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张锐就离开临时的院落,赶赴部队所在地,香梅一直送到村外,依依不舍。

  张锐用手在她眼前摆弄了几下:“喂,妹子,眼睛直了,花痴呀?”

  香梅看看周围寒气逼人,并无行人,只有寒鸦在远处的树枝上聒噪,拉住张锐的手:“老爷,人家是你的人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求您不要休了我,我真心喜欢老爷,敬爱老爷!”

  张锐把她抱上马要亲,她挣扎着跳下去跑,“坏人!”

  张锐走了很远,回头看,她还在村边抹眼泪。

  回到独立营,张锐更加认真地投入战斗,官兵在他的激励下,使其迅速高涨。

  张锐也保证,只要大家训练好了,有了正确的战术,充沛的体能,战斗技巧,将来能迅速建功立业,洗刷溃逃的恶名。

  可以说,独立营的官兵对于鬼子的了解非常肤浅,无论枪械重火力,战略战术,都是一问三不知,不知道这些,如何能有力应对?

  张锐利用现时代的资料常识,加上战场上的经验,详细给大家介绍,官兵们听了,无不瞠目结舌:“原来如此!”

  了解了鬼子和武器特点,张锐就针对性训练,一个是班组规模的特种作战,一个是团营级别的正面阵地战,对于敌情的侦查,爆破,反坦克,防御阵地设施的处置,都进行了解释和规范,马上进行严苛地训练。

  部队官兵的伙食不太好,面食很粗糙,很少白面,多数是玉米面窝窝头配咸菜疙瘩,加上一些红薯水煮片,还限制数量,官兵的身体都有些消瘦。

  体能不行,张锐只能降低标准,因人而异。

  三百多人的独立营,表面上是陈团长在统领,其实,张锐在第一次长时间训练,老陈认真听了以后,就彻底服气,将全营的训练和战斗指挥权限,都交给张锐,他负责后勤和人事。

  认真训练了半个月,部队官兵的战斗素质明显提升,看着精气神都不一样。

  张锐还让士兵进行简单的日语训练,以便在将来特种战斗中,浑水摸鱼。

  附近村子里有一个东洋留学回来的人,原来在晋省政府做事,太原失陷以后,灰心失望,逃回老家,日语很好。

  张锐就上门请教,聘请他当日语教官。

  四十多岁的人,开始看不上张锐,根本不愿意出来,等张锐讲述了自己的战斗经验,慷慨激昂地表示,我们国家一定能抗战胜利,部队熟悉日语的用处是将来对鬼子进行特种作战,人家顿时被震撼了:“还有这种可能?”

  二话不说,人家进了部队,愿意免费当教官。

  张锐在军事和体能训练之余,召集全营官兵,一起学习日语,弄清楚鬼子的基本腔调,词汇,以及旗语等等。

  在张锐身体力行下,几天时间,官兵们就掌握了最基本的日语词汇,可以简单对话。

  这一天,丘师长来视察,简单看了张锐部队的训练,有些吃惊:“不错,不错,张营长,你的枪法怎么样?”

  张锐说:“马马虎虎,对付小鬼子的话,能行!”

  丘师长嘿嘿一笑:“我知道张营长枪法厉害,鄙人跟张营长比一比枪法如何?”

  丘师长骑在马背上,手枪对准前面五十米外的大柳树上的老鸹窝,叭叭叭三枪,就打掉了。

  “还行吧?张营长?”

  张锐鼓掌说:“师座的枪法真是出神入化,我比不过。”

  丘师长很得意:“是你小子运气,憨胆大,要是老子那天夜里在坑道里猫着,背后偷袭鬼子,照样不会差!”

  丘师长带人走了。

  陈营长很不乐意,“张锐兄弟,你说你在晚上二百三百米瞄准鬼子,弹无虚发,怎么跟师长这边不敢说话了?”

  张锐说:“一个军人的枪法好不好,不是吹的,不是比的,而是战场上用的,你跟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上级军官较什么劲儿?吃饱了撑的?”

  陈营长佩服得啧啧连声:“张锐兄弟,您的本事,您的度量,将来必定出人头地!”

  张锐淡淡一笑:“出人头地非我愿,但愿鬼子早投降!”

  陈营长跟前还有一个号称军师的参谋,贴心的心腹,大吃一惊:“张营长厉害,不光押韵得好,还是有典故的。”

  陈营长问:“什么典故?”

  参谋说:“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说过,封侯非我愿,但愿海波平,我们张营长信手拈来,接着您的话头就说,真是学识渊博啊。”

  陈营长大腿拍了几下:“我的娘,还真是这样,张营长,张锐兄弟,你文武全才呀。”

  张锐苦笑:“太夸张了。”

  聊了一会儿天,张锐忽然从师长嘚瑟枪法的事情想到一个问题,培训神枪手,也就是狙击手,现在是两军阵地战对峙士气,打冷枪的狙击战术,正当其时。

  他立刻将想法说了,并且迅速召集全营官兵,先让大家推荐,然后挑选。

  用最快速度挑选了三十个人,作为培训的种子选手,在全营训练的时候,对这些士兵特别训练。

  基本功训练,手臂上吊着砖头,各种站姿,蹲姿,匍匐姿势等训练,关于狙击的理论也认真讲解,组建三人一体的狙击小组。

  这边训练,张锐犯愁了,没有合适的狙击步枪。

  独立营是一个杂牌军部队,地方小军阀拆分以后转归中央军第九军的,所有枪械,都是陈旧落后的汉阳造,老套筒,只有几支中正式,机枪倒是配属了不错的捷克式。

  狙击手必须有好枪。

  张锐让这边士兵训练,自己亲自骑马去师部要。

  丘师长正在指挥所,张锐到了以后,说明来意。

  丘师长扑哧一声笑了:“兄弟,你知足吧,你的枪法连跟我比都不敢,还想组建什么狙击手部队,跟鬼子打?我说了,你能打死那么多的鬼子,更多的是靠运气,我们军部的炮兵炸死很多呢,你用偷袭和背后暗算的伎俩,能说明你枪法好吗?枪法不好,还乱整新名词儿!”

  张锐耐心地说:“师座,狙击手必须有好的步枪,否则,无法实施狙击,所以,我恳请师座将上一次缴获的鬼子38步枪拨给我们几十条,或者,将原来我们从北面带过来的步枪换给我们就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