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数量有一个班级,黑暗中可以看到架起的机枪和黑黝黝的枪口。

  张锐跳下驾驶室,伸出双臂,赤手空拳,带着浓烈的醉意,摇摇晃晃:“这里,这里,花姑娘!哈哈。”

  说完,一个趔趄,翻滚在地,朝前爬着,又翻滚,干脆躺在地上打起酣来。

  车上的女兵继续尖叫,男兵按照计划,在女兵身上乱摸乱掐,一片混乱。

  鬼子的伏兵从未见过如此可疑的敌人,马上跳起来,用手电筒照射这边的张锐和车厢里露出了人头,那是日式钢盔的士兵。

  鬼子放心了,马上招手,全部人员冲出来。

  “起来,起来,醉鬼,岗村将军要求任何人不得饮酒,你想回国吗?”搀扶张锐的鬼子说。

  回国是日军的俗语,意思是战死的烧成骨灰可以送回国去,你找死的意思。

  张锐歪歪唧唧,喷了鬼子一口浓痰,气得鬼子丢开他,跺了几脚,臭骂起来。

  总之,张锐的作态,完全是一个欺压了中国百姓以后,大醉晚归的混球鬼子兵。

  此时,按照张锐的吩咐,车厢上的士兵突然朝黑暗中开枪:“支那人,支那人。”

  几个人连滚带爬跳下车厢,趴在地上,继续开枪射击。

  车厢里的女人,继续尖叫,制造紧张气氛。

  鬼子被迷惑了,立刻全部进入战斗状态,朝黑暗中射击,还有人紧急关闭了卡车车灯。

  这正是张锐喜欢的战斗环境啊。

  他迅速爬起来,观察着周围,立刻行动,摸到鬼子身边,用匕首割喉。

  割喉太慢,就回去驾驶室里找到无声手枪,对鬼子爆头。

  鬼子正趴着开枪射击呢,能轻易确定。

  不大会儿,鬼子被他杀光了。

  几个男兵一边射击,一边装醉,歪歪唧唧,正是张锐之前做出的安排。

  他们也杀了几个鬼子。

  就这样,逢凶化吉,零伤亡,再次消灭鬼子一个班级,缴获甚多。

  鬼子的尸体都将车厢堆满了,战士们只能坐在鬼子尸体上。

  驾驶室里几个女兵坐进去。

  一路安全回到废墟的村庄前。

  互相确认以后,张锐等人回到部队中。

  参战的官兵们激动急了,亢奋地讲述着战斗的经过,那个惊险,让所有官兵都沸腾了。

  在手电筒的灯光中,将一卡车鬼子的尸体卸下来。

  缴获了太多的武器弹药,还有五匹高头大马。

  这下子,不用张锐催促,官兵们立刻行动,开始训练!

  好了,太瞌睡了,张锐简单洗洗脸上手上的血迹就睡了,缴获有鬼子的背包,打开就是单兵卧具。

  朦胧中,张锐感觉有人贴着自己,滑腻温软的,以为做梦,就顺其自然。

  晨曦之中,张锐苏醒了,怀里有个光洁雪嫩的身躯,红润俊俏的脸腮,两条大辫子,荡人心魂。

  陌生的姑娘,赶紧捂住脸。

  张锐大惊,急忙起来,询问情况。

  村庄被鬼子荡为废墟,也有一些烧得焦黑的空房墙围,铺垫些鬼子的背包什么的。

  “将军,我是雨荷,大家推举我来伺候您的。”姑娘羞涩得不行。

  原来,昨夜凯旋归来,所有官兵都对张锐的英勇佩服得五体投地,其中一些妇女提议,一定要犒劳犒劳这样的大恩人,推举了最美的几个姑娘。

  她们在白天被鬼子抓了,鬼子屠杀全村,暂时没有欺凌她们,她们才有资格来伺候张锐。

  张锐心里感慨万千:“雨荷,我真是对不起你!”

  雨荷赶紧跪了:“将军,您是我们的这么多人的救命恩人,没有你,我们几百个人都活不成,你还为我们报仇雪恨,杀了那么多鬼子,我们这一辈子都会记着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愿意给你世世代代,当牛做马!”

  嗨,有这么好的姑娘,夫复何求?

  张锐起来,召集全体官兵,要求大家不得再这样做,以后,所有的感恩,都要付诸战斗之中,多杀鬼子,杀光鬼子就是了!

  “我们都听将军的!将军是天神下凡!关帝爷爷再世!”不论男女官兵,都满含热泪,异口同声地说。

  特别是一个昨夜参战的官兵们,最是激动,现在回味起来,还跟做梦一样。

  张锐立刻指挥大家,按照连排的编制进行训练。

  战士们训练得异常认真。

  将鬼子尸体绑到树上,拼刺刀使用,锻炼胆量。

  最胆小的女人,都能用枪刺在鬼子身上彪悍地劈刺。

  她们不光是仇恨,还有了信仰,以为张锐真的是神仙再世,跟着神仙打仗,就算死了也值得!还怕什么?

  张锐的本意是,趁着鬼子盲动,多杀几个,也历练一些骨干,没想到,空前提振了部队的士气,形成了极高的权威,极强的凝聚力。

  枪支弹药还是不够,只有一个连的,就轮番训练。

  张锐将夏颖喊过来,在一边责怪:“昨夜你知道吗?为什么不阻止雨荷?好像我是多么好色,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

  夏颖站得笔直:“将军,是大家愿意的,人家也愿意的,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以能伺候将军为荣耀,我也想啊,可惜,我们是残花败柳,不能玷污将军的名声!”

  张锐都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可怜可爱的好姑娘了:“好吧,加紧训练!”

  上午训练,轮番进行,战士们将鬼子的尸体戳得千疮百孔,成了臭狗屎。

  带着几个士兵,转手就筹集起这么一支有潜力的部队,张锐很高兴,同时决定,继续去鬼子那里讨账!

  什么账?武器弹药呀。

  这一次,他想干得大一点儿,因为昨天和昨夜的小打小闹,不过瘾了。

  一见张锐要走,夏颖,雨荷马上跟上来:“将军,您哪里去?”

  张锐说:“我去会埠城里搞点儿外快,咱们连最差的步枪都没有,可不行。”

  夏颖立刻拦着他:“将军,您不能去冒险了,要去,我们一起去。”

  雨荷甩着大辫子,美得不行:“将军,我跟着您去。”

  张锐哈哈大笑,在她们肩膀上拍拍:“别吹牛了,给我在家里好好待着。”

  张锐换上一件普通百姓的衣裳,手里拿着一把缴获的鬼子南部手枪,一个鬼子军服上撕掉的肩章,其上一匹高头大马,叮嘱大家几句,纵马而去。

  很快,他在城外遭遇了鬼子的巡逻部队:“站住!”鬼子冲过来。

  张锐立刻举手投降。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