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师长翻翻白眼儿:“张副营长,军座让你去当警卫排的排长,你不肯俯就,就别指望玩38步枪了,那些武器,别说你们杂牌的部队用不上,就是我们正规中央军也用不上呢,都上交到战区司令部作为战利品展览,长期保存了。”

  张锐有点儿恼火:“师座,我自己从北面带来的步枪也上缴了?”

  丘师长说:“可不是。”

  张锐问:“我们怎么才能要回来几支?比如给军座打电话央求?”

  丘师长嘿嘿一笑说:“你打仗那么能耐,为什么不去小鬼子那儿再抢几支?”

  张锐明白,丘师长对自己有成见,嫉妒自己和杂牌团的功勋!

  想了想,张锐有了主意,“师座,我们独立营在后面编练十好几天了,官兵们都憋得难受,想上前线,要不,您给我们一个连的前沿阵地,我们独立营分成三拨,一边训练一边防守阵地,您看如何?”

  丘师长楞了一下,喜上眉梢:“好好好,这可是你们自己请求的,不要反悔,我正愁着兵力不足呢,你们能有这样想法,我求之不得。”

  丘师长当即就在墙壁上的军事地图上用棍棒指戳了几下,“看懂地图不能?就这边,第七连的防线交给你们了。”

  他立刻打电话给前沿的某团长,吩咐下去,一会儿,有骑兵进入指挥部,向他报告:“一团一营营部通讯兵,前来引导接任防线的部队。”

  张锐那边,已经让随从回去通知老陈营长,调派一个连过来,两项交接,张锐爽快地带领连队接收了七连的阵地。

  阵地上,七连已经按照张锐的做法,在防炮洞下面挖掘了很深的坑道,可以防御鬼子轻型山炮的低烈度轰击,肯定是师长下令推广的,效果不错。

  张锐调集的一个连队,加上了神枪手,指派了防御阵地,张锐当即进入狙击位置。

  观察,反复观察鬼子的动向。

  鬼子这些天非常老实,估计上一次铃木大队几乎全军覆没,震动了小鬼子,他们不敢太猖狂了。

  鬼子的炮火隐蔽得很好,距离前沿较远,春天还没有真正来到,杂草灌木丛还没有长出来,岭上也很少竹园,视野很开阔,张锐随便想想,都能揣测出来鬼子炮兵的位置。

  现在,他不打鬼子炮兵的主意。

  前沿阵地的鬼子,才是他关注的重点,因为准备在晚上摸索过去。

  现在,双方安静对峙,为了怕对手偷袭,都在阵地上埋设了一些地雷,张锐还特别询问了七连长,得知自己埋雷的数量和位置,方法,认真观察。

  主要是了解这边和那边鬼子的地雷阵地。

  他一连观察了两天,才确定了一个完整的路线。

  那时候,双方使用的地雷,基本上是拉线导火的类型,必须触动地面的拉线才能引爆,所以,晚上小心谨慎的话,完全可以避开地雷。

  两天里,一边观察鬼子岗哨的位置,交接的时间,晚上可能的动静,反复确定路线,也观察着鬼子巡逻队行走的路线,通过那个,大致判断对面有没有地雷,区域在哪里,面积大小,走向。

  其他不怕,就怕地雷,地雷当场炸人不说,还引爆声音,提醒鬼子射击,可以说,在夜晚,小分队一旦引爆一颗地雷,就将全军覆没。

  对付地雷,现代特种部队很有一套成功经验,张锐利用这些,反复观察以后,决定晚上偷袭。

  当天夜里,他叮嘱全体官兵坚守前沿阵地,他自己一个人悄悄出发。

  晚上十点钟出发,夜幕很一般,没有月光,星光也不够亮,能见度很低。

  不过,比起阴云天气,能见度还是不错的。

  得知张锐要偷袭鬼子,所有官兵都毛骨悚然,纷纷劝说他不要冒险。

  张锐拒绝了。

  偷袭行动,必须跟阵地多的战士们说明,否则,返回的时候万一被自己人误伤就奇葩了。

  张锐身上,收集了五把匕首,匕首上用墨水涂抹成漆黑色,避免在晚上反光。

  连长提议,要偷袭的鬼子的话,最好在阴天,鬼子完全看不到光景,才好隐蔽自己。

  张锐解释:“天气差的话,鬼子警惕性更强,最平常的天气就最好!”

  张锐还换上了鬼子的棉大衣,一整套军装。

  出发了,几个军官还强调着行动的危险性。

  张锐已经鬼魅地一闪,消失在夜幕里。

  因为准备冲锋,预计准确,张锐悄然摸索着,避开自己阵地上的地雷,又绕过了鬼子的地雷。

  为了最灵敏地感知前面的危险,他手里有两根很柔软的细腻的杨树棍子,在前面疑虑的地方轻轻划拉过去。

  他至少划拉出两个地雷。

  鬼子真是阴损。

  阵地上漆黑一片,鬼子没有使用探照灯,远处有恶犬凶猛地狂吠,那是鬼子的军犬。

  情况很复杂,张锐也要行动,就算不是为了步枪,也要摸鬼子的阵地!

  终于到了那边阵地。

  手里没有步枪,只有匕首,本来还要准备弓弩的,可是北方没有见血封喉的箭毒木汁水,更没有现代特殊的药剂,他放弃了。

  在敌人前沿阵地前面一百多米的地方,张锐匍匐着一直观察了一个小时,完全确定了鬼子的行动规律,才在鬼子哨兵交接地时候,悄然上前。

  他特意穿了布鞋,是百姓们穿的那种,专门用军靴跟人家换的,还是穿过的那种,鞋底都很柔软,轻便,不会发出声音。

  正面,鬼子两个哨兵刚刚离开,新来的两个鬼子马上就位了,刚才对口令什么的,张锐也听得门清儿。

  到了鬼子身边三十米,一个鬼子摇晃着走,是明哨,一个鬼子隐藏进一个小沟里,是暗哨。

  张锐在这里潜伏了很久,趴在一个小沟里,那是白天就看好的地点,趴的时候,特意用柔软的细树枝儿试探了一下,吓了他一跳,鬼子果然在这里埋设了地雷。

  根据坑形状和大小,他能确认鬼子埋雷的准确位置,发现了拴在荆棘灌木丛上的拉线。

  就这样,他在地雷的上面,稍微倾斜的一点儿,趴了半小时。

  鬼子肯定疲惫了。

  张锐这才慢悠悠地朝那边摸索过去。

  果然,鬼子在睡觉。

  政府军在岭上对峙战斗中,从未夜袭过鬼子,主要是守着工事,让鬼子很放心。

  张锐接近了鬼子暗哨,在几根杨树后面的小单兵坑里,看到了他,用匕首噗嗤一声,捂嘴割喉。

  将鬼子放倒,他到了一边,蹲下来,撅着屁屁,低声哼唧起来。

  用的是日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