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部的岗哨被他轻松地避开,其中两个,还被他掌刀砍晕,丢到了角落里。

  他怀疑是52师长牛某人搞怪,想要直接抓了他解决问题。

  在这里没有迅速离开,也是因为中条山战役尚未发生,飞虎军的主力没有足够的理由北上抗战调动!

  他想,既然第三战区所属的长江下游地带,沪杭宁大三角地区,更是日军的后方,自己何不在这里向日军挑战,重创敌人?

  如果能重创这里的敌人十三军,就可以激化日军和国军的矛盾,避免不战不和的对峙局面,也可以化解国军和新四军的利益纠葛,各种冲突。

  他突然有一种想法。

  沪杭宁算是日军的后方软腹部,自己突出重拳,一定可以获得更大战果,振奋全国抗战局面。

  200名飞虎军战士,经芜湖一战,只剩下二十几人,让他不甘心。

  “桥参谋,你们做好准备了吗?”司令部的房间里,灯光摇曳,张锐悄然进入,倒挂在房檐上,用唾沫湿润了窗户的白纸,看到了几个军官。

  桥参谋一身戎装:“钟将军,准备好了,我调集52师的一个步兵营,随时待命!”

  钟将军国字脸儿,沉着威武,“很好,今天晚上,必须解决飞虎军,到时候,一个不留!”

  桥参谋点点头,又忽然惊悚地问:“不行吧?那些士兵,可以杀掉,那些军官,也可以灭掉,就是张锐总司令不能动,人家是集团军总司令,上将军衔的,第九战区和委座那么器重,如果我们杀了,怎么向上峰交代?”

  钟将军嘿嘿嘿一阵奸笑:“没关系,上官总司令就可以负责,再说,鄙人也可以负责!”

  桥参谋摇头,倒吸冷气。

  钟将军拍拍他的肩膀:“一切都由我负责好吧?到时候就说,他们飞虎军军纪败坏,肆意劫掠妇女,被我受害者军民激怒攻杀!反正我们随便都可以搞到证人!”

  桥参谋又提醒:“钟将军,我们师长送女人的时候,几百官兵百姓都看见了,是真心诚意的!到时候不是坑了牛师长?”

  钟将军冷笑:“不坑他坑谁?谁让他打了败仗,损失惨重?谁让他不服从上官将军的命令暗算张锐?自作孽不可活,桥参谋,你可不要学他呀,否则,52师长的位置,可就没有你的份儿了,而且,你能不能苟活下来,还待定!”

  桥参谋吓坏了:“钟将军,我一定服从您的命令!”

  钟将军让他出去。

  张锐大怒,正要动手,听脚步声响,外面有人冲进来:“钟将军,飞虎军戒备森严,我们几次都没有渗透进去。”

  钟将军大怒,“好,好,好,张锐,有你的,哼,今天晚上,就算你有准备也不行,老子照样用大炮轰死你!”

  钟将军立刻喊人,很快冲进来几个军官,他一一吩咐调遣。

  “是!”

  那些人都出去了。

  接着,一个军官走进来,身材婀娜,到了跟前,娇滴滴地说:“钟将军,事情怎么样了?”

  钟将军赶紧鞠躬,却被女军官出手阻止:“嘘!”

  钟将军赶紧站好:“吴处长,请您多多指教!”

  吴处长转身,倾听着外面,朝前走近了钟将军,用手背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拍打了几下:“没别的意思,就是来看看,钟少将,如果您能够做好这件事情,您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钟将军大喜:“谢谢处长关心,我一定努力做好!”

  两人立刻凑在一起,嘀咕起来。

  五河镇东南三十里外,几辆车子正在行军,牛师长忽然要求停下来:“刘参谋,他们不会真的动手杀人吧?简直是疯了!”

  刘参谋叹气,担心地说:“卑职最怕的是,张锐总司令有闪失,到时候,人家钟将军将屎盆子扣在你的头上,师座,您可要小心了啊!”

  牛师长用手揉搓和坚硬的胡茬子,冷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儿的,哼,他们杀了张锐,老子就说,那是老子的连襟!老子舍得杀?而且,我有种直觉,张锐那种人,可不会轻易倒霉的,日本鬼子都被他坑得那么厉害,呵呵呵,老子猜,这次,钟致远这个小爬虫一定倒大霉!”

  “阿嚏!”房屋里的钟将军突然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都将东西喷到了吴处长的脸上了。

  吴处长大怒,一个巴掌扇在钟将军的脸上:“八嘎!”

  钟将军急忙弯腰道歉,匆匆出去了。

  张锐看到,房间的外面,就在他的身边不到三米远,有四个卫兵,荷枪实弹地站着。

  外面又有人进来:“你们,都去外面警戒!”

  四个卫兵匆匆离去。

  一个女兵进来了,和吴处长在房间里说话,声音很低,但是,张锐将耳朵贴到了窗户纸孔洞里,还是听到了一些。

  那是听不清内容的流利的日语。

  呵呵,日本人出动了!

  “哈衣。哈衣!”等女兵说完以后,吴处长竟然哈巴狗一样地连声答应着,频频鞠躬。

  “山口霓子,抓住机会,梅机关的荣耀就看你了!”

  “哈衣,桥本清月,你要保重。”

  张锐听不到声音以后,认真偷看,注意到,两个女军官,正在用哑语说话!

  双数做出姿势,流利地对话。

  幸好张锐在此前,进行过专门的训练,那是特别行动时候的语言交流方式。

  因为哑语对话的时候,她们还有口型,张锐猜测着她们的名字。

  要猜测名字和说话的内容,需要迟疑,反复回味。

  张锐冷笑一声,轻轻抓住窗棂,慢悠悠地卷起双腿,下来了。

  嗖,啪!

  鬼使神差,他的一只脚竟然将屋檐上的一个滴水勾掉,直接掉下去,砸在了地面的青砖上,碎了。

  两个女人立刻吹灭了桌子上的蜡烛,消失了。

  此时,头顶上,屋脊上轻盈地滑动,一个人影闪电般滑过来,用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了下面,仔细地搜索着。

  张锐模拟着小猫的声音:“喵!”

  一连叫了三声,声声不同。

  “混蛋,居然是一只小猫!”房顶上的人愤愤不平地说。

  房间里的两个女兵也点燃了蜡烛,匆匆出去了。

  再接着,房顶上的人也离开。

  庭院外面,吴处长,也就是山口霓子轻轻地拍着桥本清月的手臂,沉重地回指。

  桥本小姐咳嗽一声,四个手下已经返回,在门口,打开一个背着的绿色筒子,释放出了神经性毒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