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哎吆,将军,对不起了,人家揭露您的短了,嘻嘻嘻,将军,小女子给您赔不是了!”甄丹丹赶紧将扇子和双手在左边福了一福,娇滴滴地鞠躬,又噗通一声跪了,直接磕头:“将军大人在上,贱妾给您磕头了,祝您百战百胜,龙马精神,高官厚禄,妻妾成群!”

  甄丹丹身材好,小蛮腰那个细腻得简直是,水蛇腰,因为胸前的负荷很重,下面盆骨扩张,对比之下,显得更加可怜。

  一次次鞠躬,一次次磕头,她好像故意似的,显摆着自己的胸前最美风景和水蛇腰。

  那种青楼里风行的献媚手段和勾魂的眼神,让张锐直接死机!

  这是第一次被这种女人使坏,而且,当着自己的姨太太沐兰。

  “好了好了,起来吧,甄丹丹,你出去一下!我有点儿事情和沐兰说。”张锐笑着说,避免她被赶出去的尴尬。

  房间里很宽阔,收拾得很漂亮,再一看,卧槽,就在胡区长那个原来的百货公司附近的办公楼宿舍楼上,老地方!

  原本全城废墟,现在,这个地方收拾得如此之美。

  身边还有两个女人,印象不太深,不过,从衣着打扮来看,和甄丹丹是一样的,应该是那时候拯救的女人们。

  她们当时都表示,跟着张锐了。当他的女人。

  其中一个很知趣,对着张锐甜美的一笑,鞠躬:“将军爷,贱妾们出去了,请您好好休息,有事情叫我们一声,贱妾们一定马上来伺候您和夫人!”

  张锐摆摆手,她们满面春风地去了。

  来到外面,甄丹丹在等待着,招手,她们俩急忙去了那边,在走廊的另一头,还有几个女人。

  她们都穿着旗袍,颜色不一,花型各异,都非常美艳,将身材勾勒得十分诱人。

  “大姐,将军好像不喜欢我们啊。”两个女孩儿不安地说。

  甄丹丹将她们拢到一起,拍着她们两人的肩膀:“胡说呢,谁说将军不喜欢我们?你哪只眼睛看到的?你瞎了?”

  一个女孩儿用手捂着心口:“为什么将军对我们冷冰冰的,爱理不搭,直接赶我们走?”

  甄丹丹说:“白痴呀你?沐兰姐姐是明媒正娶的如夫人,我们突然冒出来,人家不需要将军解释啊?将军真是个好人,知道尊重女人,唉,我们就是命薄,没有早早遇见将军,否则,直接嫁给这样的少年英雄当大太太,那是何等的风光?那样的日子,就是过一天,也值得了!”

  几个女人纷纷点头:“是啊,将军是个好人,救了我们,而且,天哪,我真的不敢相信,他是个将军,还是这南昌城内外所有大军的司令官,当时,他说是国军的一个特种兵营长,我们就说,哇,以后有靠山了,没想到,他不是一般的靠山,简直是泰山,是庐山,是,反正是最大最大的山!”

  甄丹丹捏着那个女孩儿的脸腮:“嗯嗯,瞧你的小嘴儿,多会说话,可是,你们不知道的,看不到的有一点儿,其实是姐姐我最看重的,猜猜看,是什么?”

  几个女人叽叽喳喳地猜测着,一直不中。

  甄丹丹拍着手,得意地笑起来:“因为其实不是一点儿,你们当然猜不中了。”

  她停了一下,很神往地回味着张锐刚才的样子,得意地说:“我们这一辈子,姐妹们,我们很幸运呀,首先啊,这个当家的夫人,沐兰小姐,那是相当善良温婉的一个主儿,不会欺负咱们,第二,咱们的爷儿们,是个英俊潇洒的少年郎,咱们当姨太太的,那是天大的福气的,永远不会半路上没人了,被撵走,这个玉面俏郎君,很是让人如意!第三,他是个人才,咱们中华这么大,一个百战百胜的大将军,能有几个?反正我还没有看见一个呢,你们都听说将军的故事了吧?那是比故事还故事,尤其是昨天晚上,咱们的爷儿们去偷袭鬼子,一个人,杀了千把鬼子,炸了两个机场,好几架飞机,炸了一个油库,喔吆,都不敢相信了。”

  其他女子纷纷说:“确实啊,我们都不敢相信。”

  甄丹丹由衷地说:“咱们的爷儿们,岂能说假话?你们想啊,黑咕隆咚的,第一次开飞机,就能回来,没有飞机场,那是要死人的,他就摸索到了赣江上,真是个好主意!太神了,有这样的爷儿们,我就是被他玩死,我都心甘情愿!”

  女子们捂嘴偷笑起来,还用扇子拍打她。

  甄丹丹也赶紧捂嘴:“嘘,要是被将军听到了,从此讨厌我,那就不妙了,我可希望跟着将军混一辈子的!”

  她们说话的时候,房间里,张锐询问沐兰:“她们是怎样招来的?”

  沐兰微微一笑:“还说呢,人家自己找来的呗,都说过了,是你的人,那个铁牛兄弟领着来的,人家说找一个张锐的,长相什么的,铁牛一见就说,这是我们将军新收的美人儿!”

  张锐的脸有些发烧:“对不起啦,我是胡闹!战斗的时候,各种寻开心减压!”

  沐兰将手指轻轻戳到了张锐的脸上:“不行啊,将军,您是大名鼎鼎的常胜将军,要是因为几个女人毁了名声,才不划算呢,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留下了!”

  张锐特意观察着她的眼睛:“你不生气?不吃醋?”

  沐兰的脸也是红的,娇羞无限:“呀,谁吃你的醋啊,瞧你的得意样儿。”

  张锐点点头:“多谢啊,沐兰姐,你不生气就好,以后啊,我再不沾花惹草了!”

  沐兰噗嗤一声,娇滴滴地说:“才不呢,以后啊,你随便沾花惹草,否则,贱妾还不答应呢。”

  张锐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以为她开玩笑。

  谁知道,她认真起来:“我说真的呢,将军,我的义祖父唐上将交代我了,不要乱吃醋,而且,劝你多纳妾.”

  张锐噗一声笑了,将她的手抓住使劲摇晃:“女子有才也有德!好。继续加油!”

  沐兰推开了他的手,低声说:“嘘,这是真的,因为,你的前身是八路军,就算你现在功劳很大,也有危险的,为了自保,你必须有点儿毛病啊,让别人放心!”

  嚓!

  张锐明白了。

  他一把将沐兰搂抱过来。

  在国军这边,谁要是特别清廉,都有可能被指认为共谍嫌疑呢。

  现在别看是国共合作,其实已经龌蹉不断了。

  第九战区已经在平江等地,无故杀害数百名新四军官兵了,手段还极其残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