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的射击中,鬼子火力逐渐衰弱下去,因为士兵被大量暗杀了。

  双方射击,还能将所有鬼子伪军都刺激起来,他们一射击,子弹的拽光和枪口的火焰,在晚上都是亮点儿,隐藏都不可能。

  张锐最担心的是,部分鬼子在睡觉的时候,负责警戒,自己的特种部队战士不小心靠上去,会被鬼子警觉。

  现在,鬼子全部参战,哪有心思管身边人?

  不一会儿,鬼子被清除光了!

  二百多米的防线上,两条战壕里的鬼子,先后被张锐九个人暗杀得一个不剩。

  那些伪军,享受同等待遇,杀。

  一些正在挖掘工事的老百姓,都因为没有枪械,很容易分辨,被张锐等人大声呵斥着,驱赶跑了。

  他们顺着战壕和交通壕走的,比较安全。

  战斗不过半小时,这边没枪声了,对面的肖瑶部队也停止射击。

  一会儿,从县城方向增援过来一些鬼子,张锐等人听到生意,感觉有脚步声,马上使用鬼子的机枪和掷弹筒,对着那边猛轰,猛扫:“快,支那人偷袭!”

  他们故意装作鬼子。

  增援的鬼子大吃一惊,慌忙喊话。

  张锐这边继续用掷弹筒和迫击炮猛轰,一会儿,将鬼子炸得七荤八素,不得不退回去。

  鬼子为什么增援?

  因为在城墙上观察到这边形势不对。

  鬼子不是傻瓜,从枪炮声和子弹的拽光中感觉这边日伪军的伤亡极大,所以才赶来增援的。

  鬼子撤退以后,并未回去,而是派人偷偷溜过来,查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看,不是割喉就是被爆头,大吃一惊,很快就发现了蹊跷:“不对,这不是正规战斗造成的!应该是近距离偷袭!”

  联系到被自己人炮击,鬼子马上意识到不对了。

  鬼子用手电筒照射搜查以后,义愤填膺,这么多精锐的士兵不是被正面打死,而是被暗杀!

  同时,鬼子们全部胆战心惊,这是难以理解的事情。

  这么多人,一个阵地区域,超过两个小队的皇军和两个排的皇协军,怎么在半小时没有任何异常就被全部暗杀了?

  鬼子小心翼翼地前进,同时大声呼喊,提醒各部队注意阵地上的偷袭者。

  他们用半小时时间,派遣尖兵前进,先行摸索。

  轰轰轰。

  不断有手雷爆炸,将尖兵炸飞。

  鬼子不怕死,可是,很多士兵都很迷信,对这么诡异的现象无法理解,小腿肚子都是软的。

  前面的爆炸,从声音听,是手雷,所以,他们认为,偷袭者还在阵地上。

  鬼子指挥官气愤地下令,用机枪扫射,用掷弹筒轰炸,全面攻击可能存在的敌人。

  日军的弹药急剧消耗着。

  一个小时以后,他们才全面收复了阵地。

  没有抓到一个敌人,地上全部是自己同伴的尸体,英勇的皇军和忠诚的皇协军,都死于非命,神态安详!

  那是被割喉的,没被割喉的,一枪爆头,往往脑袋都炸飞了。

  恢复了阵地以后,鬼子小队长和皇协军连长商量了一下,让皇协军守卫阵地,他自己带领日军巡逻。

  这是借口,因为他怕了,怕被莫名其妙地安暗杀掉,那只有牺牲皇协军了。

  这里的人如何被杀的?偷袭者呢?

  为什么刚才尖兵搜索的时候,会被手雷轰炸?

  鬼子百思不得其解,脊背生凉,战斗意志化为乌有,每一个官兵在匍匐的时候,都反复的,神经质地朝身后突然查看。

  在鬼子这边懵逼的时候,张锐九个人已经安全离开了。

  手雷嘛,是张锐带领大家制作的,大家都可以制作诡雷,可惜,在战壕里,时间不够,还需要手电筒光,只能勉强制作了几个。

  利用两个哨兵的通道,他们悄悄地返回。

  阵地上,诡雷的爆炸,可以指示鬼子的行踪,他们已经变成了一个巡逻小队,开始朝前走。

  刚才,鬼子巡逻队经过的时候,他们几个人一起行动,用无声手枪同时开枪爆头,然后替代了鬼子。

  现在,要不要继续渗透鬼子阵地,暗杀敌人呢?

  敌人有可能发觉阵地上的秘密,有可能全军通报,加强警戒,可是,张锐还能确定,鬼子为了安定军心,一定不会特别讲清楚的。

  第一,鬼子军官会怀疑,会研究,第二,在完全弄清楚事情之前,小鬼子绝不会轻易乱说。

  小鬼子的自尊心很强,胜利了吹牛,惨败了掩饰,比国军的那点儿龌蹉劲儿丝毫不差,战报那个水得一逼,比如,根据太平洋战争的战果计算,鬼子海空军已经将米国的舰队全部消灭了好几回了。

  比如,中途岛惨败以后,鬼子还在国内吹嘘大获全胜,全民胜利大游行,普天同庆……呵呵。

  鬼子战地指挥官更不会蠢到没弄清情况就汇报,喜闻乐见地挨上级军官一个大耳刮子吧?

  张锐就这样带领队员,装作巡逻队,大摇大摆地前进了。

  风险也是很大的。

  万一鬼子做出了充分准备呢?

  没关系,那些诡雷已经足够鬼子折腾了,等鬼子全面恢复阵地,张锐小分队早已经到了县城。

  县城外,张锐等人非常熟悉,若干天前,他们在这里反复鏖战,一举歼灭两股日军,一千五百多人,击溃了一个皇协军师,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外面的战壕都是大家挖掘的,非常清楚。

  从北门进入鬼子的县城门口,那边马上有人拦截:“口令!”

  张锐等人回答了。

  有鬼子过来:“你们干什么?不是巡逻吗?”

  张锐用日语说:“那边,支那人偷袭,我军死伤极多,我们回来报信。”

  张锐的日语已经相当精熟,口语和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特种兵的人,全部是机灵鬼,为了遮掩口语中可能的破绽,他用情绪来转移注意力,显得特别惊慌。

  鬼子让其他人等待,让他一个人过去。

  鬼子哨兵还用手电筒照射他,可惜,他满脸是血,还解释说,他不是巡逻队的,是被支那人偷袭以后,被巡逻队抢救,第一时间跑过来的。

  鬼子不认识他,所以有些怀疑。

  好在他前几天捣乱加藤联队的时候,用毛毛眼儿的毒素蜇伤了脸,那些人为制造的疤痕还没有消失,加上血迹,好像刚受伤,所以,鬼子疑虑了一下,带着他走向城门口。

  这里有一个班级的鬼子,有环形工事,有沙袋,有铁丝网,鬼子各种如临大敌,荷枪实弹,绝对不会想象到,有人真的敢过来偷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