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路特种队员,也在行军中干掉了鬼子指挥人员,依然是用手雷手榴弹,不用枪械。

  两路敌人大乱,皇协军和抓来的壮丁们一哄而散,哭爹喊娘。

  这些溃散的皇协军和百姓,哭喊的声音那样高,无疑是聪明的,向不知名的袭击者表示自己的身份。

  很多人趁乱跑回到自己家里,再也不出来了。

  张锐等人先后干掉了二十几个鬼子,加上围城期间狙击掉的十多个近二十个,可以说,鬼子的护卫部队一个步兵小队的主力已经消灭!

  张锐等人不甘心这样结束战斗,继续跟着溃军逃跑,还趁机抓着几个皇协军问:“太君在哪里?太君呢?太君的援军呢?”

  一个皇协军士兵说:“都在那边李家宅子呢,李财主的员外楼就是太君的战地医院。”

  张锐立刻带人朝那边冲去。

  距离不远,张锐三人不再前进,而是潜伏到那边周围的街道房屋院落,持枪等待。

  潜伏了几分钟,有人从前面过来,漆黑的夜幕下,因为呆久了,也有一定能见度,关键是模糊的身影有诡异的行踪,那是鬼子很标准的持枪前进搜索的动作,好几个鬼子,分散行动,鬼鬼祟祟,动作娴熟。

  张锐等人立刻投掷手榴弹。

  三颗手榴弹轰过去,鬼子转身就跑,有两个被炸死,躺在地上了。

  张锐略一思索,随即让两名助手继从隐蔽的地方转移,一边撤退一边喊话:“快,快,我们撤退,换一个地方。”

  张锐本人,则翻滚过去,混进鬼子的尸体中,顺便抱着一个鬼子……亲亲。

  不,贴近脸倾听呼吸声音,感受他的心跳,因为是五月份,白天最高气温二十五度以上,最高三十度,晚上也有十多度,鬼子的军装是春秋装,贴近就能感知死活。

  尼玛,还活着。

  张锐用鹰爪手将鬼子彻底掐死,然后,剥掉鬼子的军装,自己穿上去,将鬼子尸体推着翻滚,扔进路边的臭水沟里。

  张锐将鬼子尸体上的血可着劲儿往自己脸上涂抹,几分钟时间,鬼子的血浆已经粘稠,涂抹起来肯定很有特种兵的那种油彩效果。大街都都是普通泥土,随便抓一把,沾染粘稠的血浆,都很棒。

  张锐又将另一个鬼子掐死。

  他躺在地上,到处观察,看了一会儿,开始朝前运动,爬着,嘴里嘟嘟囔囔的,然后趴下,好像昏迷了似的。

  一会儿,鬼子来了,因为听到张锐助手的撤退呼喊声音,从多条路线摸索过来,将伤兵抢就回去。

  张锐被两个鬼子抬着到了战地医院。

  大宅门啊,被抬进去的时候,张锐一边叽叽歪歪地哼唧,好像很痛苦,也趁机观察,这边也灯火管制,只有模糊的影像。

  “快,告诉藤田军医官,这位受伤的士兵需要救护。”俩士兵丢掉张锐,马上离开,继续战斗去了。

  张锐就到了鬼子的核心位置,战地医院。

  他欣慰地笑了。

  特种战争,不需要多少人,人越少越好,战斗中,只要能有一个人杀进对手的指挥部和核心区域,就预示着战斗胜利了。

  不管你有多少兵力,只要干掉了你的指挥部,瘫痪你的指挥系统,通讯系统,甚至是篡改你的指挥命令,那么,你再多的兵力,也是枉然。

  这就是气球一根针理论。

  再膨胀的气球,一个针扎进去就行了!

  这是小规模的战斗,张锐不过是熟悉熟悉以前的训练方案,太轻松了。

  这边急救室里有两个医护人员,都是鬼子,穿着白大褂,房间里有灯光,是那种探照灯,突然从夜幕中到这里,觉得灯光很刺眼。

  俩鬼子戴着口罩,胸-----张锐一眼就发现,都是女的!

  张锐吃了一惊,一般来说,鬼子护士也是男卫生兵负责,女的很少,这么看见两个,稀客啊。

  张锐痛嚎一声,猛烈翻滚,从简易手术台上掉到了地上。

  两个女护士急忙弯腰搀扶,被他一拳一个,打在太阳穴上,直接打昏了。

  扯掉口罩一看,咳咳咳咳,小鬼子女护士也不丑陋啊,一个戴眼镜,文绉绉的,一个很机灵,尖下巴,锥子脸,跟波多野结衣那位有点儿相似……

  张锐立刻将她们堵嘴后背捆手,链接双腿,一个标准的倒捆马蹄儿就塞到那边床铺下面了。

  “快,快,有伤员了。”鬼子呼喊着过来。

  张锐马上乖乖地回到手术台上。

  这一次,是两个鬼子医生,男的,张锐如法炮制,突然从上面翻滚下去,等鬼子大吃一惊全力救护的时候,拳击打昏。

  打昏以后呢,张锐用匕首割喉,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随后,张锐从这里出发,朝整个大院前进,将房间里的鬼子杀掉,先打昏再割喉,拖到黑暗中。

  整个院落有敌人医护兵和女护士十多人,都被张锐一个人干掉了。

  不,打昏之后鉴别,发现是女的,立刻捆起来,发现是男的,立刻割喉。

  再也不听这边值班室和巡逻警卫的地方有人说话和动静,张锐就穿上一个鬼子的白大褂,戴上口罩,人模人样地循着声音去查房,这边鬼子伤兵正在议论着,有的咒骂,有的发誓伤好以后把中国兵杀光,有的还乐观,有的因为伤痛在叫唤,今夜城门口的战斗,紧张的气氛,让这群鬼子伤兵再也睡不着。

  张锐过去,用简单的话呼喊他们,让他们一个个出来体检:“轻伤的话参加战斗,快!”

  房间里的伤兵要多,一个屋子四五个,不易将活儿做的漂亮,就先骗出来几个。

  门外打昏,割喉,然后进屋检查伤兵身体,分别打昏,割喉。

  如法炮制,张锐将十几个房间的鬼子伤兵一扫而空。

  最后呢,张锐嗅着空旷大宅院里浓郁的血腥气息,长出一口气。

  不动声色干掉六七十个鬼子伤兵,十几个医护人员,清除了鬼子一个战地医院,痛快!

  偶尔听到一边有低微的哭声,张锐过去,推门,用手电筒照射,发现大屋子里一群女人被捆绑着,有的绑在柱子上,有的在几个纠缠在一起捆绑,总共三十多人,穿有很单薄的斜襟衣裳。

  “县城的百姓吗?”张锐问。

  女人们不敢吭声。

  张锐亮明了身份,女人们纷纷点头。

  只有两个被捆绑在床铺上的女人嘴里没有堵塞,也用布条勒着。

  张锐将她们全部解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