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郎镇战斗,全歼鬼子一个中队,伪军一个步兵营,加上消灭日伪军的援军,总共消灭日军四百人,伪军六百余人。

  张锐部队伤亡15人。

  咸保镇,正在疑虑的日伪军,眺望着南面的战火,瑟瑟发抖,赶紧向芜湖的大队部汇报,请求援助。

  日军某部大队长片冈正在观看歌姬的演出呢,当时火了:“八嘎,新四军的小小骚扰就对付不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皇军为你们的胆怯感到耻辱.”

  咸保镇的留守小队长伊东少尉急了:“少佐阁下,少佐阁下,前方战况激烈!我们觉得,我们咸保镇出发的部队凶多吉少,那不是普通的部队,他们有很凶猛的迫击炮,机关炮很多!”

  片冈大队长不得不将心思从艺伎的身上转移过来。

  艺伎是日本的国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艺伎,是所有日本男人的梦想偶像,好不容易能来几个艺伎表演,欣赏的雅兴却被破坏了,恨得片冈大队长咬牙。

  “少尉阁下,我们已经和第三战区的国军取得了默契,他们不会进攻我们的,放心,那些战火,只有新四军那些混蛋才会来,夜袭的,只有新四军,新四军的武器装备,你们是知道的,放心吧!”

  那边,伊东少尉不得不挂了电话。

  忧心忡忡的伊东少尉决定立刻加强防御,在他的命令下,一个小队的日军五十余人,全副武装,带领一个加强连的伪军,全面防守,安排了很多岗哨,还埋设了更多的地雷,如果新四军偷袭,铁定能将他们炸得七零八落。

  各种枪械,都隐藏起来,盯着外面。

  很多日军老兵也都及时地将倾听到的情况汇报给伊东少尉。

  伊东少尉的心情缓和了不少,反正,他相信,他的防御是坚不可摧的,敌人要攻克,必须付出惨重代价!

  探照灯忽然发现了前面有人,正飞快跑过来,浑身是血,身穿和平建国军的服装,到拖着步枪,有五六个。

  “站住,站住。”日军大声呼喊,搭配的伪军也用喇叭喊话。

  那边马上哭喊起来:“太君,我们是六郎镇的守军,我们的营长是齐天雄,我们的总指挥是大久保次郎中尉,我们,我们被打败了,请求增援!”

  伊东少尉马上用望远镜观察,“放他们进来。”

  那些所谓的伪军败兵,其实是张锐的军队。

  他们伪装了,而且,在战斗刚刚结束,主力部队正在打扫战场的时候救出发了。

  领导者是排长邹康。

  “放下枪,举起手来,排队进来!”日军放下吊桥,一面用探照灯的光束照射着他们,严阵以待。

  日军也是相当谨慎的,唯恐敌人混进来。

  邹康等人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进来,枪都扔在外面了。

  伊东小队长亲自审讯了这几个败兵。

  邹康胆大心细,一个戏精,表演非常到位,否则,张锐也不会挑选他亲自上阵。

  “太君,我们大久保太君受了重伤,齐天雄营长被敌人炮弹炸掉了左腿,正从镇子里突围出来,隐藏到了那边的一个地方,我们两路援军,也被敌人伏击,生死未卜,我估计,也都被打散了。”邹康战战兢兢地说。

  伊东少尉继续审问,邹康滴水不漏。看不出任何破绽。

  伊东少尉可不是傻瓜!现在,南面的战火完全停息了,怎么还在战斗?

  “那你以为,我们要不要增援他们?”

  他用沉痛的语气问。

  这是欺诈!

  他不认识这几个败兵,为什么咸保镇的援军没有回来?只有几个六郎镇的败军突围了?

  这是一个圈套,如果这些败兵要求增援,那么,很可能就是来诱惑的敌人!

  只要这几个人稍微说错一点儿,他就立刻用军刀劈掉他们的脑袋!

  邹康立刻说:“太君,不要增援,千万不要增援!”

  伊东少尉和身边的鬼子伪军都一愣。

  几个鬼子狠狠踹了他们几脚,枪刺都顶上了胸膛:“八嘎,你想要皇军见死不救?”

  伊东少尉则有些高兴:“为什么?”

  邹康说:“因为我们和援军已经汇合,虽然死伤惨重,可是,已经隐蔽起来了,敌人暂时找不到,也许,他们是偷袭,偷袭以后就会撤退的。我们去增援,如果被敌人伏击,损失会很大!”

  伊东少尉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你们愿意返回去战斗还是愿意留在这里?”

  邹康颤抖了好一会儿,咬牙切齿:“太君,我们都愿意返回去战斗,不过,我的左胳膊受伤了,希望能包扎一下!”

  伊东少尉亲自查看了邹康的左臂,的确被一颗流弹穿过,血淋淋的。

  “要西,你是真正的朋友,这样吧,你们留下两个人,其余的,立刻赶回去报告他们。”

  邹康和一个士兵留下来,不过,看到伊东少尉还有些犹豫,邹康就让那个士兵也回去。

  面对一个伤兵,伊东少尉完全放心了,让两个日军士兵陪着去包扎,其余人员,严阵以待。

  不出十分钟,前面就传来了枪弹射击声,呼喊声,接着,有一些士兵冲过来。

  探照灯扫描看见,刚出去不远的几个败兵,被攻击以后立刻向着西面逃跑了。

  “快,准备战斗!”伊东少尉怒吼。

  日伪军全部进入了战斗状态。

  镇子外面的敌人,开始朝镇子射击。

  开始是迫击炮,掷弹筒,随后是机枪扫射。

  日伪军立刻反击。

  伊东少尉命令唯一的一门迫击炮和三个掷弹筒,都对敌人射击,普通士兵也朝敌人射击,因为刚开始接战,探照灯就被敌人击毁了,黑灯瞎火的,担心敌人趁机冲过来!

  其余,外面的部队,就是邹康的一个排五十人。

  张锐给邹康一个排,必须消灭这里的敌人,自己想办法!

  等双方打起来,邹康也包扎了胳膊,突然发难。

  一拳重创右边的鬼子士兵,太阳穴打昏,左膝盖提起来,重击左边鬼子的裤裆,乘着敌人本能地弯腰吸冷气,右拳回来,在鬼子的鼻子上砸了下,鼻血飙飞。

  鬼子趴倒在地。

  邹康夺取了鬼子的枪刺,将两个鬼子都戳死。

  他们在镇子里面日军远离前沿的一个院子里,这里还有几个汉奸,几个百姓,都在外面说话呢。

  邹康换上鬼子的军装:“你们地,开路开路,回家去!”

  那些人听见枪炮隆隆,正尿裤子,如获大赦地跑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