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了。

  那边的政府军将这边的张锐部队当成了鬼子。

  这时候,东边和西边的鬼子驻军也开始朝南边开枪射击,故意被政府军的射击误会,以为政府军要发动反攻。

  张锐立刻让李威等人带领家属和妇女们,个别穿着军装的人,取掉鬼子的军装,老弱病残家属,一起向南面奔去。

  战斗兵力包括四十多个妇女,才有六十多人,张锐不敢怠慢,将部队分配在一个村庄之外的河沟地带,作为临时阵地。

  那些家属们迅速朝岭上冲去。

  这边的地形,在接近黄河不远,有一片土丘陵,荒凉少人烟,丘陵往西面一直走几十里,就能到中条山区,是东边防御的前哨。

  一千多米的距离,家属们在李威等人的带领下,拼命奔跑。

  那边政府军非常疑惑,枪口黑洞洞地对着,严阵以待。

  一会儿,鬼子两翼的部队开始派人朝张锐这边过来联系,也用迫击炮轰击那些逃走的李威等人。

  张锐知道,此时不打,已经无法保护那些人,立刻下令,全体人员去掉鬼子的军装,屁帘帽,反穿棉大衣,撤掉鬼子的领章之类,开始朝鬼子开火。

  只有这样,才能让政府军相信自己,快速将那些家属接应走。

  张锐这边,手起枪落,将几个过来的鬼子击毙。

  鬼子正用旗语联络,催促他们追杀那些百姓呢。

  他们换了衣裳,又对鬼子开枪,立刻让鬼子明白了身份,鬼子勃然大怒,朝这边射击。

  先是山炮,随后是迫击炮,再后来,两边的鬼子出动几辆坦克和步兵,朝这边进攻。

  炮弹将这边轰得狼烟四起,许多骑兵的战马被炸死,人也飞上了空中。

  无奈,张锐下令,骑兵分散,向着南面撤退。

  这是一场血腥的撤退,鬼子的炮火追逐着他们,不断有战马和人员被炸死。

  张锐正奔跑呢,忽然见一个妇女的马被弹片击中脑袋,直接失去,赶紧俯身,一把抓住她,拖上马背,继续奔驰。

  好在南边的政府军及时进行了接应,使用炮火朝鬼子阵地轰击,吸引了鬼子的火力。

  张锐带领人员冲到政府军阵地的时候,六十多个骑兵,折损了一半。

  这是很惨重的损失,很无奈的损失,为了保护那些逃难的家属,这些骑兵白白消耗了。

  冲进政府军的阵地,立刻被人家黑洞洞的枪口对住,“举起手来!蹲下,不许动!”

  有些窝囊。

  放弃战马和枪弹的张锐等人,被集中起来,在一个树林后面,有政府军的士兵包围着,军官来审讯。

  这些妇女和士兵急忙解释。

  不一会儿,先期到达的秘书长李威等人带着几个军官过来了。

  “放了放了,别吓唬人了,自己人!”

  这边过来的是一个团长,由李威指定以后,来欢迎张锐:“天呐,这么小的总指挥?”

  李威说:“陈团长,你不要小看他,我们的娃娃司令几个人就救了我们,后来,四十个人就打死一百六十多个鬼子兵呢!”

  陈团长笑笑:“吹牛不报税!”

  李威急了,脖子上青筋跳起多高:“真的真的,陈团长,我说的全部是真的,一句瞎话,叫小鬼子乱枪打死我!”

  陈团长没有理会李威,也丢开张锐的手,“好了,你们把所有武器弹药和马匹留下,去后方吧,最后好过黄河。”

  说话间,几个女人过来,为首的是香梅,看见张锐,呜呜大哭,就是不说话,旁边说:“总指挥,夫人担心你,赶来看你了。”

  陈团长看了看香梅,对张锐说:“哎吆,这么小的总指挥,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儿,我看,你还是赶紧回家抱孩子去吧。”

  张锐皱皱眉:“多谢陈团长接应之恩,我决定留在这里帮助你们打仗,如何?”

  陈团长笑笑:“你们这群土匪,能偷了鬼子的枪弹马匹已经不错了,别提打仗,刚才你们还被鬼子追得屁滚尿流呢,转脸就忘了?”

  张锐大怒:“陈团长,我们是乌合之众的新兵,面对鬼子重武器轰击和两翼合围,最佳的出路就是逃跑,不能等死,这也是为了消除误会,让家属们尽快进入你们的阵地,要论打仗,我们消灭的鬼子也不见得比你们少!”

  张锐身边的战士们也纷纷争辩。

  陈团长呵呵一笑:“行了行了,愿意留下的,可以留下,不过,妇女们必须离开,军营中不得有女兵,除非电讯班级。”

  张锐让那些妇女们离开,她们死活不肯,“总指挥,我们这一辈子死活都跟定您了!”

  说话中,那边有士兵汇报:“团长,鬼子正在那边收缴战马和俘虏呢,我们要不要打?”

  陈团长挥挥手:“走,去看看。”

  张锐让妇女们休息,自己带领几个士兵,包括李威等人,跟随陈团长到了那边阵地上。

  陈团长用望远镜观察,发现一些鬼子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冲到阵地中间,距离这边五百米到六百米不等,正在将张锐骑兵死伤的人马抓走。

  一些军马受伤,或者被打死了,一些被炮火击伤震昏和杀死的骑兵,都被鬼子拖走,当做战利品。

  张锐胸前也有望远镜,马上观察,顿时怒了。

  还有几个被炮火震昏的女兵,现在苏醒,被鬼子抓走。

  陈团长叹息一声,吩咐手下:“别开枪,开枪也是浪费子弹,我们的机枪子弹不多,炮弹更少,还是悠着点儿吧。”

  士兵说:“那看着鬼子抓我们的人,心里难受,要不,放几炮吓唬走鬼子?那些女人被鬼子逐走,一定没有好结果啊。”

  好几个士兵心里都很难拿过。

  陈团长苦笑:“我们要是炮击,鬼子的炮兵马上就圈住我们的炮了,咱们的炮少,关键是时刻用,为了几个女人暴露位置,被鬼子敲了,值得吗?”

  张锐身边所有的人都盯着那边出神,几个偷偷跟过来的女兵哭了。

  张锐问陈团长身边,阵地上的一个军官,好像连长:“你们有德造的原装步枪吗?”

  那军官摇头:“中央军才有,我们团是中央军里的杂牌军,还真没有。什么,你小小年级,乡巴佬土匪,怎么知道那种枪好?”

  张锐说:“团长,能不能把我们的步枪还给我们?”

  陈团长点点头。

  张茹马上向这边看,连长让人将缴获的枪还给他们。

  张锐拿了一支步枪,几十发子弹,迅速朝前沿阵地去。

  团长问:“喂,你干什么?”

  张锐说:“救我的女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