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锐一个人,幽灵一样,毫无顾忌地袭击着鬼子,先后爆了四辆车子,丢出去十几颗手雷,炸死炸伤几十个鬼子。

  然后呢,他装成受伤的鬼子,躺在地上,还得让后续的鬼子过来伺候,抬上卡车,运送到战地医院。

  能听懂鬼子的话,鬼子一面派遣大量兵力扫荡后方,策应安全,一面派遣车辆将伤兵护送到医院。

  张锐在路上就开始动手,将身边的鬼子弄死。

  负责看护的两个鬼子士兵带有步枪,被张锐暗中掏出匕首,揪了揪鬼子护兵的脚,“你,你,我要死了,留给家人的话!”

  鬼子护兵同病相怜,兔死狐悲,马上低头倾听。

  张锐扑哧一声,一刀割断了他的咽喉,弄死!

  接着,第二个鬼子护兵,就不要糊弄了,直接站起来,弄死。

  然后,卡车车厢上的鬼子伤兵,也被杀了。

  等四辆卡车到了那边场子前,张锐已经杀光了车厢里的鬼子伤兵和保护的,跳下这辆,跑到那辆上,鬼子在夜间,又要保密,路很差,颠簸得厉害,速度慢。

  等拐过来,前面侯王氏等女兵用学会的鬼子几句话在咋呼:“口令!口令!”

  车队停下,鬼子司机和一个军官出来,此时,张锐从身后过去,一刀一个,将鬼子杀光:“是我,没事儿了!”

  张锐一说话,这些女兵就跑过来:“将军,您太厉害了,那边爆炸声很多,鬼子吃大亏了!”

  一群女兵,都真心实意地夸奖张锐。

  张锐说:“没什么,将来,我么要杀到东京湾,那时候,鬼子才吃大亏呢。”

  女兵们不知道东京湾什么地方,张锐就讲了。

  侯王氏说:“将军,到了那时候,怎么给我们报仇?”

  张锐沉思了下说:“阉割所有的鬼子战犯,和所有践踏过我们土地的鬼子士兵。”

  侯王氏说:“不够,将军,既然鬼子敢糟蹋我们。到时候,你和你的男兵,就必须去糟蹋他们的女人!全部糟蹋,一个不留!”

  夏颖是见过世面的,知道鬼子的天皇:“将军,到时候,你带我们到鬼子皇宫去吧,杀光了小鬼子,把那个天皇一刀刀剐了。把他们皇族的女人全部轮了!”

  “对对对,将军,到时候,我们帮助你,脱她们的衣裳……”

  张锐一头冷汗:“没问题!小鬼子做的坏事,我们十倍还回去!”

  一夜之间,除了捣毁鬼子战地医院外,张锐的袭击和暗杀鬼子伤兵,至少在一百人以上。

  这不够,太不过瘾了!

  凌晨时分,张锐再次出击,这次,鬼子的车辆和步兵,骑兵在一起行动,张锐想了想,溜上鬼子的一辆卡车。

  上面不是炮弹,居然是机关炮和战防炮,这些东西,笨重无比,马背驮运很困难,直接用驮马托着速度太慢,划不来,最好用卡车装运。

  这不是现代的皮卡游击小组吗?

  张锐跳上去,发现两个鬼子士兵在上面呼呼大睡,就上前,用刀子割断了鬼子的咽喉,随时检查和安装好各种零部件,将机关炮弄好。

  卡车在前面,张锐操纵着机关炮,突然对后续正在行动的鬼子车辆和步兵,骑兵进行轰击。

  超过二十毫米口径的机关炮,威力很大,射速强劲。

  一连串的小型炮弹轰出去,将后面的鬼子卡车打爆了。

  再后面的鬼子骑兵步兵,更是毫无防备,非死即伤。

  最最让鬼子惊恐的是,黑咕隆咚的,自己的车队里怎么就突然混进来了这么多的敌人?

  部分鬼子朝前面开枪,部分躲避起来。

  猛烈扫射一阵,一分钟上千发的机关炮射速,使用弹链供应,张锐一个人操作就行,打了不到半分钟,张锐就离开了卡车,逃跑了。

  结果,他逃出几百米外,鬼子还在战斗,前后的鬼子都以为敌人在中间,拼命射击,步枪,机枪,掷弹筒都用上了,不知道敌人自残了多少。

  既然很顺利,张锐就不能收手,便宜了小鬼子,转身绕道过去,进入鬼子部队中,鬼子在猛烈射击,怒不可遏,他就趁机袭击鬼子,一口气暗杀了二十多个,还将手雷朝鬼子人群中乱炸。

  鬼子被炸得人仰马翻,更加混乱,不知道对手有多少人,无奈之下,只能紧急呼叫着,向后面撤退。

  张锐不肯放过鬼子,在黑暗中,不断刺杀鬼子,夺取手雷,也不断将手雷朝鬼子头顶上乱砸,鬼子死伤极多,乱成一片,最后,有数十人溃散了。

  不过,鬼子毕竟是正规的训练有素的野战部队,对付偷袭的技术不够,也有办法,结成三五成群的小团体,互相喊着名字,归结到原来的编制下。

  更多的鬼子呼喊着,匍匐在地,“不许靠近别人,不许移动,只要有移动目标,立刻射击!”

  鬼子也很聪明。

  张锐看到自己要暴露,这才暗杀了几个鬼子,偷偷溜走。

  回到战地医院,张锐美滋滋地睡了一觉,不用说,有女兵们站岗执勤,他睡得极为香甜。

  可惜,还是夏颖来捣乱他的:“将军,鬼子卡车来了,一定是送伤兵!”

  张锐马上出来,带领女兵们迎接鬼子,他娴熟的日语加上几个带着白口罩的妖娆的女兵,马上蒙蔽住了鬼子。

  这一波鬼子又被屠杀了。

  四辆卡车,四个司机,几个护送的鬼子官兵,一个中尉军官。

  现在,不需要张锐动手了,几个女兵都能按照张锐的做法,清理敌人。

  拍拍鬼子,鬼子诧异,在黑暗中询问,露出了命门,女兵匕首噗嗤一声过去,直接割喉。

  鬼子伤兵,更交给女兵处理,这些女兵们,人人争先恐后,宰杀鬼子报仇。

  一个晚上的战斗,张锐和五十多个女兵取得的战果,远远超出一个正规团队的战果。

  此时,在会埠的城外某阵地上,一个中国营长正悲愤地看着鬼子的炮火凶猛的覆盖,该有鬼子的飞机轰炸。

  毒气弹,白磷弹,爆破弹,钢铁火海之下,五百多人的一个正规野战部队,死伤殆尽,才有资格跟鬼子的步兵交手。

  鬼子一个冲锋,很快冲到阵地上。

  营长英勇战死,部下士兵拼命扫射,将鬼子打退。

  是役,日军伤亡四十余人,中国会埠右翼前缘阵地上,只有残兵十数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