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锐就在前线的侦查小分队中。

  是的,张锐亲自参加了侦查,还在部队的最前沿。

  因为他担心敌人的伏击。

  部队取得了重大胜利,连续三次战斗,消灭了101师团的三个联队级以上的重兵野战集团,可以说,已经将敌人的主力消灭了,他担心的是,自己的部队骄傲自大,麻痹轻敌,更担心敌人正面杠不成,就会暗做手脚,鬼子的下流伎俩,他最清楚。

  不管跟谁打仗,都是偷袭开始。

  战斗中,没有丝毫下限。

  蔑视鬼子的品德,并没有妨碍张锐对鬼子的重视,这不,一路上,他不断地联系后方部队,是他下令,让主力部队的一个营,立刻疏散了的。

  他已经发现了敌人的伏兵!

  侦查小分队的人,绝大多数没有这种眼光,真的是大摇大摆,“怕什么,鬼子主力都被消灭了,魂都吓飞了,还敢伏击我们?笑话!”

  张锐很想一个耳刮子扇过去。

  从特种兵,从伏击战的角度上,他一眼就发现,这一带是良好的伏击场所,紧靠着交通要道的山地,灌木丛浓郁,简直是老天爷赏赐给特种部队的宝贝!

  前面一千多米有鸡公脑,是个山地,南边一千五百米到两千米,有八角山岭,如果在这两个地方设伏,前面兜头,侧翼突击,交通线上行走的大部队将遭到恐怖的杀伤。

  他还担心的是,南侧的一些荒野低丘,沟渠纵横的地带,也有敌人隐蔽。

  条件不是太好,可是,出其不意,隐蔽少量的兵力,就可以重创敌人!

  逆反思维,张锐特别重视这一带,因为鬼子的特种战斗也很厉害的。

  1941年5月份的中条山战役,鬼子利用从德国盟友那儿学习到的闪电战,使用了伞兵,斩首行动在前,彻底打乱了中条山国军的防务系统,结果,日军以三千人不到的损失,击溃了国军两个集团军,国军直接损失八万人!

  现在的情报显示,日军有伞兵调遣到了南昌,那么,必须重视敌人的伏击战和狙击战。

  从这种逆推思维出发,他很快就觉察了部队,马上用望远镜反复观察。

  没有发现敌人。

  可是,他心里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那是第六感觉!

  于是找不到敌人,就越危险。

  如果直接将小分队派上去,到山地那边搜索,很可能会遭遇袭击,全军覆没。

  他想了个办法。

  因为,他断定,敌人一定能发现自己的后续主力部队,为了钓大鱼,肯定暂时不会动自己的人!

  他耍了一个花招。

  他让搜索小分队继续前进,同时,发出了信号。

  侦察兵开枪,表示要疏散,也是打草惊蛇的意思,催促鬼子行动。

  没想到,鬼子依然没动。

  不管怎样,后续的主力以战斗队形展开,就算被敌人伏击,也不会有太大损失,他轻松了。

  现在,他让李建国担任侦察部队的队长,继续调教官兵,继续前进,他一个人,幽灵一样地离开了小分队。

  单独作战,单独侦查!

  他喜欢野狼式的战斗,独狼一个,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杀伐无限!

  无声手枪是必备,匕首是必备,望远镜,步枪,这是四套件,缺一不可。

  从右边灌木丛和曲沟中间,他闪电般地钻营着,渗透着,衣服也更换了。

  迷彩服!

  他做不到更多,只能自己先来一套。

  这是委托雨荷和夏颖做的,因为没有足够的染料,只能将一些草叶压榨了做,反正,和现代的吉利服什么的差距不大。

  全身都穿上了特制的服装,脸上自然也开始化妆,用土法制成的油彩绘画了。

  加快速度,从后侧迂回过去。

  十分钟以后,由王靖凯担任临时指挥的张锐亲军主力,还在前面展开,并没有前进,这是吸引敌人的大目标。

  这个目标不动了,就让鬼子的两个部队都紧张疑虑起来。

  一路是隐秘的伏击部队,大河少尉的部队,一个是县城西面隐蔽的敌人中队长前岛的部队。

  又十分钟过去了,王靖凯的部队只向前推进了一百米,完全是龟行啊。

  鬼子气坏了。

  心里一直在骂娘。

  不光鬼子着急,王靖凯的部队官兵自己也着急啊:“喂,这都玩哪样啊?”

  王靖凯和麾下的军官漫不经心:“对不起,这是张锐将军的意思!”

  啊?

  所有官兵都闭嘴了,因为人家的威信就是这么高!

  张锐的话?一定有道理!

  张锐终于迂回潜伏到了荒野地带的东南侧了。

  首先,他确认,在八角山岭一带,不可能有敌人的伏兵,否则,那种地带和距离隐藏的敌人,一定是大部队,至少有一个中队,战术是在战斗打响以后,炮火轰击,步兵冲锋,侧后拦截。

  那种部队的规模,望远镜下,注意看,是可以发现的。

  所以,张锐转向了。

  这边有好几棵很高的大榕树,好几条扭曲的枯干的河道,还有大量灌木丛,很高的野草,战乱年代,没有人来管这些了。

  一些田地都抛荒了呢。

  嘘!

  前面的大榕树上,发现了鬼子的侦察兵!

  一个鬼子正在东张西望,手里拿着望远镜!

  张锐大喜,浑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精神也高度凝聚,进入了最高的战斗状态。

  那个鬼子显然忽略了他,主要的任务是盯着西北方向,大路上的王靖凯部队。

  张锐也忽略了他的威胁,继续前进。

  前面的沟渠里,有草叶在晃动,随即,在树木的后面,发现了一个鬼子疲惫的脸。

  “真讨厌,支那人胆子真小!”

  “不,我觉得,是他们很狡猾,要不,我们的阿部旅团和龟田旅团,也不会惨遭玉碎。”

  “是啊,太可怜了,嘘。桥本来了,那个家伙很野蛮,最喜欢扇耳光!”

  原来是两个鬼子士兵在议论。

  他们是侧翼警戒的人员。

  张锐心里暗喜,悄悄地等待了下,倾听着两人的气息。

  他凝神的时候,可以听到两个鬼子最细微的响动,这是长期训练出来的能力。

  正要出击呢,一个鬼子猫着腰出来,从渠沟的底部端着枪走,到了这边,开始撒尿。

  哗啦啦。

  张锐决定避开他,丢掉伪装的衣服,蹑手蹑脚从右边潜入了渠沟中。

  那个鬼子正在仰面朝天,躺在渠沟的边缘上,闭目养神。

  看起来,自己让主力部队故意折腾二十分钟,是有效果的,否则不会在高度紧张以后,出现特有的松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