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长很高兴:“不错,不错,身手真不错,不过……算了,我相信你了,你给我讲讲,鬼子那么猛烈的炮击,我在军部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们是怎么扛过去的?”

  张锐想了想,讲述了坑道战术。

  “还有这种法子?”军长大喜,立刻让张锐带路,前往那边亲自实地考察。

  钻了几个防炮洞的下层坑道,军长出来,拍着张锐的肩膀:“行啊,行!有想法,我们以前的防炮洞都太浅薄了,只能防小型迫击炮,一旦山炮野炮轰击,根本扛不住,以后,我们前沿阵地,都要推广这种战术!”

  军长不让士兵打扫战场,亲自检查一下阵地上鬼子死伤的样子,不时看张锐,因为,这些战场上法鬼子僵死的状态,完全符合张锐的说法。

  “陈团能有这么凶悍的班长,却不能好好用,难怪要溃败!”军长用望远镜观察了敌人镇以后,带着大家离回到团部,此时,有人请示。

  “军座,那个陈团长如何处置?”

  军长沉默了一下挥挥手:“按照军法惩处!”

  张锐问:“那我们呢?”

  军长拍拍张锐的肩膀,热情洋溢地说:“好兄弟,你好样的,太了不起了,你自己说,愿意当营长还是当我的作战参谋?或者军部警卫排长?随便挑!”

  张锐看看那边的陈团长,已经被军警拘押着,朝那边张皓,几名士兵开始列队,准备枪毙。

  张锐行了一个军礼:“军座,我不需要这些。”

  军长凝视着张锐:“我也知道,你击毙击伤鬼子上百人,功勋卓著,这种奖赏当然不能彰显你的名声,所以,我将用最快速度将战报上报给第一战区司令部,我相信,你这样英勇的战绩,委员长也会很快知道的,那时候,绝对能有一枚最高勋章!”

  张锐摇头:“我说的是,能不能不杀陈团长?”

  军长,师长等人都瞪着张锐,尤其是几个参谋军官,脸上大变,意思是说,你不要蹬鼻子上脸,干扰军长执法。

  军长沉声说:“必须杀掉,奖功罚罪,严明军纪,是第一要务。作为溃败的主官,陈某人必须为自己的怯懦和无耻付出代价!”

  张锐想了想说:“我和我的部队昨夜能够击杀那么多敌人,关键是第二战线的部队进行了殊死抵抗,功劳是大家的,陈团长在敌人坦克战车的猛攻下溃退,实属无奈之举,我情愿不要一切功勋,只要不杀陈团长,行不行?”

  师长在一边冷冷地说:“张锐,你的功劳很大,能为陈团长说情开脱,也是善良之举,可是,陈团必杀!”

  张锐说:“能不能戴罪立功?先免掉团长职位?”

  军长摇摇头,转身走了。

  师长大声说:“张锐,你算了吧,军座不想给你难堪,你不要再胡说八道!”

  张锐追上军长:“军座,我能不能用一命换一命?”

  军长大惊:“不许,你的命可比他陈某人的命值钱得多!你是党国的精英,他是败类!”

  张锐说:“要是我用一个鬼子军官的命来替换陈团长的命呢?”

  军长愣了半天:“你现在去抓鬼子军官?听着,陈某人是团长,中校,你能抓一个鬼子少佐级别的军官?哪里有?我要活的,你能有?不,你只要能抓一个活的鬼子上尉或者中尉,我就能准许你的请求.”

  张锐大喜,立刻挥手:“给我来几个人!”

  一会儿,张锐带着士兵过来了,士兵们老远就大呼小叫,将俘虏带到跟前,军长师长等人一大群都围拢过来,远处负责枪决陈团长的士兵也伸长了脖子看这边。

  将昨夜俘虏的三个鬼子军官拖到军长跟前,张锐拽开了鬼子军官口中的破布:“军座,您看一个中佐,两个少佐,能不能换陈团长的命?”

  军长不停地揉眼睛,完全不敢相信,最后,下令将鬼子军官身上的绳索去掉:“三位都是贵军的军官,现在是俘虏,我们一定优待的。”

  三个鬼子军官一直憋气,一旦能说话,立刻破口大骂:“你们偷袭,暗算,胜之不武!”

  军官身上的徽章标志,军长师长们都熟悉,确信是三个佐级军官。

  军长手都颤抖起来,简单询问以后,紧急调集一个步兵连,一个骑兵排,吩咐将三个鬼子军官立刻护送过黄河,到洛城第一战区司令部,还下令电讯组,紧急给司令部报喜。

  张锐等了一会儿,“军长,可以了吧?”

  军长激动地握紧双拳,狠狠地闭着眼睛摇晃着:“可以,可以,太可以了,我们中央军第九军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战场上一次生擒三名鬼子佐级军官的部队,太有面子了,委座那里一定会喜出望外,哈哈哈哈。”

  军长亲自过去,将陈团长的绳索解开,屁屁上踢了一脚:“听着,你的命是张锐救的,还不感谢?”

  陈团长马上拱手,庄严肃穆地磕头:“多谢兄弟的救命之恩!”

  张锐赶紧将他搀扶起来。

  军长马上督促士兵,对战场进行打扫,经过一上午的努力,将全部鬼子的尸体都清点完毕,将我军牺牲的战士都聚集和掩埋。

  军长,师长,参谋军官,一直在这里等待,有时候亲自上阵,最后,到中午,才弄出一份统计清单。

  总共击毙日军士兵七百三十一名,击毙满洲国伪军一百三十三人,击毁坦克车两辆,装甲车一辆,俘虏日军伤员十七人,伪军二十人,缴获步枪……

  通过对伪军的审讯,军长得知,张锐抓住的鬼子中佐,就是对面鬼子铃木大队的大队长铃木小勇中佐。

  “重创敌人一个大队,几乎全歼!”军长兴奋地看着清单说。

  整个战场上,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军长下令,鸣枪庆祝。

  忙乱以后,军长一直让张锐跟在身边,召开师长和军部参谋,副军长,政治部主任,参谋长等人的联席会议,决定按照张锐的说法,给上面进一步汇报详细的战果和战况,不过,军长要求给上峰提供的战报是,击毙日军一千三百多人。掺了很多水分。

  张锐被邀请列席会议,马上提出,要略去他和他的部队,只说陈团英勇战斗,在军部援军的配合下,重创敌人。

  军长很吃惊:“你这么高风亮节,鄙人非常钦佩!”

  师长,参谋长等人都对张锐刮目相看:“在功劳面前这么谦虚,真是难得。”

  在张锐的努力下,军部略去了他的个人战功。

  看着大家肃然起敬的神色,张锐心里想的是,太高调的人,很快会成为敌人打击的重点目标,那才是作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