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赶到的时候,发现鬼子已经顺着斜沟往东北方向逃跑了。

  张锐纵马站在沟壑岸上,对鬼子狙击,先后击毙了三个。

  剩下几个鬼子,没命地逃跑了。

  张锐回来,向西边的步兵招手,又跟鬼子包围的人吆喝联系,很快,大家都过来了。

  一看,被包围的人竟然是清风寨的人,寨主杨荣祖,少寨主杨斌,几个头目,还有那个村子的自卫武装。

  认清楚是张锐,杨荣祖等人大喊大叫,激动得痛哭流涕。

  张锐也很意外,很激动,将上前:“别说话,快跟我去追东面的鬼子。”

  南边的骑兵,丢掉重机枪和机关炮,骑马冲过来,原来的七个士兵,现在剩下四个了。

  五个人骑马冲锋,朝着东面追赶,很快就发现了鬼子,张锐下令骑兵分散,远远地跟着鬼子,不停地射击。

  一直没有合适的地方隐藏,到了前面,沟渠被道路截断了,鬼子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冲上道路,成为张锐的靶子,被他手起枪落,击毙了两个。

  正在逃跑的还有六个鬼子。

  张茹这边一个骑兵,被鬼子还击的子弹击中,栽下马去。

  张锐下令,不要追得太急,要盘着敌人,让敌人精神崩溃!

  他们一直不断地追着,射击着,呼喊着,追出五里多路,鬼子剩下了两个,张锐这边又被打下一个骑兵,最后是三个追两个。

  鬼子隐藏到了一个沟壑的小桥下,不再出来。

  突然之间,砰砰两声枪响,传出一声惨叫,再也没有动静了。

  跟随在张锐身边的两个骑兵长出了一口气:“鬼子跑不动,自杀了。”

  张锐也舒缓了一下,却疑窦丛生,摆手让两个士兵隐蔽好,自己下马朝前冲锋,冲着冲着,打手势让两个士兵朝那里射击压制。

  他很快冲到五十多米外,顺着别的小沟跑,到了那里以后,将随身的一颗手榴弹拉好,朝着那边投过去。

  轰得一声爆响,一个鬼子从里面惊叫着冲出来,直着腰身朝东面继续跑,另一个刚跳起来就跌到了。

  张锐一枪将那个鬼子击毙,冲到跟前,又投掷了一颗手榴弹,才跳进河沟里,一看,第二个鬼子被炸得脑袋开花,只剩下喘气了。

  两个骑兵追上来,看着鬼子的样子,吓得脸色惨白:“鬼子太狡猾了,幸亏您没上当!”

  张锐这才苦笑着跳下马,在地上休息起来。

  一会儿,将鬼子的枪弹皮带皮鞋棉大衣什么的都缴获走,返回大部队,路上,将牺牲的两名骑兵也收拢起来。

  在大部队接应下,张锐回到战场。此时,杨荣祖等人已经将战场打扫了,这一次战斗,一百多鬼子被打死,受伤的十几个也被他们用刺刀戳死,逃跑的鬼子没几个。

  将全部战利品都收缴起来,将鬼子的尸体堆积到一条大沟里草草掩埋了。

  部队返回清风寨。

  清风寨里的人发现是张锐等人,纷纷前来欢迎。

  张锐带出去的十名步兵,十名骑兵,能安全回来的骑兵只有两人,步兵五人,仅存三分之一。

  这七人中,还有两人轻伤。

  进入村子以后,杨荣祖先哭了,看着清风寨被烧了一大半,他心如刀割,跟随他的原清风寨子的土匪们,也泪如雨下。

  张锐介绍了秘书长李威给他认识。

  杨荣祖大惊,赶紧拱手。李威也很高兴。

  到了寨子里,在已经打扫出来的院落里说话,各自讲了情况。

  原来,杨荣祖等人这几天,一直听周围枪炮声不断,内心十分煎熬,决定带人往南边岭上探路,等找好路径以后,带领清风寨的全部土匪和家属,往黄河南边撤退。路上,遇见了鬼子,被追上了。

  “我差一点儿见不着诸位了,呜呜呜。”堂堂的土匪头子,居然放声大哭。

  他左臂受伤,子弹贯穿骨骼,用纱布吊着,疼得满头大汗。

  张锐安慰一番,要他在这里安心休息。

  之后,张锐紧急休息。

  等睡醒以后,已经是傍晚,侧耳倾听,远处还有隐隐约约的炮声和枪声,他不由得叹一口气。

  “咳咳。您醒了?”张锐身边,有人甜蜜地说。

  一看,是香梅。

  张锐点点头。

  香梅一直凝视着张锐的眼睛,非常崇拜:“大哥,你打仗那么狠,都不怕死?”

  张锐不在意地笑笑:“怕有用吗?战场定律之一,你越是怕死,死得越快,黄鼠狼专咬病鸡儿!”

  香梅怯生生地:“大哥,听说你们这回,打死了很多鬼子,到底打死多少?”

  张锐略微算了算:“大概一百个,我个人打死了二三十个吧。”

  香梅眼睛都看直了:“天呐。”

  冷一会儿,香梅赶紧跑出去,马上有跑进来,端着面条和咸菜进来,毕恭毕敬放到桌子上,“哥,您吃饭了!”

  张锐饿了,风扫残云,两分钟之内,将一碗面条和半碟咸菜统统吃光,看得香梅直心疼,“哥,慢点,慢点,小心噎着!”

  一会儿,杨斌进来了,“大哥,你醒了?我爹请你一会儿去我们那儿一趟!”

  张锐就出来,先到寨墙上巡视一圈儿,所有执勤的官兵看着张锐,毕恭毕敬:“连长好!”

  一边检查,一边叮嘱大家在不同天气情况下,如何鉴别偷袭的敌人目标,特别是在傍晚时分,要特别注意西边的方向。

  张锐以后,官兵们交头接耳:“连长真了不起,怎么啥都懂!”

  张锐和杨斌一起走,被李威截住了,去到他那儿聊天。

  李威这边,详细询问了战斗过程,激动得站起来,握着张锐的手:“你真不简单,这么年轻,这么大本事,要是早有你在我们身边,我们也不至于被鬼子抓了,要是你在县城,说不定能打败鬼子呢。”

  李威的妻子也过来热情地跟张锐说话:“张连长,我们家香梅年龄小,不懂事,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请您该打该骂,不要顾忌!”

  张锐温和地笑笑:“香梅是个好姑娘!”

  李威告诉张锐,他已经将张锐的所有功勋都记录在案,等找到胡县长,就将张锐的功劳上报,一定让政府重奖。

  “以后打仗要谨慎一点儿,我和你姐姐,香梅都盼望着你好好回来!”李威说着哭了。

  张锐赶紧安慰了一下这个善于做戏的政府官员,便宜连襟。

  张锐要求他继续带领这里的人员,挖掘地道。

  村子外面,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