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少年战将 第202章 潜入敌穴

小说:抗日之少年战将 作者:万字旗下的大清帝国 更新时间:2018-12-11 22:28:19 源网站:八一中文
  鬼子加上几个伪军,将张锐团团围住,枪口顶着他的脑袋和脊背,好像一群刺猬戳着一个小甜瓜,够凶险。

  “诸位老总,太君,我是来投降的,投诚的。”张锐摇晃着手枪和肩章。

  难怪鬼子凶神恶煞,因为张锐来的太诡异。

  会埠是日军现在的后方重镇,张锐一声中国百姓的装束,却骑着日军的战马,手里有人家标配的手枪,肩章!

  伪军上来,将所有东西都收走,交给一名日军军曹审查。

  军曹审查以后,用军刀架在张锐的脖子上:“你,干什么的?”

  张锐怕怕地,浑身打哆嗦:“太君,我是国军,罗坊镇子的国军,来投诚的。”

  军曹咧嘴狞笑:“骗谁?敢骗人的话,杀了你!”

  张锐急忙讲:“我地,真诚投降,卡哇伊,卡哇伊地投降,向皇军报告国军的隐藏地点,昨天,国军偷多次偷袭了皇军,现在,还在那边隐蔽待命呢!我要找你们的最高长官!”

  军曹一惊:“什么?你知道支那军隐藏的地方?快说!”

  张锐比划着,告诉日军,在西北面十里左右的某村,真的有两支国军部队,他们多次偷猎皇军,抓了很多俘虏,都绑在树上审讯呢。

  军曹不等他讲完,立刻说:“闭嘴,马上跟我到中队长那儿!”

  军曹让张锐和他一起乘坐一辆摩托车,向会埠城里冲去。

  城墙外的周围旷野,城里的街道上,日军伪军都在驱赶一些百姓干活,挖掘工事,城外有两道战壕,城内街道也在修改中。

  城内的日军巡逻队有马队,有步兵,不停地出现,显得气氛很是紧张。

  不紧张才怪,昨天白天和晚上,日军被张锐的小分队活活干死了百十个人,那可不是小事儿。

  鬼子军曹一直用手枪顶着张锐的腰肢,警告他要老实。

  在他们摩托车身后,还有几个日军骑兵跟随着,保证安全。

  鬼子中队长在一个临街民房改造的指挥所里,桌子上有地图,他在比比划划,显得很专业,抬头看见摩托车和张锐等人,眨巴着眼睛严肃起来:“纳尼?”

  军曹跟他嘀咕了一阵。

  中队长戴着眼睛,脸圆圆胖胖的,只有眼圈儿是黑的。

  “战马,手枪和肩章怎么回事儿?”中队长用蹩脚的汉语问。

  张锐故作惊慌,腰身鞠成了大虾米:“太君,我们是国军抓的壮丁,当了半年兵,其实心里不愿意打仗,昨天,国军偷袭皇军,抓了好多太君,战斗中,我们留守村子,趁机开小差,不巧给巡逻队抓住了,营长枪毙了我们开小差的头儿,把我们臭骂一顿,扇了耳光,抽了鞭子,让我们晚上看守俘虏,还说再开小差,就活埋我们,我们真的不想打仗,我们一起被抓的壮丁,已经死了好多,我表哥都阵亡了,呜呜呜,太君,我在国军那边待下去迟早都是死,不如投降了皇军,得些奖赏。”

  中队长脸上露出和蔼地笑容,亲自取下腰间的水壶递给张锐:“嗯,你地请喝。”

  张锐赶紧接着,毕恭毕敬鞠躬,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又还给人家。

  中队长很详细地询问了一遍,觉得没有可疑的地方,热情地拍着张锐的肩膀:“走,我们去见大队长!你说的如果是真的,皇军一定重赏!”

  大队长那儿,认真听完的酒井少佐眼睛都眯起来了:“要西!我们去见小仓将军!”

  就这样,张锐一路晋升了待遇,最终在会埠城的一座豪华教堂里,见到了这里的日军最高指挥官小仓少将。

  一路上,张锐装怂装得极好,眼睛却滴溜溜地乱瞅,观察着整个城市里的情况。

  城里没有任何正常的居民,没有鸡犬之声相闻,没有老人和孩子,有的只是被鬼子伪军拘押的苦力和妇女。

  苦力很多,脚上往往有绳子捆绑限制,不仅能快步走,身上只有一条短裤,衣服是没有的,有的明显是长裤被军刀不规则地割断了。赤脚。

  苦力们在忙碌着修筑工事,不断被身边的鬼子伪军用皮鞭抽打,用枪托猛捣,有的鬼子直接用枪刺猛戳。

  “八嘎,八嘎!”可能一个苦力没有力气,摔了一跤,就被鬼子用枪刺直接戳进胸膛,戳得那个苦力哇哇惨叫,痛得在地上打滚,一会儿就断气了。

  妇女也被绳子连缀着,部分帮助挖掘工事,部分在街道上择菜,淘米。

  被抓的妇女,大的不超过四十岁,小的十几岁,一个个战战兢兢,身上衣服破烂不开,脸上手背上有伤痕,有的走路不稳,一直哭。

  张锐一路上,看到的苦力有二百多人,妇女一百多人,估计整个会埠城内外,被鬼子拘捕的男女百姓有上千人,甚至更多。

  西洋风格的大教堂,日军戒备森严,四个士兵的枪刺寒光闪闪。

  小仓是一个矮个子,黑色高筒军靴,剑眉,很少见的鹰钩鼻子,凶相毕露,在指挥所里机械地来回走,疯狗一样焦虑。

  “将军,有支那兵投诚,还报告了支那军队主力的隐身地点,他们抓获我军士兵的情况。”酒井少佐急忙立正报告。

  小仓鹰隼一样的目光盯着张锐,走上前来,劈手甩了张锐几个耳光,有拔出军刀,按在张锐的胳膊上,一直按出血来:“你地欺诈皇军?”

  张锐哇一声哭了:“太君饶命!”

  张锐的年龄,身材,做出这种举动是符合逻辑的,因此,张锐的行为艺术获得了鬼子的认可,小仓满意地收起军刀,开始盘问。

  张锐慌里慌张,语无伦次地回答了全部问题。

  肩章是从日军战俘身上撕下来的,手枪是负责看守时候的武器,南部手枪不如中国军的驳壳枪,只有被贬的士兵才会配备。

  大洋马是偷的,要不,张锐也逃不脱追杀。

  一起逃跑的还有俩个,都被国军击毙了。

  “太君,我宁可不要奖赏,也要您给我们报仇!那都是我的兄弟,一个村子里本家的,呜呜。”张锐的表演随心所欲,顺其自然,在特种部队中,负责侦查好伪装的训练,不是盖的。

  小仓沉吟了一会儿,“支那人,你愿意带领我们去围剿那些支那兵,还是愿意在这里待着?”

  张锐脱口而出:“就在这里,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小仓对着酒井,深沉地微笑起来。

  小仓再次让张锐讲述了中国军队隐藏的两个地方,村庄的距离,周围的环境,还在地图上反复指认。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