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子,你们还牛逼不?还冲锋不嘞?我是张锐,中国豫西北游击支队的司令,也是消灭你们加藤联队和武田联队的核心人物,你们不是报仇吗?站出来!”张茹边冲锋边大声呼喊。

  他敏锐的感觉能力,用妖娆的避弹动作,好像一个灵巧的狐狸在飘忽,不给鬼子任何射击的机会。

  不仅如此,他的步枪还随时待命,击毙鬼子。

  狙击手分为三个境界,最高的境界是人枪合一,人的行动和思想意识和强的随即击发高度吻合,心念一到,手起枪落,张锐就是这种。

  “司令,司令,你疯了?”一些特种作战分队的士兵紧急提醒。

  一些士兵却清楚张锐的能力,更清楚,司令这是把自己当诱饵,要吸引鬼子出来。

  很快,圆脸肥壮的松木在草地上翻滚着,听到张锐的声音,破口大骂:“指哪够,你打断了我的右手腕,却不能阻止我击毙你!”

  他突然从草丛弹起,用左手一只手开枪射击,精准地射向张锐的方向。

  与此同时,三角眼桥本,大鼻子加藤一雄,同时暴起!

  他们已经豁出去了,右手腕被断,几乎断掉了他们绝大部分的战斗技能,绝望和悲愤让他们决死战斗。

  而且,对方是张锐!就是最大的仇人。

  只要击毙张锐,哪怕马上战死,都是值得的!

  三个人一起出击,完全可以击毙张锐。

  但是,张锐的身体灵巧地飘忽着,真的躲避了他们的子弹,那种避弹战术,也超过了他们的预期,三个鬼子枪王默契配合,从不同方向射向张锐的子弹,全部被躲开。

  同时,啪的一声,圆脸松木的左手手腕就猛然甩了一下,步枪丢掉了。

  他的左手腕也被张锐打断,成了彻底的废人!

  几乎同一时间,从草丛和地上射出的子弹,也击穿了桥本和加藤一雄的左手腕,那是张锐手下的士兵干的!

  经过三个月的严格训练,这些特种作战分队的战士们,都能迅速明白张锐的意图,他要生擒鬼子。

  被打断了两个手腕的鬼子,成了彻头彻尾的废人!

  生不如死!

  随后,张锐等人继续前进,迂回包围了敌人,再接着,更多的部队过来,在没有携带任何炮火掷弹筒的情况下,朝前围捕。

  部分堵截,部分压制,部分精确射击,配合默契,战术和技术一流。

  鬼子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的战斗,不在乎活捉了,只要能有活口就行了。

  很快,鬼子被全面压制。

  张锐带领几个士兵继续大喊大叫,暴露自己,吸引敌人射击。

  敌人刚有所行动,暴露自己的位置,就被中国官兵击毙。

  几分钟以后,战斗结束。

  张锐部队被袭击的时候,牺牲四人,受伤三人,战斗中,受伤一人。

  鬼子小分队九人,被击毙六人,俘虏三人。

  最搞笑的是,被活捉的时候,加藤一雄,松木,桥本三人,急于自杀而不得,正在用脑袋撞地球呢。

  “你你你!”加藤,松木,桥本三人被张锐的士兵拘捕了,气急败坏,愤怒地咒骂着。

  张锐过去:“稍安勿躁,三位,我是张锐!”

  三个鬼子枪王傻眼了,认真打量。

  张锐过去,拍拍加藤一雄:“大舅哥,您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和你妹妹加藤雅丽美做了夫妻,我们是一家人呢,你干吗袭击我?难道要你妹妹当寡妇?”

  加藤一雄暴跳如雷,“快杀了我,杀了我!”

  张锐笑笑:“我可不杀我东洋老婆的娘家人,除非正在战斗中,不得不干掉你的叔叔加藤联队长!”

  张锐收容了死伤的战士,派人安顿下来,考虑到部队行军中,居然没有任何尖兵搜索,被敌人轻易袭击,他非常痛心。

  审讯了俘虏,在张锐的激将法下,桥本说出了大部分的情况,又用残酷的刑罚,让松木说出了一些,至于加藤,则是各种羞辱式的安慰,逼迫他激愤地说话,从中查找有用信息。

  张锐的审讯技巧也是一流的。

  比如松木,就用水刑,一遍遍地玩,这么普通简单的,随便在路边小河沟就能运作的方式,最后把松木弄哭了。

  得知电报被破译,部队有叛徒,他立刻下令,全军返回太行山口驻地,全面加强训练,然后,他一个人一匹马,千里走单骑,增援长沙。

  人人都不同意他的方案,被他狠狠地训斥了,他要求,在几个月以后他回来,务必将所有部队都培训成全面手,至于不能适应训练的,立刻淘汰成普通部队,还有,让李明远挑选招募新的人员。

  大家无奈,只能返回。

  鬼子的袭击,让张锐想到了一个问题,这样大部队远征的影响太大,必须改变方式。

  大张旗鼓地回师,对外号称全军返回,制造假象。

  随后,张锐和向导两人,轻兵疾驰,用了两天时间,赶到了武汉西边,又用一天时间,在当地部队的护送下,奔赴到湘北的第九战区部队中。

  南方的九月中旬真热!

  到达鄂南,这边中国部队跟上级联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张锐到达半天以后,没人理睬。

  他急了,去寻找这边部队的长官,一个团长。

  赵团长接见了张锐:“什么?你是张锐?第一战区中条山集团东侧第九军的游击司令?少将军衔?卧槽,你骗谁呀!”

  川军20军某部,赵团长一口浓郁的四川腔调。

  川军的装备也不错,估计是统一调拨了,这个团长的军装和气色都很好。

  张锐解释了具体情况。

  赵团长呵呵了:“老弟,你娃娃的年级,就是给老子当一个传令兵老子都嫌嫩,还比老子还牛?”

  赵团长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桌子裂开了好多缝隙。“你有种也来一手,我就信你。”

  张锐哭笑不得,只能上前,在另一张桌子前稍微平静呼吸,一巴掌拍下去,轰,一张木头桌子被拍得四分五裂,炸开出去。

  “吆喝,不错,不错,瓜娃子,我收下你了,你可以当我的贴身警卫了。”赵团长兴奋地说。

  张锐一脚将他踹飞了:“滚,你给老子当警卫老子都嫌你愚蠢呢。”

  赵团长大怒,拔枪对准张锐,没想到,人家已经拿枪对准他了。“咱们一起开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