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弥漫过的芜湖城,战火还在猎猎焚烧,旌旗已经千疮百孔,上午热辣的阳光,蒸腾着湿漉漉的土地,连缀着的湖泊,一片片苍翠的树林,草坡,竹园。

  张锐部队打扫了战场,驱赶着日军战马,拖运着大量的战利品,南下撤退。

  用最快速度行进,甚至丢掉了不少武器弹药,就一些火炮,都拆卸了扔掉,埋藏。

  芜湖城内外大片大片的尸体,都横亘在街区和野外,无人打理,当部队撤离以后,居民尚未回归,只有漫天飞舞的乌鸦啄食尸体,一群群冒出来的野狗,争抢嚎叫。

  “快,快!”张锐催促部队迅速撤退,从水路和陆路齐头并进,很快就到了六郎镇,又进一步南下。

  他们撤退一小时以后,日军的长江炮艇部队封锁了芜湖码头,陆战队士兵迅速登陆,向城市挺进。

  几十架日军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在最先进的零式战机的掩护下,咆哮而来,投下大量炸弹,猛轰芜湖城,将整个陷入一片火海之中,也将无数身体焚烧成了焦炭。

  日军十三军司令部,淞沪,西尾大将用铅笔恶狠狠地在地图上划着,“必须消灭芜湖地区的支那军。”

  参谋军官们站成了一排,其中作战参谋课长说:“司令官阁下,您放心,帝国已经集结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团,三个师团,三个独立旅团,我相信,在三天之内,芜湖支那军将全面就歼!”

  西尾大将沉重地喘气儿,好像自言自语:“芜湖地区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多少?为什么这么疯狂?居然消耗掉了皇军三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联队,一个骑兵大队,一个辎重兵大队,这么可怕的损失……”

  参谋课长低着头,不敢吭声了。

  此时,一个目光锐利的中年军官阴沉地说道:“司令官,战况的确远远超出我们最初的预料,第三战区的一个集团军追杀新四军的军部和直属部队,和我们约定了互不攻击的协议,为什么又突然进攻我们?简直像疯狗一样地撕咬,超出了人类的底线!我估计,这是支那人的阴谋,他们故意装出一副内战的样子,麻痹我们!”

  西尾大将摇头:“板垣将军,你过滤了,支那第三战区联络员说,是支那张锐的飞虎军所为,飞虎军的战斗力的确非常可怕啊!”

  板垣将军摇头:“能在几天之内消耗我军一个师团的敌人,肯定不是什么小小的飞虎军,就连支那第三战区的人都说,飞虎军只有二百人!我们在汉口的11军情报网也说,支那的飞虎军主力,的确还在幕阜山一带训练,上万人的部队,没有走掉!所以,我估计,支那人狡猾狡猾地,他们飞虎军,新四军,第三战区的部队,沆瀣一气,故意吸引我军注意力,然后出其不意!”

  西尾大将思索了半天,都不得要领:“芜湖地区,必须有敌人两万到三万的兵力,新四军军部和直属部队有一万人,第三战区52师有八千多人,飞虎军什么的,或者还有其他的部队,是完全可能的!”

  板垣将军握紧拳头:“所以,司令官阁下,我们的任务,不是进攻芜湖,而是进攻卑鄙的第三战区部队,我建议,将部队从芜湖转锋南下,包抄南边,一直向杭州方向一个镰刀收割的反时针攻击计划!寻找和重创支那第三战区主力!”

  西尾大将沉思默想片刻:“要西,要西!必须如此,太可恶了,第三战区的支那人!狡猾狡猾地!我也一直在猜测他们的意图!的确如此!我命令,立刻拟定新的作战计划,重点进攻支那第三战区!”

  “哈衣!”参谋处的十几名日本军官一起狂呼。

  第三战区宜兴秘密基地,顾长官瞠目结舌地愣了半天,将电报扔在脚下,狠狠地踩踏:“无耻,无耻!”

  32集团军司令官,围攻追剿新四军的总指挥上官将军,沮丧地说:“长官,事情的确出乎意料,我们被派遣和日军联络的上校军官被日军枪毙了,日军还发出了战书,要和我们决战!他们说是我们在进攻他们,和新四军互相勾结……”

  顾长官拍手,迅速恢复了理智:“我明白了,从头到尾,都是张锐这小子搞的鬼,好端端的他从幕阜山闯到芜湖干什么?我是让他到你的32集团军司令部,帮助绞杀新四军,可是,他一直在对着干,挑起日军和我们的争端,最后,放走了新四军,还激怒了日本第十三军!”

  上官将军大惑不解:“可是,顾长官,就算他捣鬼,也不可能啊,他只有二百飞虎军,我们的联络员还在,今天黄唯一还拍电报说了,二百人的飞虎军就消灭了日军一个师团?谁信?”

  顾长官用手托着腮帮,一上火就牙疼,疼起来真要命!

  “不管如何,立刻给我传令,部队秘密行动,全歼飞虎军,抓住那个张锐直接毙了!”

  上官将军还没有说话,旁边好几个军长,参谋军官就急了:“顾长官,不行啊,张锐是国军第九战区的堂堂集团军总司令,我们下手怎样向薛长官和重庆方面交代?”

  “他,他擅离职守,到我们第三战区捣乱,难道不是重罪?”顾长官牙疼得厉害,气急败坏地说。

  他的参谋长立刻提醒:“顾长官,人家来的时候,和您有电报,第九战区也有电报,是受到您的邀请来的!”

  顾长官又一愣,气得笑了:“他么的这个混球,老子还没办法修理他了?要不,这个?”

  他做出一个暗暗的斩首的动作。

  32集团军司令官上官将军剧烈咳嗽,赶紧将一个大烟泡塞到鼻孔里嗅着:“副长官,这个需要派遣别人吧?我,卑职已经下令52师长暗地处决张锐,然后嫁祸给新四军,可是,那个牛师长,那个,嗨,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在电话里说,是张锐的飞虎军救了他的命,他绝不做那种缺德的事情,我又给其他部队打电话,那些师长军长的居然劝我息怒,说飞虎军激战日军,出手拯救52师,恩同再造,我们不应该小心眼,这都什么事情!”

  顾长官笑起来,断断续续,愤怒,仇恨,又无奈:“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给他记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