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锐带着自己的贴身卫队正在侦查,“看到了吧?刚才敌人的碉堡,机枪火力点儿!”

  官兵们纷纷点头:“太妙了,司令,我们几炮下去,鬼子的火力点全部暴露了。”

  张锐说:“这就是打草惊蛇战术!”

  张锐让官兵确定敌人的火力点,分小组做好计划,一个小组将来对付几个碉堡,如何对付,他亲自做了指导。

  张凌虎给张锐调集到身边,作为飞虎军特种排长,地位还是很高的:“司令,下面敲掉敌人的探照灯?”

  张锐笑笑:“嗯嗯,交给你了!”

  炮击以后,日伪军不见大规模进攻,又大胆起来,一面咒骂,一面用探照灯光扫射侦查。

  此时,张锐亲自出手,带着几个狙击手,往前潜伏,到了距离一百五十米的地方。

  这儿还有可以潜伏的沟壑,再往前,就是鬼子推平了的开阔地,毫无遮拦。

  鬼子的探照灯开始扫描了。

  张锐瞄准,扣动扳机。

  嘭,探照灯的玻璃罩子碎了,灯泡也碎了。

  狙击步枪上安装有消音器,步枪有两种,一种是日式步枪,一种是德造原装98K的,现在使用38步枪,更加精确,枪口的火焰也很小,隐蔽性更好。

  张凌虎等人也同时射击。

  鬼子的三个探照灯瞬间爆裂,碎玻璃发出清脆的声音。

  “啊!”好几个鬼子打出了惨烈的嚎叫声。

  炸碎的玻璃飞溅,正在瞪大眼睛观察的,在探照灯周围的几个鬼子,都在炮楼上或者碉堡上呢,被碎玻璃击伤了,最惨的是击伤了眼睛!

  射击以后,张锐张凌虎等人马上匍匐好。

  稍微停顿两三秒钟,日军的火力点疯狂扫射。

  张锐等人,心中暗笑,鬼子受惊一次,就会盲目的扫射一次,这不是给我们主动暴露火力点吗?

  根据俘虏们的口供,根据现场观察,张锐已经摸清了鬼子阵地的所有要素。

  地雷埋在距离封锁沟五十米的地方,数量不多,主要在偏偏的区域,辅助守卫,碉堡三个一群,每一个碉堡有一挺轻机枪。

  日伪军混搭防守,一个碉堡一个班级的兵力。

  整个镇子,十二个碉堡,另外几个炮楼。

  镇子里,日军最高指挥官大久保次郎认真地倾听着,反而笑:“没关系,从迫击炮和精确射击的神枪手看,这是国军部队的,装备精良了许多,技战术也不错,他们的意图不是进攻,而是恐吓我们,不让我们干扰他们消灭新四军的计划!”

  伪军营长齐天雄也来报信了:“太君,敌人不可能是来进攻的,否则,他们的炮火准备也太不行了吧?倒是神枪手可圈可点!”

  大久保次郎拍拍他的肩膀:“嗯嗯,请放心,我也是这样想的,而且,我认为,我们这种坚固的阵地,加上我们七百人的兵力,敌人想要攻克,必须付出至少五百人的代价,出动三千人的兵力,携带重型炮火,才有成功的希望!”

  齐天雄慷慨激昂地说:“似的,太君,我也这样认为,敌人胆敢偷偷摸摸地干活儿,我们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正在碉堡里射击的敌人,很快停顿下来:“这些家伙,浪费我们子弹啊,根本不敢来!”

  “倒是很像新四军的做法,游击战!”

  “不管什么人,反正打不进来,进来就是死!”

  “我们上一回,扛过国军一个旅的进攻呢,他们死了那么多人,不会灰溜溜地走了?”

  在日伪军嘚瑟地,互相安慰地时候,张锐的部队已经做好了准备。

  35毫米口径榴弹发射器随时待机。

  此时,几挺轻机枪从600米的地方突然发作,喷射着猩红的火焰,朝向敌人的碉堡,更远的地方,响起了冲锋号!

  呜嘟嘟嘟!

  接着,迫击炮再次射击。

  日伪军的碉堡立刻还击,所有碉堡里的日伪军都哇哇乱叫,紧急呼叫,各种机枪和步枪都从射击孔超外面乱打。

  200米的距离上,隐在单兵坑和沟壑里的榴弹射击手,瞄准了敌人的射击孔射击。

  嗖,一颗榴弹飞过去,直瞄的轨迹,一弹轰进碉堡射击孔里,轰!

  一团火光,一声巨响,碉堡里的机枪就哑巴了。

  里面还能听到伤兵的惨叫声。

  三个碉堡,在五秒钟时间内,全部被打哑。

  机枪火力先灭掉,解除了敌人扫射的威胁,观察敌人的其余人员的射击。

  哪里有枪弹射击,就往哪里轰榴弹。

  直瞄射击,200米指哪打哪儿,一炮下去,鬼子的火力必哑。

  距离更远一些的炮楼上,鬼子的机枪也在咆哮。

  张凌虎瞄准,打了三个榴弹,将敌人的机枪手窝藏的地方炸碎了。

  一些敌人被炸得从窗口里飞出去。

  只听轰轰轰炸了十几下,鬼子的主要火力点全部瘫痪。

  障碍墙壁上,更多的日伪军用步枪射击。

  精确射击几下,榴弹射击手马上转移阵地,防止敌人发现了你进行围攻。

  此时,在六百米外隐蔽的榴弹发射手,马上扫射。

  顿时,一串串炮弹轰了过去,顺着障碍墙扫射,将那里的鬼子伪军全部一扫而空!

  日军阵地上,大久保次郎亲眼看到剧烈的爆炸,目瞪口呆。

  幸亏他从一座炮楼上下来,否则,早就被炸死了。

  “敌人的炮弹怎么打得这么准?这是什么炮?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不可能,不可能啊,这是直瞄的迫击炮?不不不,不是!”

  伪军营长齐天雄也慌了:“太君,大久保太君,赶紧藏起来,小心您的脑袋,啊不不,注意您的安全!”

  他们在躲藏起来的时候,又亲眼看到一阵恐怖的金属射流从障碍墙壁上扫过,正趴在上面射击的日伪军,全部被炸死炸伤,各种惨烈地哀鸣着,翻滚,再翻滚。

  一个弹片飞来,打断了大久保的左胳膊,他狼嚎一声,跪到了地上。

  “不是机关炮,口径没这么大,不是速射炮,速度没有这么快,这到底什么东西?”大久保次郎都要哭了。

  “隐蔽,隐蔽,不许射击了,隐蔽!”伪军营长齐天雄急忙呼喊。

  日伪军很快就停止了射击,全部隐藏起来。

  “齐桑,您,你知道敌人用什么武器?”大久保惊呼未定,问。

  齐天雄瑟瑟发抖:“不知道啊,鬼知道!这伙敌人蹊跷啊,太君,我们还是待着别动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