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整个六郎镇的敌人防线上,鸦雀无声。

  一些正在惨叫的日伪军伤员,突然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哀嚎声,就永远的噤声了。

  他们是被大久保中队长下令处死的。

  “杀掉所有不能忍受痛苦的伤员,我们要全面隐蔽!”

  “敌人的火力太强大了!”

  “他们会暴露我们的。”

  张锐观察到了这个情况。

  他很舒心地叹了一口气,第一阶段目标达成了。

  出于安全考虑,他下令第二次吹起冲锋号,接着,在前面隐蔽的人员,发出冲锋的呐喊声。

  日伪军中计,立刻冒出来,用步枪和机枪射击。

  张锐的榴弹立刻射击,用疯狂的火力,密集的爆炸,将敌人炸得转眼间就崩溃了。

  鬼子又不吭声了。

  张锐这才下令:“出击!”

  几个士兵背着喷火器出发了。

  他们从正面道路上走,避免偏僻地方的鬼子地雷。

  榴弹手和机枪手,保持警戒。

  此时,迷龙带着自己的一个排,已经立刻远程打击的范围,开始绕道前进。

  一个班级,面对横岗镇子的方向警戒,一个班级,面对咸保镇的方向警戒,两个班级,拦截六郎镇的方向,准备围歼敌人呢。

  张锐的小部队,只有六个士兵出击,还有六个士兵持枪保护,跟随,其余的士兵,用密集的火力等待掩护。

  可能被炸懵了,鬼子和伪军都没有任何动静。

  其实,鬼子也在调兵遣将。

  大久保次郎迅速得知碉堡火力被消灭,马上派遣人员重新进入碉堡中。他吩咐官兵,将口子比较大的机枪射击孔堵住,只许使用步枪射击孔。

  刚才激烈悲惨的战斗突然结束,阵地上陷入了空前的寂静,硝烟缭绕着,给人无限的恐惧。

  大久保和齐天雄在一起:“齐桑,敌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齐天雄不知道。

  大久保想了下,笑了:“要西,敌人一定想攻克我们的阵地,放心,等敌人冲进来,我们就会用白刃战的拿手好戏,让他们品尝到死亡的滋味!”

  齐天雄也说:“是啊,太君,卑职也很恼火,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敌人敢用步兵冲,老子就打得他们有来无回!老子的枪和刀都不是吃素的!”

  喷火兵迅速从正门越过障碍,悄悄地潜伏过去了。

  此时,张锐的身边,向导军官黄唯一忍不住了:“司令,您到底想要怎样?要攻克这个镇子?虽然你们的火力很凶猛,可是,你们的人太少了。”

  张锐笑笑:“兵在精不在多,我飞虎军一下子出动了二百多人,已经够奢侈了。”

  黄唯一很诚恳地说:“司令,我很钦佩您的胆量和指挥能力,官兵们的战斗精神,可是,就算你们能冲进去,要和敌人巷战的话,也要消耗很多兵力的吧?卑职以为,还是见好就收,免得鬼子发疯,把咱们包饺子啊,时间长了,鬼子肯定来援军的!”

  张锐叹口气:“鬼子来援军的话,咱们就打呗!”

  黄唯一:“你?司令,你,您会后悔的!”

  张锐拍拍他的肩膀:“看那边吧,有好戏!”

  黄唯一超那边看过去,真的替那些战士紧张,才十二个兵,就想冲进去打败鬼子?痴心妄想,这是送死啊。

  镇子里,碉堡里,碉堡外面的战壕里,鬼子伪军都互相低声提醒:“嘘,有动静!敌人来了,我们别动,咱们火力扛不过他们,可是,他们一进来,就是咱们的天下啦!用刺刀抹黑捅死他们!”

  大久保次郎握着刀柄,和齐天雄一起,暗暗冷笑,他们身边,专门集结了一支80余人的伪军部队,30余人的日军部队,作为随时增援前线的预备队。

  他们都上了刺刀,安静地匍匐在地上,随时出击。

  “进入我们镇子的敌人,必死!”大久保和齐天雄都咬牙切齿地说。

  鬼子和伪军的枪弹,也都瞄准了正面大门的通道。

  不过,他们不会射击的,因为,要引诱敌人进来再围殴。

  六个士兵第一次实战使用喷火器,也心慌意乱,不过,有张锐总司令押阵,大家就安心多了。

  到了门前,他们小心翼翼地做好准备,将喷火枪的枪管对准了不同的方向。

  此时,日伪军三十余人的士兵,全部隐藏在大门两侧,正面,也过来了十几个人,匍匐地上。

  “准备!”

  “嗯!”

  日伪军严阵以待,一个个彪悍恼羞,准备给进攻的敌人一个教训,将他们彻底消灭。

  张锐的士兵对准了方向,“开始!”

  呼呼呼!

  六股凶猛的大火,从喷火枪里喷射出来,骤然八十多米的火舌,炽烈的高温,粘稠的特制汽油,迅速将整个日军的据点的大门内外,吞噬了。

  好像火山突然喷发,炽烈的熔岩无坚不摧!

  在正对着门的碉堡里严阵以待的三名日军机枪手,正在冷笑,手指在扳机上,都没有任何机会,眼前忽然一红,就被恐怖的热浪包围。

  他们发出了凄厉的,本能的惨叫!

  正面喷射的凝固型汽油,粘稠炽烈,直接喷涂在他们身上,手上,脸上,鼻子眼睛上,将他们烧死了。

  猝不及防!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日军士兵,即使是最勇敢,最不拍死的军国分子,也没想到遭遇这种恐怖的事情!

  最前面的鬼子士兵直接烧死,烤焦的人体发出了各种焦臭的味道,椒香的味道,其余没有被凝固汽油直接喷烧的鬼子,下意识尖叫,转身就跑。

  可是,在狭窄的碉堡里,又能往哪里跑?

  喷射转折飞溅的凝固汽油的热流追上了他,将他淹没。

  几乎同时,其他五个喷火枪,从下面对着门后和正面的敌人发起了进攻。

  大火呼一声窜起来,将所有的五十多个日伪军吞没。

  毫无心理准备的日伪军,哇哇呀呀地从地上跳起来,有的被直接烧死,有的被烧地惨叫哭嚎,有的被烧得发出椒香的熟肉味儿,更多的,是转身就跑。

  他们浑身是火,用最疯狂的速度燃烧!

  距离门口六十多米的日军指挥官大久保次郎和伪和平建国君营长齐天雄,也在烈火的舔舐下,被烧成了火人。

  拼命扑打着身上的大火,齐天雄转身就跑。

  他跳进了旁边沟壑里,想用河水灭火,可是,大火照样焚烧!

  他不得已,弹跳起来,冲向那边,抱住了一个目瞪口呆的士兵:“救我,救我!”

  那士兵躲闪不及,被烧得杀猪一样惨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