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支那人,你去休息,真木军曹,你好好款待这位支那年轻人!”小仓将军摆摆手,让身边的卫兵将张锐带出去,挤挤眼睛,用手指做出一个果断的下斜线。

  真木军曹立刻抓住张锐的胳膊拖出去了。

  房间里,酒井少佐问:“将军,您刚才问他的话什么意思?”

  小仓深沉地笑笑,眼神倨傲:“如果他愿意带我们去扫荡那些支那兵,说明他是来诈降的,要带我们进包围圈,趁机溜走,如果不去,说明他是真心投降的!愿意当人质,等待结果。”

  酒井少佐惊呼一声:“将军高明!不过,为什么要杀这个投降的支那兵?”

  小仓咬牙:“所有来到会埠的支那兵,必须统统死掉,为我们英勇的帝国军魂祭奠!”

  小仓立刻要求酒井亲自挑选部队,动用会埠城的主力,对敌人发起毁灭性的打击。“一定要重振我军的威风!”

  张锐被拖出去以后,有两名日军士兵跟随,真木军曹在身边,满脸假笑:“那边,皇军给你准备吃的喝的,还有女人,感谢你的情报!”

  张锐什么人?早就看出来了。

  真木将张锐往城外带。

  张锐看到那边有个破败的院落,还有厕所,马上用半生不熟的日语:“那里,马上!”

  真木犹豫了下,让他进去。

  张锐进入小小的厕所,立刻蹲下,哎吆哎吆起来。

  透过颓废的被雨水冲刷的墙壁的缝隙,张锐看到三个鬼子在挤眉弄眼,好像在嘲弄着他张锐的愚蠢。

  张锐真的解手,然后整理裤子,不再发声。

  一个鬼子立刻过来,用刺刀朝前:“出来,快点儿!”

  张锐不吭声。

  那鬼子诧异地探头进去,张锐赶紧起来,突然一拳重击在鬼子的鼻子上,将鬼子按倒在地,太阳穴上再来一拳。

  剥掉鬼子的服装,张锐飞快穿上,最起码,屁帘帽,上衣是必须的。

  “快,快!”张锐模拟着鬼子浓重的鼻音哼着。

  处理完以后,将白斩鸡鬼子直接头朝下杵进茅缸里了。

  第二个鬼子又来了:“快点儿!”

  张锐已经倒退着出去,捂着鼻子:“噗噗噗。”

  张锐替代了第一个鬼子。

  此时,真木军曹也匆匆走来:“快点儿!”

  俩鬼子都到了张锐身边,都盯着厕所。

  张锐低着头,突然一拳重击鬼子士兵的太阳穴,侧转身体,用肘部重击真木军曹的肝部。

  鬼子军曹本能地倒吸一口冷气,痛得麻痹状态,弯腰双手抱住肚子蹲下去。

  张锐有一个连贯性的膝顶,顶在鬼子真木军曹的鼻子上,一大片血花飙飞,鬼子瘫软在地上。

  张锐将两个鬼子的衣服和武器弹药都留下,白斩鸡戳进茅缸里淹死。

  还别说,这家厕所外表很小,里面很大,收口很小,将三个鬼子轻松吞没。

  张锐换成了鬼子军曹的服装,好歹是个士官吧。

  现在,他大摇大摆地摇晃着鬼子军曹的手枪,走出去了。

  鬼子伪军这么多,肯定是新增援来的,加上原来的残兵,互相不认识是必然的。

  张锐在大街上走,一直晃悠到城门口附近。

  此时,大批日军集结起来,正朝城门口列队快跑,还有一些卡车和装甲车,骑兵,一些机枪,迫击炮等。

  鬼子集合的喊声此起彼伏,气氛异常紧张。

  没人搭理张锐,除了极少数看守苦力和妇女的鬼子,绝大多数鬼子都集合出发了。

  不一会儿,张锐还注意到,那个认识的酒井少佐乘坐摩托车也走了。

  不用说,鬼子上当,都去扫荡张锐指认的国军部队了。

  街道上,很快就安静下来,只有少数妇女和苦力在哭,看守的日军也没有了耐心,躲避在远处,三三两两地说话。

  鬼子数量少得可怜。

  鬼子的留守兵力主要集中在城墙上。

  张锐想了想,朝鬼子司令部走去。

  因为脸腮上有些发烧,是鬼子将军小仓给打的!

  想到刚才的受辱,张锐就火大,麻痹,小鬼子真不文明,老子得教育教育他!

  到了那边一看,还有一个巡逻小队,他等待鬼子过去,门前还有两个鬼子在执勤,站得笔直,泥塑木雕一样。

  张锐走到丁字街口,清脆地拍响巴掌,转身,“嗯?支那苦力逃跑了?”

  张锐做出吃惊的样子,赶紧拔枪,对着前面。

  俩鬼子卫兵马上殷勤地冲过来,也朝那边看。

  张锐毫不客气,左拳砸昏一个,右一拳,用手枪砸昏一个,随即拖着两个鬼子卫兵,朝着前面左侧的院子奔去。

  半分钟以后,张锐出来,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鬼子的司令部。

  有鬼子说话的声音,人不多,两边厢房中,总共有三个房间有人。

  张锐的手中,有手枪,还有卸下来的鬼子步枪枪刺,背在身后。

  走进一个房间,看到三个鬼子,一个军官,两个士兵,在忙碌着什么。

  敲敲门框,张锐指给鬼子露出一个侧转的倩影,就到外面了。

  鬼子马上出来一个,张锐背在侧翼,闪电般抡起枪刺的刀背,砸在鬼子的鼻子上,暂时的晕眩失能中,鬼子被张锐拖出来割喉,按到墙角。

  张锐随即蹑手蹑脚走进房间里。

  两个鬼子正在收拢东西,一面说话,没有太注意张锐。

  张锐到了跟前,一拳重击身边的鬼子军官,另一手,枪刺噗嗤一声飞甩,扎进了另一个士兵的嘴里。

  时机把握得极其巧妙,鬼子士兵听到声音古怪,一抬头,枪刺堵住了嘴。

  没有多大声音,好像城外正在沸腾的鬼子的步伐和战车的轰鸣声,呼喊的口号声,甚至更响亮一些。

  其他两个房间的鬼子都被张锐清空。

  两个房间,才三个鬼子。

  最终,张锐来到了小仓将军的办公室,敲门,报告。

  “进来!”熟悉的阴鸷的做作的牛掰的声音。

  张锐踹开门,闯进去,却低着头:“嗨!”

  “纳尼?”

  “纳尼?”

  “纳尼!”

  小仓不耐烦地问了三声,张锐都低着头不说话,于是,莫名其妙的小仓过来了,“八嘎!我问你话呢?真木?”

  等小仓到了跟前,张锐突然抬头,朝着他冷笑起来。

  “你?你是!”小仓瞠目结舌。

  张锐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他的脸上,接着,左右开弓,疯狂地报复!

  小仓想要抗争,想要拔枪护着拔刀,被张锐一手抓住胸前衣服,不给他机会,最后,将他顶在墙壁上,好像要壁咚!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