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回岭站,是铁路线上一个绝对重要的关卡,因为西北两公里的敌人,就是庐山机场,目前,有敌人的部分军机作为前线机场使用。

  在马回岭车站之外,使用炮队镜看的话,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从这里往东北方向二十多公里,就是著名的庐山风景区。

  往北三十多公里,就是长江中游的重镇,九江城!

  九江往西面,过赛湖二十几公里,是瑞昌城,往东,过鄱阳湖狭窄的水道,就是湖口县,顺着长江,在江南,一字儿摆开。

  如果拿下马回岭车站,就能攻克敌人的机场,最大程度地摆脱敌人的空中威胁,如果攻克九江,就能彻底截断敌人武汉盘踞的第十一军主力军团!

  张锐下令:“进攻!”

  八千多人,一路上苦战,碰到的都是敌人坚固的堡垒群,菜鸟兵们,却势如破竹,主要是因为武器好,炮兵厉害!

  部队损失了几百人,后续的人员去百姓家动员,又收拢了一些地方民团武装,土匪,还有新四军的游击队,最多的是地方名团,动辄几百人,拥有很多枪支,有一定训练的水平。

  南昌城的收复,极大地震撼了这些人,他们望风归顺。

  在马回岭车站南边,距离一千多米,张锐亲自观察。

  此时,部队已经增加了两千人。

  各种布置以后,猛烈进攻。

  在炮兵的掩护下,步兵施行强攻和穿插战术,迅速突破了敌人的防线。

  这时候,有人来了!

  “快,将军,将军,有大将军来了!”有警卫报告。

  张锐一看,嚓,好大的官儿啊,是唐上将,带着一批将官来了。

  张锐赶紧迎接,用下级的军礼:“卑职欢迎集团军总司令!”

  唐上将赶紧摆手,又毕恭毕敬地向张锐敬礼。

  在唐上将的身后,所有的军官都向张锐敬礼!

  哗啦,好多军长,师长呢。

  唐上将的脑袋上戴着钢盔,腰间皮带上别着手枪,年龄大了,走路都不稳,声音都变了:“张锐将军啊,我代表我自己,也代表第一集团军,代表第九战区,向您表示敬意!”

  张锐嘿嘿一笑:“得了,司令,我还要攻打马回岭和敌人的机场呢。这里不安全啊,你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唐上将上前,抓住张锐的手腕,认真打量他的脸,眼泪下来了,颤抖着:“张锐,张锐,我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你居然真的拿下了南昌城!现在,居然打到马回岭了!太不可思议了!”

  身后的一个军长说:“张锐将军,说真的,我们绝对没有想到,您真的能拿下南昌城。这是重地,敌人拥有重兵,随时都有飞机来策应轰炸,各种陆军,空中,水路,各个兵种,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我们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你真的成功了!”

  又一个军长说:“张将军,您当时说的时候,我们嘴上不说,心里都是看笑话的,几千人的部队,对抗鬼子上万人,能行吗?我们之前,一直是十倍于敌人,都未必能打得过呢!我们在南昌城内外都看见了,鬼子的尸体真多啊。密密麻麻!你们的军官说,你们总共歼灭了三四万的鬼子和伪军,我们真是叹为观止!”

  接着,师长,什么参谋长,一大堆,都纷纷发表感想,真情实意,佩服得不了了。

  张锐摆摆手:“诸位,大家去南昌城休息吧,等我拿下了这个车站和机场,就回去!”

  说话中,战斗激烈起来。

  鬼子发起了疯狂地反扑。

  炮弹从车站后面,和机场那边,朝着这边猛轰。

  嗖嗖嗖,几颗炮弹在身边爆炸,吓得所有人慌忙趴在地上。

  张锐急了:“诸位,你们再不回去,我可不负责你们的安全了!”

  唐上将立刻让随从的军官回去,拉着张锐,躲避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隐藏起来:“好孩子,我劝你啊,适可而止,你看,南下南昌城,你的功劳海了去了,国府一定会重赏的,你的军衔不会少于上将!你要是继续战斗下去,万一失败了,或者不幸伤亡,可就白搭了!”

  张锐笑了:“司令,我是个军人,保家卫国,英勇牺牲,理所当然,考虑自己得失的话,谁还在这里冲锋陷阵?”

  唐上将眼泪哗啦啦下来了:“孩子,我真的为你好,我的义孙女都嫁给了你,你可不能光为了高尚的天职,就不要家人了,还有,我觉得,你是被胜利冲昏头脑了,你想想看,阿南唯几能让你攻克九江,截断鬼子的长江航线吗?他们必定拼命反击,到时候,九江城可不是南昌城!第十一军的主力部队,可不是101师团这种警备的二流部队!”

  张锐也挺感动的,这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子,虽然在历史上,是个军阀,抗战中也没有混出什么名堂,可是,有长者之风。

  “放心,我不会进攻九江的,目前,我们还没有这么实力!”

  唐上将一愣:“那你这么多兵力拼命进攻车站和机场干什么?糟蹋兵员?”

  张锐在地上划出简易的地图:“司令,我是以攻为守,只有吓唬了鬼子,才能安定南昌城!所以,攻占了这里,我就可以回守了!”

  唐上将凝视着张锐的眼睛,半天才突出一个字:“强!”

  张锐随即现身,指挥部队猛烈进攻。

  炮兵毫不吝啬地轰炸,形成铁幕,将反攻中的鬼子大片大片地吞噬了,炸碎了。

  很快,几个穿插的部队,再次穿透了敌人的防线,已经穿插的部队,向着敌人的纵深之处猛攻!

  后续部队继续跟紧,巩固缺口。

  唐上将看呆了:“世界上还有这种打法?”

  张锐笑笑:“这不是常识吗?”

  唐上将摇头:“闻所未闻!不,这是北宋林冲等人设计的犁沟战法吧?”

  张锐不再说话,观察了下,用报话机下令:“炮兵火力延伸!”

  部队的炮火,立刻向着机场上鬼子的阵地上射击。

  唐上将又奇怪了:“你为什么不把炮兵放在一起?怎么有三个地方?还交替射击?”

  张锐耐心地解释:“这样,敌人无法及时判断我军炮兵的准确位置。无法形成有效威胁,这种打法,还能让敌人步兵错觉,以为我们有很多炮兵部队,造成严重的心里震撼!”

  唐上将竖起大拇指:“了不起的战术家!”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