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清风寨的巡逻队就抓了两名奸细。

  按照张锐的要求,整个寨子都施行秘密隐藏的方法,尽量消除痕迹,吃饭的话,也在晚上生活做饭,避免炊烟蒸腾,被鬼子发现,巡逻的时候,也精悄悄的,一旦发现有人窥探,立刻缩进去隐藏。

  张锐知道鬼子的尿性,必然报复,没想到情报侦查来得这么快。

  审讯了两个奸细,大家都要求杀掉,被张锐制止了。

  杀掉奸细,鬼自就能猜测出来原因,既然鬼子对不同方向派遣了不同的侦查人员,就能大致估算出方向和村落,清风寨必然暴露。

  真的释放了两个奸细,他们家人在鬼子手里,回去以后,必然跟鬼子说实话……

  这是两难的决定。

  张锐想了想,有了主意:“诸位,我们也该走了。”

  他告诉大家,清风寨不是久留之地,这里将是鬼子围攻中条山防区的东部跳板,鬼子迟早会加强兵力的,作为鬼子重点加强的地区,不适宜长期游击战。

  离开的时候,是主力离开,或者北上太行山,和上面的政府军八路军汇合,或者南下黄河边缘的岭上地区,依托政府军。

  还有一条,清风寨遭受敌人袭击,房屋破损严重,粮食也被焚毁部分,不够这么多人长期生存。

  兵分两路,杨荣祖带着他的人继续留守,张锐带着李威等人和部分士兵走,张锐要用这些兵力,加上政府军和八路军游击队,从外围打击日军,让日军对清风寨无暇顾及。

  被张锐营救的李威随从等人,年轻力壮的也牺牲很多,一百多家属中所有年轻女人,老弱男子,统统拿起武器,少部分留下,多数人离开。

  四十多名妇女的战斗排也要离开。

  张锐带领老弱残兵和妇女们,总共一百五十余人,部分骑马,离开寨子向南边疾进。

  香梅跟着走,麦香被杨荣祖强行留下,说是不舍得自己的闺女,其实是扣成人质。

  张锐也没说什么,现在战乱年代,能活下去就不错了,能参加战斗就是幸福,哪还有那份心思?

  张锐部队为了安全,进行了全要素伪装,骑兵和武装人员,包括那些女兵和李威等人的家属,统统穿成鬼子的服装,少数女人和老弱,还是原装,这样看起来,好像一些鬼子拘押着百姓。

  张锐下令,部队时刻做好战斗准备,这一次,如果遭遇鬼子,不可能有退路,也不可能玩弄花招,是实打实的正面硬仗。

  尖兵和断后的人员都派遣出去,张锐反复向他们交代侦查的要领,也都配备了望远镜。

  八十多匹战马,八十多名骑兵,速度快了很多。

  马匹养在清风寨,需要很多饲料,在白天也不利于隐蔽,所以,除了几个受伤的马匹当做肉食外,其余的都被张锐带走了。

  部队强行军五十多里,前面发现日军的巡逻部队,张锐立刻赶赴尖兵位置,侦查敌人。

  下令部队停止前进,张锐用望远镜反复观察。

  附近可能有鬼子的防线或者驻军,这些巡逻的鬼子,也是骑兵,有几个人,现在,也发现张锐他们,朝这边张望。

  鬼子用旗语联系,反复摇晃着。

  张锐大吃一惊,因为,按照鬼子惯例,骑兵往往携带旗帜,进行旗语联系的,一旦不能联系,就被视作可疑人员和敌人。

  为了争取时机,张锐让担任前锋侦查的赵铭队长统带尖兵数名骑兵,自己一个人向鬼子那边跑过去。

  “不行,总指挥,你一个人不能去!”赵铭和所有战士们都急了,现在,他们对张锐百分百地拥戴。

  张锐摆摆手,“我的命大,鬼子弄不死我!”

  很快,张锐到了那边,和鬼子相距一百多米时,将步枪横在马背上。

  那边,鬼子已经全面戒备,端着枪对着他。

  张锐大摇大摆地到了那边,和敌人相距三十米,看到四个鬼子全副武装,四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

  不慌不满跳下马,他从腰间掏出一个文件袋,走到一个鬼子跟前,用鬼子的军礼行礼以后,双手毕恭毕敬地递上去。

  文件袋自然是鬼子原装的。

  鬼子一直问话,张锐支支吾吾,用手指着嘴巴,用嘶哑的嗓音哼唧了几下,表示嗓子出问题了。

  见张锐身材弱小,跟鬼子的身材极为相似,衣服什么的也没有问题,三个警戒的鬼子放松了,其中两个调转马头,观察其他地方。

  张锐见正面的鬼子正在看文件,身边一个鬼子在马背上摇晃,还在用枪对着自己,就呜呜几声,抓住文件袋,好像示意什么。

  趁着这个动作,张锐将右手从棉大衣里掏出驳壳枪,单发点射,扬手一枪,将那个持枪威胁自己的鬼子眉心上打出一个小窟窿,左手趁机将观看文件的鬼子手扯住,脸上又一枪。

  等那两个鬼子调转马头转身,张锐的手枪子弹已经穿透了他们的背心。

  张锐用手枪将鬼子再次补枪,脑袋上彻底打开花,然后将鬼子的鲜血往自己脸上身上涂抹一些,其中一个鬼子,还拖进附近的小沟里掩埋了。

  然后呢,张锐就安静地等待着。

  一会儿,有鬼子骑兵步兵几十个,大约一个小队,从远处赶来增援,张锐装成重伤,指着西面的方向,指了几下,装作重伤昏迷。

  很快,鬼子向那边冲锋,嗷嗷直叫。

  留下两个鬼子,照看张锐,试图将他拖上战马,弄回去。

  尽管鬼子大部队刚走过去不远,才三百多米,张锐也来不及了,因为鬼子很讨厌,一直在检查他身上的伤,一旦查出来不是刚受的枪,可就麻烦了。

  对了,鬼子还要给张锐包扎了。

  张锐本来还要等一会儿在动手,现在,不得不提前动手。

  用匕首扑哧一声,给一个鬼子割喉,再来一拳,将另一个鬼子打昏,割喉。

  看看西面,鬼子报仇心切,急匆匆追去了。

  张锐稍等片刻,立刻将鬼子尸体里面穿着的白色衬衣和兜裆布取下来,捆绑在一根棍子上,骑马对那边摇晃。

  那边赵铭队长的侦查人员看到,马上向后面传令,不一会儿,伪装成鬼子的人员浩浩荡荡冲过来。

  顺便,将这里的鬼子武器弹药和军装都武装到自己身上。

  骑兵为主体,行军速度快,为了保证体力,妇女们和骑兵不断进行更换。

  大多数妇女都是小脚板,走路很困难,所以,整体行军速度并不快。

  他们顺利通过了鬼子的警戒线。

  刚过这边的村庄,就听前面开枪射击,是鸣枪报警的声音。

  一条战线上,鸣枪声音不断,那边是政府军的岭上堡垒群。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