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坊镇的废墟中,还有一群中国士兵在等待,在迎接,觉察这边是自己人回来了,他们激动地扑上去,痛哭起来。

  两个连的诱饵部队,被敌人重兵围攻,重炮轰击,航弹轰炸,死伤惨重,没有全军覆没,真是万幸。

  不光这些残兵痛哭流涕,就是其他不会,也都激动得大哭不止。

  胜利,胜利了,终于胜利了。

  这是一次冒险的胜利,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没有人想到会赢得这么轻松,这么痛快,这么后怕。

  好多人回到了老家,还在后怕,还在回味着之前的经历,总感觉是做梦。

  不过,回到镇子并非万全之策,这里一片废墟,没有最基本的生存和防御的条件,需要转移。

  可是,罗坊镇毕竟是长期坚守驻扎的基地,丢了的话,又可惜,不知道上峰能否同意。

  刚到废墟前,张锐就问刘传松:“刘团长,你如果是日军指挥官,能有什么打算?”

  刘团长哈哈大笑:“自杀呗,听说小鬼子习惯用刀子割开肚皮自杀,不知道那个鬼子指挥官现在死了没有。”

  张锐问黄参谋长:“您以为鬼子军官正在想什么,做什么?”

  黄参谋长亢奋地叼着香烟猛吸一口:“能想什么?害怕被师团长抓去枪毙?”

  张锐又问了其他几个军官,副团长,营长之类的,作战参谋之类。

  “诸位,看来大家心有灵犀,看法是一致的,这个鬼子子军官的确没有活路了,那么欧文敢问大家,这种心境之下,他会做出什么举动?我说的是部队指挥上的。”

  刘传松团长说:“哪还有心情指挥啊?心里猫抓的一样。”

  其他军官都幸灾乐祸,嘲弄那个鬼子军官。

  黄参谋长楞了一下:“张将军,您必有主意,快说出来!”

  张锐说:“黄参谋长,刘团长,立刻召集所有连长以上的军官开会,越快越好!其他部队,由排长带队,就地驻扎,允许一半人休息,其余的,给我睁大眼睛盯着周围,另外,派遣骑兵巡逻队,撒开了侦查,但有异常,立刻鸣枪示警!”

  黄参谋长大惊:“张将军,您的意思是,鬼子有可能偷袭?”

  张锐说:“对头,可能性极大,因为鬼子非常自负倨傲,惨败以后,绝不会轻易认输,指挥官既然要死,何不在临死前拼命一搏?我军胜利以后,实力大为削弱,如果志得意满,放松警惕,日军一个凶猛的偷袭突击,我军将全军覆没!”

  所有军官都面面相觑,再也笑不出声音。

  黄参谋长说:“张将军,您这么确定?”

  张锐冷笑:“如果是我,百分百这样做,鬼子呢,超过六成会这样,所以,我们要想活命,希望看到明天太阳的话,想娶个大闺女享福气的话,想等着立功受赏的话,就给我精神点儿,全力以赴。”

  黄参谋长,刘团长纷纷点头,尤其是黄参谋长,感慨万千:“对,听张将军的,今天晚上这一仗,要不是听您的,绝不能取得如此重大的胜利!根据初步统计,我们三路大军,歼灭敌人至少三千人!而我们的总兵力,不过一千五百人!张将军的神机妙算,诸葛亮都比不上!”

  刘团长也激动地说:“对对,的确如此,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能打败敌人,敌人至少一个联队的兵力,罗坊镇能坚守一天就不错了,结果,张将军的小部队背后偷袭,两次重挫敌人,力挽狂澜,又策划了精妙的方案,攻克会埠,攻杀鬼子炮兵,里应外合,痛歼鬼子主力步兵,今天的一切胜利,都是张将军带来的!”

  身边的军官们也大声喊:“对,对对,我们不能忘了张将军的大炮支援和绝妙好计!”

  张锐客气了一番,下令立刻整顿,以罗坊镇为中心,建立一个军事阵地,在镇子南面,建立一个基地,互为犄角,在镇子的西面,设立一个特别的警戒线。

  让黄参谋长带领二百多人坚守罗坊镇的废墟,立刻挖掘扩深战壕,防炮洞,猫耳洞等等,建立三道环形工事。

  重点还要挖掘一些防止敌人重型航弹轰击的很深很狭窄的地下坑道。

  将一些房屋的废墟树木刨出来,挖掘泥土,将树木排着埋在里面,上面继续覆盖泥土,在最下面挖掘坑道。

  整个镇子的木材,全部用来建造坑道上面的支撑。

  为了加强火力,张锐让缴获的机枪和掷弹筒,手雷什么的,大部分给黄参谋长,他们的任务依然是,如果敌人偷袭,吸引住敌人。

  张锐和刘团长一起,带领其余主力部队,在南面一千五百米到两千米的地方,建立军事基地,也挖掘环形战壕和工事,将炮火和车辆什么的都圈禁其中,做好相关的防卫。

  将大炮都卸下战车,车辆和挽马什么的都弄得远一点儿,马勒紧嚼子,避免出声音,一些士兵,甚至都要衔枚,咬一根树枝,杜绝不小心说话。

  做好足够的伪装和隐蔽。

  不能将部队放在一起,张锐感觉,鬼子前来偷袭的话,一定有超级大杀器。

  在一切,说不定会被鬼子一锅烩了。

  中国军团大战之后,只有罗坊镇的残兵三十余人,黄参谋长的二百余人,刘团长的三百余人,张锐的二百官兵加上二百民夫,总数九百余人。

  南面是主力。

  他们准备好以后,部队轮番休息,严阵以待。

  但是,一直没有鬼子的消息。

  张锐也没有休息,看了看形势,他下令三分之二的官兵休息,三班倒监视敌人。

  果然,凌晨四点半钟,一阵飞机的轰鸣声刺破了寂静的薄薄的黎明前的黑幕,一群战机轰炸了罗坊镇。

  一枚接着一枚的航弹轰下来,造成惊天动地的爆炸。

  火光冲天,毒烟弥漫。

  鬼子投弹的类型有爆破弹,有毒气弹,有白磷纵火弹,门类齐全,将阵地表面上的一切生命都能杀光。

  五点钟,拂晓,日军部队从四面八方多路并进,包围了罗坊镇子。

  其中一些部队,从张锐部队二三百米外经过!

  张锐没有说话,一直观察。

  等鬼子走远,将镇子包围,刘团长激动地用手捅了他一下,伸出大拇指:“将军,您这个,了不起!料敌如神,深不可测!老哥儿佩服得五体投地!”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