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官马上随声附和:“对对对,这一点儿决不能含糊,我提议,应该请52师的苦主出阿里作证!”

  黄老委员马上让张锐和上官将军闭嘴,坐回到原位置,让52师的人请出证人。

  于是,来了好几个士兵,悲愤地控诉飞虎军强迫妇女的罪恶。

  还有几个妇女的家人,应该是婆家的人了,也在哭诉。

  这些人悲情满满,对飞虎军的控诉声声泪,句句血,气得旁边列席的李建国,毕云涛等人飞虎军军官都要跳起来。

  张锐用眼神制止了他们。

  黄委员等那些人讲完了,拍着桌子:“张锐总司令,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锐说:“当然有了!”

  吴参座已经认定张锐等人胡作非为了,马上站起来撇清关系,还主动责问:“飞虎军的军纪如此恶劣,张锐作为总司令,带头违纪,祸害烈士家属,是可忍孰不可忍!”

  顾长官高兴极了,故意温和地说:“张总司令如果认为刚才证人的话没问题,就该就此事签字画押!”

  张锐哈哈大笑!

  他早就知道,如果新娘子一事情有意外,必然有此一说!

  不过,他更相信人类的本能!

  “诸位,可否请那些妇女们出来做证?证实他们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或者,现在是愿意的?”

  没人反对。

  张锐了让李建国和52师,第三战区司令部特别警卫部队的人,一起去那边,将28个新娘子都请来了。

  进入法庭,是一个个进来的。

  “你们说,不要怕!飞虎军强迫你们给他们淫乐的事情,军事法庭和第三战区会帮助你们的。”黄委员,顾长官,吴参座等人,耐心地给妇女们启发和做主。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第一个妇女的身上了。

  这妇女,体态轻盈婀娜,端的一个小美人儿,可惜,是个小寡妇,才被牛师长作主,送给飞虎军了。

  女人被催促着,一直犹豫。

  很明显,她明白军事法庭的用意。

  张锐马上提醒:“夫人,有什么就回答什么,如果是我飞虎军强迫您的,请举出如何强迫您,如果您继续愿意做飞虎军军官的妻子……”

  张锐的用意很明显,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一个丧夫的小寡妇,或许是一个小兵和下级军官的家眷,现在,飞虎军的28人,可都是军官呢!

  女人有了新欢,尝到甜头,就会变心的,何况,丈夫已经阵亡,跟了新男人,理所当然。

  当然,张锐也知道,民国那时候,寡妇再蘸的风气还不够,妇女往往以之为耻。

  果然,女人说:“长官,我就是被迫的。”

  顿时,法庭群情激动,52师的部分列席下级军官,高声呼喊,咒骂飞虎军。

  黄委员和顾长官等人,请那个妇女签字画押。

  之后,让妇女退下,再请其他女人上来作证。

  张锐说:“慢!”

  上官总司令立刻大声说:“我反对,张总司令想要胁迫证人!”

  顾长官笑了:“张锐总司令,这是庄严的法庭!您不要恐吓一个小小的民女,刚才,你还暗示什么呢,呵呵!”

  张锐说:“请问那位夫人,是谁强迫了你?是飞虎军去你家强迫你吗?还是牛师长和52师的人强迫你必须改嫁了?”

  妇女马上说:“啊?这,当然是牛师长派遣的人啊,我男人阵亡以后,我心如刀绞,哪里有心思,牛师长的那个啥人,一直劝说,我们想想,男人死了,自己还年轻,现在又是战乱,必须找个男人活命啊,就答应了!”

  张锐抓住要害:“这么说,是牛师长和52师的人强迫你了?跟我们飞虎军没有关系吧?”

  妇女看看张锐,点点头。

  张锐马上看着黄委员:“各位长官,瞧瞧,跟我们飞虎军没有关系!”

  旁听的李建国,毕云涛,邹康等人都笑起来。

  顾长官马上说:“那位夫人,请问,您和飞虎军的军官,昨夜时候发生事情?您在他们的军营里,他是否对您做了什么?这是法庭,请您如实回答,否则,法庭将对你严惩不贷!”

  妇女满脸通红,用手捂脸,“有!”

  上官将军大喜,用手拍了张锐一下:“张总司令,不管如何,哪怕是52师胁迫的,毕竟你们飞虎军的军官无耻地违背了军纪,欺男霸女,祸害了人家!”

  法庭有文秘书写了内容,请妇女签字画押。

  张锐再次发言:“夫人,请您等等,我问你一个问题,第一,你想让法庭以流氓罪逮捕和枪毙昨夜和您喜结连理的军官吗?第二,你愿意和那个军官今后一起生活吗?请回答,是还是不是。”

  妇女啊了一声,赶紧看着周围,她看到了李建国。

  因为,李建国就是她昨夜的新郎。

  李建国年轻英俊,她虽然貌美如花,前任丈夫也不错,可是,前任毕竟阵亡了,这位新丈夫,是那么温柔多情!

  “第一个问题,不是,第二个问题,虽然52师团强迫了我,可是,木已成舟,我愿意跟飞虎军的这位军官继续过下去!”年轻貌美的小寡妇说。

  顿时,军事法庭再次哗然。

  黄委员,顾长官,吴参座,上官将军等人,都非常失望,一些列席的52师的军官,开始咒骂。

  当然,上官将军可不是草包:“停,虽然这位夫人吃了哑巴亏,愿意屈服,可是,我们法庭不能容忍这种侵害妇女的恶劣行为发生!他们强迫就是强迫!夫人,你听我说,飞虎军的人强迫了你,还是你自甘堕落,下流无耻,愿意给他们当泄欲的工具?请回答,是哪一个!”

  李建国顿时怒了:“混账。”

  张锐也站起来:“我反对,上官总司令,你用恐怖的下流的语言,试图胁迫一位证人,她是如此美丽,如此可怜,刚牺牲了丈夫,又被52师长胁迫,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喜欢她的人,你有这样恶毒!”

  上官将军摊摊手:“张总司令,你太过分了吧?值得这么说?我不是一个问题!”

  张锐慢悠悠地说:“那好,请上官总司令将您的夫人,妻妾什么的请来,让我当面当众用您的话问一遍行吗?”

  上官将军大怒:“你胡说八道!”

  张锐坐下来,翘起二郎腿:“听见没有?上官总司令承认了,他自己承认自己是胡说八道,哈哈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