长李威喊住张锐,诚恳地说。

  张锐点点头,面对危局,精诚团结当然最好。

  李威立刻将国府军排长王兴贵,保安队副队长赵铭,其他一些班长什么的人纠集起来,宣布了对张锐的任命,还告诉所有四十多名士兵,二十多名公务人员,务必服从张锐的一切指挥。

  王兴贵等人脸上有些尴尬,觉得张锐一来就成为自己的上司,有些下不来台的醋意,不过,表面上没有反对。

  大多数士兵和公务人员,倒是很激动,振臂高呼,热烈拥护。

  张锐正在等着第二件事情,李威招招手,从那边家属和女兵群中招徕了一个女孩子身穿粉红缎面小棉袄,眉清目秀,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

  李威跟那个女孩子嘀咕了几句,那女孩子吃惊地看看李威,又看看张锐,脸色羞红地跑回家属人群中了。

  李威将张锐喊到一边,低声说:“兄弟,刚才那个女孩子怎么样?”

  张锐刚才看了,“长得不赖呀。”

  李威火了:“不赖啥意思?你知道不?整个县城一枝花,到你这里就这么差?”

  张锐笑笑:“嗯嗯,天生丽质,倾国倾城的大美妞儿,秘书长,我走了!”

  李威揪住张锐的胳膊:“听着,那妞儿是我小姨子,名叫香梅,从现在起,由我做主,许给你当老婆了!等我们安顿了,就给你们圆房!”

  这个。

  张锐做梦一样。

  见李威生气,张锐点点头出发了。

  张锐带领三个骑兵出发,进入清风寨周围侦查敌情,结果,在南边三里多路,注意到有鬼子部队正在周围的村子里破坏。

  老百姓都跑了,鬼子在放火烧房。

  张锐注意到鬼子数量不少,骑兵和步兵,卡车等等,就没有任何行动,只是观察。

  隐蔽地点,王兴贵和赵铭嘀咕起来:“秘书长,您也太宠那个小子了,一来就比我们官大!”

  李威苦笑一声:“兄弟,咱们命都是人家救的,还有什么小心眼放不下?”

  王兴贵楞了一下:“这样说倒是的。可是,他看起来小毛孩子,我堂堂国府军排长,军校毕业的军官,竟然被一个小土匪崽子指挥……”

  李威说:“扯淡,你以为我愿意?你知道我们被鬼子逮住以后怎么着?放了?绝不可能,肯定是男人全部枪毙,女人全部,咳咳,好不了下场的!”

  王兴贵和赵铭等人这才舒服了一些:“秘书长教训的是。”

  一会儿,李威的老婆来了,气哼哼地指着李威低声吵,李威拽着她的衣领,脸都气白了:“孩儿他妈,你愿意自己妹妹叫鬼子糟蹋还是嫁个有本事的人?老实说,你妹妹我早就想收了当小的,可是,媳妇儿,你知道吗?现在,咱们身边都是一群没有用的败兵,不给人家张锐一点儿好处,人家凭什么保护咱们?我担心人家走了不回来,咱们不被鬼子再抓了去枪毙,也得被身边这群败兵祸害了!”

  媳妇儿一听,瞠目结舌。

  张锐潜伏了三个小时,看着鬼子全部离开,这才尾随侦查,一直跟踪了七八里。

  张锐等人返回来,见到李锐等人,这些人看见他们几个,高兴得哭了。

  张锐询问了情况,立刻下令大家出发,向清风寨进发。

  “清风寨?不是被鬼子扫荡了?”李威问。

  张锐说:“鬼子扫荡了,以后就不会再去了,房屋还有三分之一没有烧毁,那里相对安全。”

  李威同意,带领大家迅速前进,到了清风寨子里。

  三个土匪也回来了两个,说暂时没有找到寨主他们。

  张锐在清风寨子安顿了大家,李威等人又饥又渴,一些家属中的妇女孩子,饿得哭起来。

  李威央求张锐带人找吃的。

  张锐笑笑,让两个土匪领着大家去挖土匪埋在院子里的粮食,尤其是清风寨主杨荣祖家的,很快挖出了小麦,玉米和黄豆,甘薯片儿,挖出一些锅碗瓢盆,马上生火做饭。

  周围的村落里还有一些房屋烧毁的黑烟,这边烧火做饭的炊烟,正好被遮掩。

  吃饱喝足,一百多人就在清风寨隐蔽休息,分散到保存完好的家户院落,张锐对所有四十多名官兵,二十多名公务人员,进行了简单的集训,主要是讲述鬼子的装备性能,我们的对策。

  张锐重点讲述了38步枪的特点,鬼子的掷弹筒威胁等。

  张锐讲完,下面鸦雀无声,好久了,王兴贵才猛烈鼓掌:“好,好,张连长学识渊博,精通鬼子情报,了不起,鄙人万分佩服!”

  县城保安队的副队长赵铭也竖起大拇指:“难怪我们被鬼子打得稀里哗啦的,因为咱们不懂武器差距呀。”

  张锐将公务人员分成小组,照顾家属,其余四十余名士兵,统编在一起,进行班级战斗对抗训练,训练了两个小时,派遣了哨兵,大家休息了。

  张锐本来要在寨墙上巡逻,被李威强行拽走了,一会儿,拽到他们家安排的院落里,李威家有媳妇,子女三人,一个老妈子,一个丫鬟,一个小姨子香梅。

  没有灯火,黑洞洞的,李威喊一声,大家都出来,三个子女在前面向张锐敬礼:“小姨夫来了!”

  李威夫人对张锐极为热情,说几句话,就将香梅推到那边厢房里,又将张锐推进去,反手将门在外面锁了!

  厢房屋子里黑洞洞的,东西很少,床铺有,只剩下木床和席子,张锐摸索了半天,在床上坐了,也邀请香梅坐。

  香梅很拘谨,张锐就主动说话,很快两人就聊得热乎起来。

  “大哥,给鬼子领路的汉奸说,要把我们女孩子送回去当慰安妇,什么是慰安妇?”香梅问。

  张锐说:“慰安妇就是给鬼子当军-妓。”

  香梅吓坏了,好久都不说话。

  瞌睡了,床铺上却没有被褥,都被百姓们带走了,春寒料峭的,香梅穿着小棉袄,在晚上也瑟瑟发抖,张锐将自己穿着的鬼子军大衣铺垫在床上,让她睡。

  香梅不肯,就两人挤在一起,用棉大衣包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