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田边大佐想要将张锐直接解送汉口,送给军团司令部,可是,阿南唯几大将说了。他也要亲自乘坐飞机来咸宁视察,正好可以审讯张锐。

  田边大佐也想到,可以利用张锐的名声,吸引中国军队来营救,那时候,日军就可以张开陷阱,围歼更多的中国军队,取得更大的战果。

  田边大佐将自己的计划给师团长说了,十三师团的师团长立刻用明码发出电报,向军团司令部报捷,公开说出,擒获张锐的地点。

  田边大佐将自己在外面的部队全部收回来,在咸宁地带,布置了重兵,一个尚未经过大战的联队,有三千八百人左右,加上配合战斗的伪军一个旅,三千多人,日伪军的实力是相当强大的。

  本来,他要南下或者东进的,现在,原地驻扎,在城内外都做好战斗布置,特别是城外,在距离城市十里的距离内,布置了多个伏击点。

  城外,日军还将原来的飞机场加以修缮,准备迎接军团司令阿南唯几大将的光临,或者,给予将来轰炸机群进行地面策应。

  为了围歼更多的敌人,田边大佐亢奋的一天都没有休息,部队在城内只有八百多名日军,伪军三百名,其余的都在城外。

  日伪军盘踞的咸宁城,好像悄然隐蔽的恶狼,正贪婪阴险地盯着猎物。

  幕阜山,中国挺进军大本营新基地,参谋长刘辉,临时指挥林天烨,留守训练总教官毕云涛等人,加上迅速南撤的姬长风,韩羽,王靖凯等人,第一时间截留获悉了日军的电报。

  不过,张锐早就给他们说过,任何由日军发出的什么情况,都可能是假情报,故意扰乱军心的。

  大家不相信,可是,张锐一直在敌后,也有被抓的可能!

  他们商讨营救和侦查。

  此时,从东北方向,来了一些部队,是突围的张锐部队,从阳新出发,迅速扩张的部队。

  他们告知刘辉和林天烨等人,张锐已经潜伏,方向不明。

  幕阜山的官兵,无限焦急中。

  林天烨,姬长风等人,反复研究,派遣了多个小分队,渗透到敌人后方侦查。

  当天晚上,咸宁机场,两架轰炸机在四架战斗机的保护下,飞临机场,简单构筑的机场,出现了无数点燃的火焰,将机场的跑道什么的完全勾勒出来。

  在跑道附近,还有紧急设置的灯光,加上十几个探照灯的闪烁,机场一片通明。

  田边大佐和赶到的师团长田中精易中将,正带领大批官兵,准备迎接。

  日军还将外围的警戒地点扩张到了三千米。

  十三师团长田中精易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步兵大队,加上防范。

  这个行动,虽然可能干扰日军引诱和围歼中国军队的计划,可是,能够让军团司令官亲自来视察,也是莫大的荣誉。

  晚上九点钟,日军还加派了兵力,看守好张锐。

  几乎同一时间,张锐决定动手了。

  因为日军为了保证阿南唯几能顺利审讯张锐,给他强行灌注了牛奶,保证他的精神。

  张锐对这个也有准备。

  房间里,亮起了瓦斯等,四个日军士兵正在围观着他,不容他有丝毫异动。

  不过,见张锐神态安详,没有任何不良企图以后,他们撤出了房间,“快,司令官即将到来!我们出去迎接!这里必须可以保证安全了!”

  在日军看来,钢铁栅栏,各种铁链脚镣绳索捆绑,成了一个粽子的张锐,是绝没有机会逃走的,现在,他已经奄奄一息。

  因为他们捆绑太严厉,张锐尿的时候,只能从绳索中自己来,所以,房间里充满了尿骚味。

  日军根本不想在这里多呆,所以,看守的军官找了借口就出去了。

  张锐暗笑起来。

  他开始行动。

  特种部队有多种脱困自救的方法,他也不例外。

  捆绑得再厉害,张锐也有办法!

  他轻易地用指甲磨断了一条绳索,迅速将绳索全部扯开。

  是的,用指甲。

  他的指甲是特殊的。

  右手的两个指甲,左手的一个大拇指,都有特殊的本色的指甲套,看起来和天然指甲差不多,其实,内里有特殊装置,可以弹出锋利的刀刃。

  本来,这是用于战术格斗的,如果失去武器,指甲就可以杀人自保。

  现在,用于切断绳索,毫无压力。

  至于手铐和脚镣,对于张锐来说,也是小事一桩。

  将全身的衣服都拖下去,扔掉,尿骚味很冲的。

  他来到了门前,舒展着筋骨,又将左臂用衣服上撕掉的布条重新绑扎。

  他还将被鬼子捆绑而破坏了的左臂伤残处,重新矫正。

  一起处理好,不过三两分钟。

  此时,外面的鬼子巡逻兵毫无觉察。

  他们谁都不会相信,一个粽子会自我解救。

  因为要迎接军团长,因为可能要诱敌深入和围歼敌人,日军在城中的兵力并不多。

  日军还担心坑道里有残余的中国军队出来偷袭。

  外面的灯光更加明亮,鬼子在城防的高处,有探照灯个反复扫描侦查。

  张锐轻轻敲打铁栅栏的门。

  一个鬼子马上警觉地推开门进来。

  此时,张锐一跃而起,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锋利的指甲上的薄刃,切开了他的咽喉。

  张锐将他按在地上,直接掐昏。

  随即,张锐剥掉他的衣服裤子,自己穿好。

  他还将鬼子捆绑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鬼子也是年轻人和自己差不多,如果将最上面的绳索拦着他的嘴,戴着军帽的话,和自己很难区别。

  张锐被捕时,也穿着日军的军装呢。

  一起处理好,张锐出来了。

  深深呼吸一口气。

  张锐憋屈了一下午,晚上又有三小时,目的就是麻痹敌人。

  本来,他希望在押运途中动手袭击敌人的,一直不见敌人押运,忍无可忍。

  出来以后,他手里已经有鬼子的步枪和手枪。

  不过,左臂不能动,是最大的遗憾。

  外面过道里,还有四个鬼子士兵。

  他走过去,径直走了。

  “喂,你站住,不能乱走,这是任务!”一个鬼子士兵恼火地责备道。

  张锐不理睬,直接走过了拐弯处。

  那个鬼子士兵就追过来:“看守敌人司令官的任务……”

  张锐将步枪丢下,用膝盖夹住枪杆,一拳重击他的太阳穴,鬼子就懵逼晕倒。

  张锐随即说:“喂,喂,你怎么晕倒了?”

  其他两个鬼子匆匆赶来。

  张锐背着他们,好像在照应晕倒的鬼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