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来临,孟城安静如堵,星空灿烂,小麦灌浆时候的甜香气息和此起彼伏的蛙声,沸腾了人们的感官。

  凌晨一点钟,人困马乏,生物钟的低沉时刻,几个幽灵从东南的方向潜入孟城外围的战壕中。

  “嗯?”其中一个黑影做出一个手势,在旁边的黑影身上捏了一下,催促他作为尖兵前进。

  城北五百米的位置,一彪劲旅黑森森地潜伏在夜魅之中,日军中佐指挥官用望远镜观察着孟城城防,倾听着沸腾的蛙声。

  下午的战斗,疾若风暴的枪炮声,早就惊动了东边司马城的日伪军,迅速通报,新乡出兵的日军马上做出调整,纠集了更多的兵力,两个中队的日军,三个营的伪军,两千余人,悄无声息地前进,团团包围了孟城。

  为了给覆灭的一个中队鬼子报仇,岸谷中佐发誓血洗整个孟城。

  为了激励士兵的斗志,他命令,入城以后,杀死一切男子,可以随意捕捉女人,两天不管军纪,也包括那些伪军。

  伪军一个营是由某西北军叛徒率领的精锐部队,战斗力很强,三个营编制一个旅。

  “放心,岸谷太君,我们一定可以将们孟城里的抗日分子消灭掉,将完整的孟城献给您。”孙旅长拍着胸膛低声说。

  |“要西,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岸谷中佐夸奖道。

  城东南数里地,隐蔽在树林中的张锐骑兵连,只有五十余人,装备不错,士气高昂,但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敌人来得如此之多。

  不过,敌人来的时候,他倒是感觉了。

  敌人是从南边来的!

  不错,鬼子一些部队从他们身边经过,还有悄悄的说话声。

  南边来的部队?

  张锐还以为南边加藤联队惨败以后,恼羞成怒,再次派遣兵力来了呢。

  实际上,是鬼子从东边潜伏过来,为了安全,防止被伏击,故意绕道南边。因为那里发生过伏击,很难再发生第二次。

  鬼子和伪军派遣了大量尖兵侦查,才逐步将部队前移的。

  鬼子和伪军再小心,也有信息传到张锐那边,那就是附近麦田和遍布的小沟壑里的蛙声,青蛙和蛤蟆,喧嚣之声会被往来的动静打断,仅仅倾听这个声音,就能知道有人持续,大规模经过。

  张锐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吩咐大家好好休息。

  不管来了多少鬼子,多少伪军,他都不会惧怕,打就是了。

  几个鬼子和伪军的尖兵混入了战壕中。

  黑漆漆的战壕,东扭西歪,鬼子和伪军的侦查高手小心地前进着。

  面对这么一支冒出来的中国部队,鬼子虽然谨慎,也不会认为这种防守阵地能有多么严密,他们侦查了很久才前进的。

  “啊!”一个伪军发出了长长的哀鸣声,不过,那是在心里的。真敢出声,别说对面的子弹,就是身边的同伙都会用匕首干掉他。

  战壕里有竹签,尖锐的竹签穿透了他单薄的军衣,戳进他的肚子里。

  战壕高低不平,他在潜伏的时候发现,这里没有守军了,所以,稍微放松一下,没想到,一个趔趄,趴在地上,被竹签戳了。

  鬼子派遣四个小分队,从不同方向对战壕进行了刺探,都轻松进入纵深,没有发现守军,所以,顺着战壕,直接摸索到城墙下面。

  “三道战壕,无数单兵坑,这要是守住,能给我军造成多大麻烦?”得到报告的孙旅长哑然失笑。

  岸谷中佐很快得到消息,难以置信。

  他亲自进入战壕观察,“难道支那人撤退了?”

  岸谷身边的军官说:“中佐阁下,现在城墙上也没有丝毫动静,也许真的是没人了吧?”

  岸谷沉思了一下:“不,太安静了,太安静了,正常情况下,应该有人守夜的。城墙上应该有巡逻队,即使不是和我们战斗,也要防止土匪,是吧?”

  城墙上下,没有一个人,让鬼子紧张得心都提起来了,毕竟,加藤联队一个中队的覆没,证实了这支敌人部队的战斗力。

  岸谷和孙旅长让部队进入战壕之中,进一步包围城垣,派遣的尖兵继续贴紧城墙观察,必要的时候,爬上城墙,打开城门。

  所有日伪军高度紧张,担心遭遇突然打击,各种枪械对准了城墙,人体则老老实实地龟缩在战壕里。

  虽然很讨厌的是,战壕是针对外围的,反过来很不合适。

  一旦有伏兵,一旦有诈,日伪军就就能依托阵地,强力反击。

  用飞爪攀登城墙以后,尖兵登上城墙,立刻用手电筒打出信号,还大声呼喊:“没有人,没有人,可以前进。”

  岸谷和孙旅长大喜,尤其是孙旅长,看到前面城门被打开,立刻跑过去,亲自冲锋,指挥部队一鼓作气,占领了整个城墙。

  其他日伪军部队纷纷进入城门。

  迅速占领城墙制高点,重兵坚守城门,日伪军两千多人,除了辎重部队和骡马以外,都进入城门了。

  不是辎重部队不想进入,而是暂时不可能。

  三条很深很宽的战壕,加上被故意搞坏了的道路,让鬼子的十几辆马车只能等待。

  鬼子一个步兵小队守卫着骡马车,这里有粮食,有炮弹,有重机枪和机关炮的弹药,有其他一些军需品。

  “没想到,敌人这么胆小如鼠,竟然逃跑了。”孙旅长在岸谷中佐面前大声说。

  岸谷中佐有些不安:“孙君,敌人是逃跑了还是埋伏起来了?”

  孙旅长得意地说:“一定是逃跑了,敌人就是这样,明知道打不过皇军,只能卑鄙地偷袭,下午加藤部队的战斗一定很英勇,敌人损失惨重,不得不撤退。”

  岸谷也收起了小心:“嗯嗯,有道理,他们是游击战,像八路军那种,很狡猾的。”

  由长时间的警惕,小心,到突然的安全,从机警的岸谷,狡诈如狐狸的孙旅长,到所有日伪军,都认为,战斗结束了,敌人逃跑了。

  “敌人居然使用空城计,害我们担心了这么久!”

  “是啊是啊,空城计,真混账.”

  “我刚才还担心死了,现在,没事儿了,哈哈。”

  几个军官过来,向孙旅长和岸谷中佐请示:“我们要不要继续扫荡?也许敌人潜伏到了百姓家里!”

  孙旅长心领神会:“岸谷太君,我觉得,在战前规定的命令,还是应该施行的,毕竟,所有官兵都忙乎了还这么久!”

  岸谷沉默了一下:“不要杀那么多人了,王道乐土,王道乐土,不过,女人可以随便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