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宇泽瞠目结舌:“将军,你确信不是在随便说说?狙击是很难训练的,需要天赋和耐心,需要大量的子弹喂出来,那是凤毛麟角地存在!”

  张锐说;“如果有一个4倍数以上的瞄准镜,狙击手可以轻易培养很多,你父亲目前在米国,为什么不让他帮忙定制一些?记住,一个光学瞄准镜,就能让你的狙击实力倍增!”

  姜宇泽大喜:“好的,我一定专打将军的意思,让父亲在那边定制一些。”

  张锐立刻提出了定制瞄准镜的一些数据要求,让他记下来,立刻给第一集团军发电报,通过渠道转米国姜宇泽的父亲。

  进来一个人,忽然就解决了一个重大问题,让张锐非常高兴。

  紧接着的就是训练,张锐让新来的官兵迅速进入角色,老兵教授,自己也亲自传授知识和战术条例。

  三天时间,这些官兵迅速成为张锐的部下,张锐的官兵恢复到三百人左右。

  高射炮和速射炮炮兵排,狙击排,手枪排,机枪排,掷弹筒和迫击炮排,普通连,骑兵排,有条不紊地进入了状态。

  勇敢精神,牺牲信念,战术能力,是张锐教导的重点,特别是牺牲精神,要求每一个官兵,无条件地服从上级命令,为了国家民族,必须忘掉自己的一切。

  “战场上有胆怯的,不能遂行任务的,一律枪决!”

  “你是个男人,就要有决死的精神!”

  “国家兴衰,民族存亡,在此一举!”

  “要做国家的脊梁,不要有一点儿窝囊!”

  三天后的凌晨四点,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野战大炮的轰鸣声,打破了几天来的沉寂,漆黑的夜幕被撕开,鬼子开始进攻了。

  鬼子习惯于凌晨进攻。

  张锐没有管这个,继续带领部队,在平溪镇西面十多里的地方训练。开战的时候,他在休息。

  “将军,鬼子进攻了。大炮打得凶啊。”

  “将军,鬼子飞机轰炸了,我的妈,一颗炸弹下来,好几座房子都飞了!”

  贴身的警卫人员,排长张凌虎是最委屈的,原来是连长,现在缩编了,我的小乖乖,成了排长。

  他即时向张锐汇报。

  张锐听着,不知可否。

  特种部队继续休息。

  连日来的艰苦训练,把大多数官兵,尤其是新兵蛋子们,折磨得欲仙欲死。

  能够停下来打仗,就是一种休息啊!

  朝阳将周围的大地上沐浴了一层金光,张锐才带着几个士兵,步行到平溪镇西面五里多路的预备队驻地求见范桂荣师长,在这里,了解了前线的情况。

  “张将军,鬼子很凶啊,我估计,鬼子出动了一个联队呢。”范师长忧心忡忡地说。

  他担心和鬼子死拼,伤亡过大,已经盘算着撤军了。

  张锐笑笑,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很不适应。

  因为,张锐毕竟是客军的,军衔同样高,可是,范师长的职务明显高一些:“张将军,您有何高见?”

  张锐询问了整体战斗的情报,笑笑:“早着呢,只要我军有足够的工事可以依托,损失就不会大,就会极大地消耗敌人的远程火力和锐气!”

  不知道敌人的数量,但是,敌人的炮火之猛烈,完全是一个联队配备的炮兵单位,听着声音及知道,有野战大炮数门,山炮和步兵炮多种,威力巨大。

  根据观察和前沿军官的汇报,平溪镇本来就成了半个废墟,现在,彻底成为垃圾堆。

  据守在镇子里的一个步兵营损失不大,主要依托张锐的地下坑道和巩固性的檩条木架支撑。

  而且,他们将兵力分散,还专门挖掘了特别深特别坚固的防空洞,鬼子的炮弹轰在上面,毫无意义。

  平溪镇的防御工事,是张锐借鉴真实抗战史上鬼子在我国西南松山防御时候的工事特点,指导步兵营修筑的。

  在东北地区,那个隐藏在山地的步兵营也遭到了日军的炮击和围攻,目前,炮击停止,日军正在疯狂进攻。

  其他方向,都出现了日军,也都有日军在进攻。

  范师长无法确定敌人进攻的主方向。

  两翼的敌人,从平溪镇的南北两侧全面推进,和这边的32军范师长的防御前沿部队接战了。

  一句话,鬼子的装备和训练,明显好于范师长的部队,在战斗中,鬼子的战术灵活机智,善于穿插和重点突击,又能集中足够的兵力,现在,范师长两个团,加上一个师部的警卫部队,正敌人对峙。

  两个步兵营被敌人围攻,成了孤立突出的点,副师长林天烨的一个团的其他部队,作为预备队,已经和敌人交火,主要牵制敌人,减轻被包围的两个步兵营的压力。

  范师长的一个团,派遣了一个步兵营和林天烨的预备队一起,组成了一道方向。

  “张将军,你一定要帮助我们!”范师长有些惊慌。

  因为敌人的部队,根据前线禀告,围攻两个步兵营的敌人,在山地地区,大约两个中队的步兵,外围有一些骑兵,有一些装甲车部队。

  进攻一次,休息一会儿,步兵引导炮兵对我军前线阵地进行点的精准摧毁。

  在平溪镇,日军则有一个步兵大队围攻!

  在镇子的两翼,日军的部队各有一个中队。

  在更远的地方,也有鬼子中队级别的单位在试探进攻,这样直接出动的日军,超过了两个步兵大队!

  如果计算敌人的预备部队,肯定不少于一个大队,这样,一个联队是足够的。

  范师长一面分析这些情况,一面心虚,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本来想趁着张锐部队大获全胜的机会,狠狠地捞一把,没想到,还真的和鬼子硬怼上了。

  “张将军,我们的部队本来就缺少训练,缺乏军饷,很多部队在上次围攻106师团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元气都没有恢复啊。鬼子一个联队的话,我们用一个师是绝对顶不住的.”

  张锐笑笑:“只要我张锐一息尚存,就要帮助范师长打赢这一仗,除非……”

  范师长紧张起来:“除非什么?”

  张锐用手指敲打着军事地图:“除非你半路逃跑,不希望打胜仗!”

  范师长一愣,赶紧拍着心脏保证,自己一定打到底!

  张锐又说了:“不过,师长,我觉得,我们一个师只有两个团,硬顶鬼子一个联队的话,的确是顶不住的!”

  范师长懵了:“你?你耍我?”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