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说,这些人员的体质很差,不适合战斗,很多人已经残废,走路都困难。

  张锐想了想,让这些受伤的人乘坐摩托车,暂时驶向附近的一个据点。

  这里,鬼子和伪军已经空了,找到敌人储存的大米和蔬菜,让韩美等人做饭菜,很快,白生生的大米熟了,蔬菜也炒得浓香,所有人员狼吞虎咽。

  张锐询问了大家的情况。

  情况各不相同。

  让部分人员更换了据点里比较干净的鬼子和伪军的衣裳。

  张锐对赣江对岸,南昌城里的敌人情况,也了解得更多了。

  敌人这几天,往南昌城调集了大批兵力,这里并非兵力空虚,而是极大地充实了。

  鬼子的部队,正从两侧,源源不断地渡过赣江,或者从江桥上经过,向西面增援,或者迂回包抄。

  城里的鬼子发疯了,穷凶极恶地大搜捕,稍微有一点儿嫌疑,就会被抓走,被杀掉。

  最近,鬼子每天在江滩上杀掉上百人!

  张锐极其愤怒。

  “兔子尾巴长不了了,我们很快就会收复南昌城,消灭鬼子!”

  有的人听了很振奋,有的人不以为然,唉声叹气的,感觉张锐在吹牛。

  这些人成分很复杂,有地下党,有军统,有中统,也有帮会分子,有无辜百姓,还有土匪,反正乱七八糟的,都被鬼子抓了就杀!

  想了想,张锐让这次拯救的人中间挑出几个年轻力壮的人,负责武装战斗,看准时机,从这里离开,转移到安全地带。

  “今天晚上,那些鬼子和伪军特务不回去,敌人一定会起疑心,马上派人来检查,所以,晚上必须转移,为了掩护你们的安全,我们决定渡过赣江,到东岸破坏敌人的防御线,吸引鬼子的注意力,请你们做好配合!”

  在选择的时候,有人不愿意,还有人不服从张锐的指挥。

  张锐火了:“所有人听着,要想活着出去,必须团结起来。”

  一个土匪出身的人,一脸彪悍:“行啊,大哥,你们救了我们,我就是您的一条狗!随便您指挥!”

  土匪还有点儿江湖义气,关键时刻,有点儿用处。

  一个军统的人就不那么听话了:“先生,您的身份?”

  姬长风大怒:“混蛋,你敢讯问我们长官?”

  那人老练中有些不屑:“诸位,你们虽然救了我们,可是,你们都是鲁莽之辈,南昌城敌人如此戒备,你们过去不是送死?”

  张锐问:“你贵姓?身份?”

  那人拱手:“军统少校沈惴,愿意带着你们撤离这里,小不忍则乱大谋,撤退是正着!而且,我的军衔很高,懂得战术,你们最好听我的!”

  张锐没说话,旁边的陈溢,李建国,姬长风,姜宇泽等人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沈惴怒了:“笑什么?鄙人在军统情报部门进行三次专业培训,从事特工生涯八年,老江湖了,要不是这一次被叛徒出卖,绝对不会被捕的!”

  姜宇泽问:“沈惴先生,你杀过多少敌人?”

  沈惴迟疑了下,得意地说:“老子杀过的敌人,包括赤色分子,特殊人物,鬼子,汉奸,总共不下二十个!”

  姜宇泽说:“有一个人,在战场上亲手杀的鬼子不下一千人,你敢比较吗?”

  沈惴摇头:“吹牛谁不会?”

  姬长风说:“沈惴少校,你知道不?这一带十多里的范围内,至少有八座据点,有鬼子八个班级,一百多人,加上伪军,总数超过了三百人,你信吧?”

  沈惴点点头:“这种情报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怎么?这个据点是你们打下来的,你们就以为能全部打下了?”

  不等姬长风说,韩美就火了:“沈惴,你太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五个同志攻克八个据点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了,杀了很多鬼子,每人至少超过二十个!伪军二鬼子还不算,再加上今天江滩上杀的鬼子,你说能有多少?”

  沈惴脸上有些尴尬:“就算你们能耐,也不能一个人杀一千人吧?”

  旁边的几个人,土匪什么,都点头:“对对对,谁能一个杀一千人?”

  张锐严肃起来,为了取得统一指挥,必须取得威信:“一年多来,我杀的鬼子,的确超过了一千人!这个,你们可以慢慢去计算,而且,我发誓,这一次挺进东岸,不杀一千个鬼子,我绝不收兵!”

  沈惴摇头:“兄弟,你们的救命之恩和彪悍的身手,鄙人佩服,但是,勇敢不是冒险,听我的话,赶紧撤退,必须撤退!掩护我们撤离!”

  姬长风差一点儿拔枪了:“我呸,你凭什么?还指挥我们了?”

  沈惴笑着:“兄弟,鄙人年长几岁,算是大哥,关键是,鄙人是少校军衔,在部队中,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一点儿,你们都懂得吧?所以,请诸位听我的命令,现在就护送我们离开!”

  陈溢笑歪了鼻子:“大哥,你跟我们长官比军衔?”

  沈惴说:“比军衔有什么不好?毕竟咱们得有一个上下尊卑,统一指挥不是?”

  张锐说:“沈惴先生,咱们比的是打仗,比的是战术,何必一定要比军衔?”

  沈惴很得意:“年轻人,知道自己的短处了吧?你们有勇气,但是没有经验,关键时刻,还得需要我这种老江湖!”

  张锐叹一口气:“沈惴先生,如果你能正确分析情况,服从我的安排,我们何必比军衔呢?”

  沈惴大笑:“比个军衔都怕?太没有勇气了。”

  张锐还没有说话,韩美冷笑着:“沈惴先生,你认识我吗?”

  沈惴点点头:“你们大学虽然不上课了,可是你们学生却很活跃,我当然认识你。”

  韩美说:“我认真的时候,你相信我的话吗?”

  沈惴嘚瑟:“嗯,据我考证,你还是比较靠谱的,可惜,这一次被鬼子抓了!”

  韩美说:“这位长官的军衔是将军,至少是个少将!”

  沈惴一愣,鄙夷地大笑起来:“少将?少尉还差不多!否则,也不会这么冒死来敌后打仗当炮灰!”

  韩美冷哼:“你知道武宁沐兰吗?”

  沈惴感觉不妙:“怎么了?我也是武宁那边的人,老家!”

  韩美说:“这位长官就是沐兰的先生,哦,沐兰是长官的姨太太!”

  “你?”沈惴咕咚一声,咬了舌头。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