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锐咳嗽着,模拟着吴处长的声音,叹息一声,在堂屋门前,对着里面低声嘀咕。

  没有人,他故意的。

  外面的女人一直走到他背后,在他肩膀上很不客气地拍了一下:“山口,你为什么不行动?你到底担心什么?我们动用钟处治这样的小棋子,不成功也没有什么损失!”

  张锐转身,看着她。

  堂屋里的灯光,通过虚掩的门缝和窗户的薄纸辉映出来,让张锐处于顺光,可以看清楚这个桥本清月的脸廓和眉目,她却暂时看不清楚自己,因为逆光,看着往往是一块黑影。

  “你是桥本清月?日本间谍?”张锐笑着问。

  “你?你!”桥本清月骤然倒退,掏出手枪。

  张锐早有准备,滑步上前,用脚尖勾住她的一只脚,朝这边一带,就将她拖住,正在倒退的她站立不稳,侧身倾倒。

  说时迟那时快,张锐猛然抬脚,绞住她的脚踝,将她的脚直接提起来。

  正要侧身平衡的她又被后仰的姿势撩起。

  张锐劈手抓住她的脚踝,朝这边狠狠一拉,只听嗤嗤的声音,已经拖着她,让她的后面马靴,在地上拖着,人到了张锐跟前。

  她来不及拔枪,直接用拳头向张锐猛攻。

  张锐旋转身体,把住她的一只脚踝,狠狠地甩了出去。

  她到了张锐跟前的拳头,又不得不远离。

  张锐加速旋转,一直将她甩了好几下。

  正甩着,突然,桥本另一只脚在地上一点,朝着张锐的要害处猛踢。

  张锐突然松手,桥本清月顿时失去支撑,直接甩出去,脑袋在地上狠狠磕了一下,发出哎吆一声惨叫。

  张锐如影随形,扑上去压住她。

  “桥本清月,你是这一批女杀手里面长最俊的,而且,发育得也不错呀!”张锐坏坏地一笑,用掌刀在她脖颈上猛砍一下,打昏。

  又抓到了堂屋里,捆绑,堵嘴。

  张锐决定守株待兔。

  可是,等了十几分钟,还不见人来,只好吹灭了蜡烛,虚掩着房门出去了。

  外面,有人往来,是52师的巡逻队,黑暗中有人过来:“吴处长,我们钟将军在那边等您|!”

  街道上黑乎乎的,张锐竟然被当成吴处长了!

  穿人家的衣裳,身材也差不是太多,张锐虽然体能惊人,外表还是那个少年的模样,吴处长身上的香味,估计也是很有特点的。

  张锐嗯嗯了两声,拍拍那个黑影朝前走。

  很快,他们到了村外面的一处高坡上,距离镇子有三百米。

  “钟将军,吴处长来了。”前面引导的人对黑乎乎的高坡灌木丛里喊。

  张锐跟着他到了前面。

  “吴处长,您怎么不下命令呢?”钟将军说。

  张锐嘘了一声,在他胳膊上拍拍,扭头就走。

  走到旁边一个地方,张锐站好,那个钟将军到了:“吴处长!”

  张锐说:“钟将军,你是中国人,跟日本杀手勾结,什么意思?”

  钟将军瞬间拔枪,被张锐一个旋身飞腿,直接踢在太阳穴上,闭过气去了。

  将钟将军身上摸索了几下,张锐将他捆绑堵嘴。

  高坡上,张锐白天观察过,整个镇子住了几天,当然都了解。

  他摸索过去,那个黑影过来:“吴处长?”

  张锐一拳把他打昏了。

  高坡上,一群人正在忙碌,又在低声焦躁地嘀咕着:“真是,真是,不是剿灭飞虎军叛军吗?老不动手,黄花菜都凉了。”

  有人说:“耽误不得呀,飞虎军里面能人太多了,保不齐会怀疑咱们!”

  还有人说:“上官总司令就有魄力,张锐是一个集团军总司令,咱们上官将军也是集团军总司令,竟然敢动人家!”

  还有人说:“怕个球,反正咱们是集团军总部的,这边轰几炮就是了,人家桥参谋52师的人才负责呢。”

  张锐过去,一拳一个,直接打昏了。

  这边两门炮,六个人。

  张锐就在这边等候。

  一会儿,有人过来,十几个,为首的三个过来:“钟将军?钟将军?”

  张锐咳嗽,那边具有一个人过来。

  “哎吆,钟将军,你倒是说一句痛快话呀。还打不打了?我那边四门迫击炮都弄好了,一个步兵营都做好了准备,我说是飞虎军和张锐逼迫着牛师长送女人的,一些刚死了丈夫的军属小媳妇儿都被人家强行指认要了,牛师长的小姨子也被人家霸占了,牛师长是个厚道人,不忍心跟救命恩人翻脸,所以只能忍耐,我一说,官兵们肺都气炸了!”桥参谋得意地说。

  张锐一个提膝,重击了他的裤裆,惊得他惨叫一声:“你,钟将军?”

  张锐再一脚,将他踹在地上,直接匕首横在他脖颈上,唰,割喉!

  距离十几米外的桥参谋的两个随从惊呼一声冲上来,已经拔出枪。

  张锐毫不客气,用手枪对着噗噗两声,消音器的手枪将对手击倒。

  随即,他冲向十几米外的高坡,将迫击炮对准那边的十几个人,毫不客气地击发。

  嗖,轰,一颗迫击炮弹被他大射角射向天空,等那群人还在发愣的时候,炮弹已经飞过去,在人群中爆炸。

  一片惨叫。

  张锐随即,冲过去,抓住了钟将军的皮带,提走了。

  到了庭院门前,将钟将军的脖子直接割断,扔在门洞里,又过去,将之前打昏的两个家伙也割喉弄死。

  本来,张锐只是想打昏了抓人,第二天讲道理,听到桥参谋那么阴损,忍无可忍。

  冲进里间屋子,张锐确信抓的日本女杀手还在,就出来,冲上房顶,对着自己军营的地方手灯摇晃。

  这是出来时候跟卫兵交代的信号。

  军营里也有信号,表示收到了。

  马上,军营里冲出几十个士兵,用手电筒和火把照着冲到这边的街道上,接应张锐。

  张锐吩咐,将先后抓获的六个女杀手都集中起来,占据这一带的庭院,和军营互为犄角。

  领头的是毕云涛和萧九:“司令,司令,刚才是哪里打迫击炮?”

  张锐微微一笑:“没关系,咱们就这样等到天明吧。”

  外面作好战斗准备,张锐还派遣萧九带领几个战士去,将那边钟将军的人丢弃的两门迫击炮弄过来,以防万一。

  他让毕云涛负责指挥,自己带着几个战士,开始审讯:“吴处长,你好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