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陈团损失惨重,总共幸存的官兵才三百多人,那个王铁汉连长,居然还活着,被送到后方医院了。

  按照军长的命令,陈团缩编成一个独立营,并且命名为功勋营,任命陈团长为营长,任命张锐为副营长,兼任战术训练教官,第一连的连长。

  任命下达以后,军长专门将张锐召集过去,好生抚慰:“你别嫌官儿小,我也知道对不起你的功劳,但是,你要明白,官要一步一步升,免得其他人心里不高兴!”

  军长特别提请战区司令部晋升张锐军衔为少校。这种从班长直接晋升少校营长的,以前从来没有先例。

  军长一直想让张锐当他的警卫排长,以后会培养为亲信,放出去就是旅长团长,张锐拒绝了。

  部队缩编以后,一些军官士气消沉,士兵们也闷闷不乐,因为陈团的战功这么巨大,却因为临阵逃脱,功亏一篑,变成了罪人,真是造化弄人。

  在独立营的编练指挥所,曾经的陈团长,现在的陈营长,将张锐喊到一起,千恩万谢。

  部队开拔到防区后面休整,军长的处置也算得体。

  一个距离黄河不远的小村子,就是独立营的兵站指挥所。

  “喝酒喝酒!兄弟,您是我的亲兄弟。”陈营长举起酒杯,桌上四样小菜。

  张锐摆摆手:“我从来不喝酒。”

  陈营长有些尴尬:“兄弟,我听说,你不愿意当军座的警卫排长?我了去了,你真傻,那样的话,你就是军长的亲信了,嫡亲的中央军心腹,我们团为什么缩编?不就是杂牌?损失多少,人家缩编你多少!”

  张锐想想也是,“团长,你何必在乎一个小小的团长职位?将来咱们有的是立功嘉奖上的机会,只要你认真听我的,让官兵加紧训练,将来,你别说团长,旅长,师长军长都有可能!”

  陈营长再次询问了张锐在那天夜里战斗的情景,完全相信,佩服得五体投地。

  说话中,他们聊起了香梅,陈营长对香梅非常佩服,说要不是她当时那么一激,自己早就溜了。

  张锐大吃一惊,觉得香梅还是个好妹子,自己对人家从来不动真心思,就算那一次,左拥右抱,也只是抱抱而已,他担心战场上自己牺牲了,白白耽误人家,再说,八路军的纪律是,团长以上,三十五岁等等,才有资格结婚。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句话一直感召着张锐。

  这边立刻开始训练,张锐向士兵讲述了那天晚上自己战斗的历程,顿时激动的所有官兵嗷嗷直叫,然后讲解战术,各种训练。

  训练基本进入正规以后,张锐骑马带人去找香梅。

  打听了很久,才找到他们临时安置的村落。

  张锐带着两名骑兵到了那里,立刻有妇女们喊话,一会儿,王兴贵,赵铭等人都来了,大家欢天喜地的。

  李威不在,去找流亡在岭上的县政府,张锐在王兴贵等人的指引下,直接到了一个破落的小院子。

  “谁呀?”香梅和她姐姐,李威的夫人出来了,还有两个孩子,一见张锐,高兴得哭起来。

  说了一会儿话,张锐对香梅大加感谢,同时掏出一封现大洋:“香梅,这是二百现大洋,军座奖励我的,全给你吧,要不是你,也许我们那天夜里,不会打那么好。”

  香梅收了现大洋,赶紧张罗饭菜,李威夫人带着孩子都走了,只剩下两人。

  张锐不吃饭:“香梅,你坐下,咱们说事儿!”

  香梅脸色通红,坐在张锐前面的凳子上,斜着身体,拘谨得鼻尖儿上冒出冷汗。

  张锐感觉很好笑:“香梅,你不是大户人家出身,好像上过学堂吧?怎么这么谨小慎微?”

  香梅赶紧抹抹脸上的汗水:“我做饭去。”

  张锐拦住她:“别走!”

  香梅见面张锐速度很快地拦截在前面,吓得赶紧倒退几步:“嘘,不要胡来,姐姐他们都在外面呢,这是白天,你不许胡来!”

  张锐有些尴尬,就直言不讳地讲述了自己的事情:“以前,你给我当媳妇儿,恐怕是报恩思想在,其实这不一码事儿,从今天起,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战场上的事情,谁知道今天脱鞋,明天能否穿得上去,我不能耽误你!”

  张锐将话说清楚,转身就走。

  “等一下,张锐小哥。”香梅从屋里追出来,将二百块现大洋捧着,塞到张锐手里,“既然你休我了,我就不能要你的钱,还有,你正式写一份休书吧。”

  张锐说:“我们又没有正式结婚,何必写休书?再说,我不是讨厌你,而是不想耽误你!”

  香梅眼眶唰一下就湿了。“那你走吧!”

  张锐将现大洋给她:“你必须接着!”

  香梅接了,还笑:“行了。”

  张锐走出院落,骑上战马就走,刚走到村口,碰到李威夫人和俩孩子,俩孩子欣喜异常:“姨夫,小姨夫!”

  李威夫人拉着张锐的马,要求他必须回家吃完饭再走,搞得张锐没办法,只能说了:“战事正酣,凶多吉少,我不想耽误你妹妹。事情了结一下。”

  李威夫人大惊:“什么?你要休我妹妹?你不是要她死吗?她脾气倔得很,一根筋!”

  张锐说:“我们又没有圆房,算不上休。”

  李威夫人愣了半天,转身就往家里跑。

  张锐也开始担心,两个警卫赶紧说:“副营长,夫人那么俊俏,你怎么舍得呀?”

  张锐无奈,赶紧骑马回家,抢先冲进院落里,下马进屋子,一看,香梅已经在房梁上吊着了。

  张锐赶紧将凳子扶起来,托着她解下来。“香梅?香梅?”

  香梅已经昏死过去。

  无奈之下,张锐只能将她放到外面院落里,找枯树叶铺垫,人工呼吸。

  李威夫人和孩子都跑过来,围着哭喊,一会儿惊扰了很多人,那些家属们都来了,赶紧帮助。

  香梅总算救过来。

  “你走吧,你走!”香梅推搡着张锐。

  张锐扑哧一笑:“你要死要活的赖上了我,我怎么能丢下你走?只要你不嫌弃,我们就正式结婚,今天圆房!”

  香梅推开张锐,跑进里屋去了。

  没办法,张锐让两个警卫先回去,自己就在这里住下,晚上,小的可怜的一间厢房里,关闭了房门以后,香梅捂着脸不敢抬头。

  张锐将昏黑的豆油灯吹灭:“别嫌疼,你自找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