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旅长大喜:“多谢岸谷太君赏赐,兄弟们,一般不要乱杀人了,主要是抢女人,去去去,都去你们老丈人家快活吧。”

  城墙上无兵,证明对手逃跑了,街区里有咳嗽声,有孩子的夜啼,有一些女人大声训斥男人的声音,证明这边有人,居民们都在。

  打了几十年内战,当过土匪的孙旅长,深谙此道,知道部队可以跑,一个县城的几万百姓如何跑?跟着谁跑?能跑到哪里?

  早有尖兵刺探了街区上的情况,跑来报告了,城里的院落房屋,都有人,甚至,一个士兵还急不可耐地汇报说,他跳进院落,听到里面有女人和男人做那种事情的声音。

  一边说一边模拟,听得周围的官兵哈哈大笑,口水都流出来了。

  “快,兄弟们,悄悄地翻墙跳屋,找你们的老丈母去吧,哈哈。”孙旅长露出一声匪气,一个作恶多端的流氓本相。

  军官们欣喜若狂,“兄弟们,都去了去了,去了,继续扫荡,给皇军清除路障!”

  岸谷让孙旅长的人去城区扫荡,是担心夜幕下的安全问题,所以,他让清一色的日军守护在城墙上,让伪军全部进入城区扫荡。

  如果遇到抵抗和损失,那是伪军的,如果没有抵抗,伪军抓来的女人,自然会拿来孝敬日军的。

  岸谷太疲劳了,能够坐享其成的事情,还是不要亲自动手。

  日军除了少数哨兵以外,多数在城墙上和城门口的工事里睡着了。

  “这么好的工事,支那人一枪不放就跑了,真是胆小鬼。”

  “抓紧休息吧,一会儿就可以享受支那女人了,呵呵,特别期待!”

  鬼子睡大觉,伪军很辛劳,双方各得其所。

  伪军三个营,一千多人,黑压压一大片,按照孙旅长的要求,分头前进,占领孟城的各个街区。

  不需要旅长大人和营长,连长们的指示,卫军士兵就按照班排建制,潮水一样拥向街道,涌向居民的房门前。

  已经有了伪军的街道上,其他伪军快速通过,寻找新的宅院大门。

  一些伪军撞门:“老乡,开门,开门,我们是大军,来保护你们的。”

  一些伪军则狂吼:“开门,不开的话按照通匪论处,全家统统枪毙。”

  还有的伪军,毫不客气地翻过低矮的院墙,冲了进去。

  屋门?砸!踹!

  还有的伪军抑制不住满心的欢喜,亢奋地举枪射击:“皇协军来了,所有人统统出来迎接,不出来的,格杀勿论!”

  一条街道上,响起了伪军狂乱的呼喊,喧嚣的叫骂,野蛮的枪声。

  各个街道,许多家户和房间里,也都传来了妇女儿童的哭声。

  尖利的哭喊声,从窗户传得很远很远。

  “快,快,冲啊,冲!踹开大门!”听到妇女们凄厉的尖叫声,伪军们顿时打了鸡血一样,更加疯狂。

  他们成了一群野兽,成了一群游兵散勇,班长,排长,连长,已经无法实施指挥了。

  班长,排长,连长,也无心指挥,也是疯狗一样地嚎叫着:“砸门,把他们统统弄出来!”

  鬼子有手电筒,伪军也有,但是很少,还有拿马灯的,有的伪军为了看清楚,直接用火镰将院落里的柴草和小房屋点燃。

  柴草可以点,小房间不许,所以,伪军之间发生了冲突,叫骂声一片。

  一些房屋的门被强硬地踹开,或者用院子里的树木抬起来,撞城门一样撞开。

  这边纷乱的时候,鬼子中佐岸谷用望远镜看了一下,嘴里嘟嘟囔囔地唠叨几句,鄙视了一下伪军和整个中国人,优越满满地打开警卫提供的背包睡了。

  “让可怜的支那人去斗支那人吧,以夷制夷真的很高明。”

  一个房门被撞开了,几个伪军大喊大叫着冲进去,“人呢?出来,不出来的话我们点房子了!”

  就在此时,里间屋子传来年轻女人尖锐妩媚的叫声,惊喜得伪军直接朝里面冲。

  刚冲进去,就听嗡的一声,这些伪军就失去了知觉,跌倒在地。

  伪军们前赴后继,从狭窄的屋门冲进去,很快,五个伪军,全部不声不响的趴在地上不动了。

  为什么?因为有人。

  几个黑影出来,将伪军身上的枪械和子弹缴获以后,剥掉了他们的衣裳,自己穿上去。

  这些人,都年轻力壮,也都是张锐的士兵。

  伪军被嘴里堵塞了破布,背后捆绑手脚。

  这些居民也帮助战士们,迅速将伪军搞定。

  院落里还有伪军冲进来,一进入屋门,听着屋子里女人娇媚的喊声,魂飞魄散,有的直接将步枪扔掉就冲过去了。

  噗通,脚下使绊子,头顶抡棍子,门后隐蔽的战士一起动手,迅速将奔来的伪军制服。

  房门突入的伪军控制以后,战士们身穿伪军的服装,拉着屋里的女人走出去,女人哭哭啼啼,大声喊叫挣扎。

  院落里伪军的残兵急忙上前欣赏,摸摸捏捏占便宜。

  嘭,嘭嘭。

  噗通噗通噗通,一切都顺理成章,很快结束了。

  在绝大多数街道和院落房间里,都没有任何麻烦,精虫上脑的伪军总是能听到妩媚得不得了了的声音,嗲声嗲气的声音,总是本能地放弃了警惕,飞蛾扑火。

  一个个班组的伪军,在院落里,房屋里,被打了闷棍。

  为了悄无声息地干活儿,张锐的士兵特喜欢使用棒槌。

  过去洗衣服的棒槌,短粗沉重,就差没有铁钉,就变成狼牙棒了。

  一棒槌下去,任何一个伪军都要遭殃。

  也有战士嫌弃棒槌太短的,使用趁手的擀面杖,还有嫌不过瘾,使用锄头和扁担的,那威力更大了。

  少数地方,伪军人数太多,或者比较谨慎,没有进入房屋,战士们就唆使配合的女人使劲叫唤,哀求,把伪军引诱上钩。

  然后呢,棒槌,擀面杖和锄头扁担什么的不适应形势了,怎么办?枪打呀,斧劈呀。

  还有驳壳枪等点射!

  每一个院落,往往在街门后面挖掘单兵坑,用东西覆盖着,隐藏两个战士,等敌人全部进入,背后打黑棍子或者打黑枪!

  伪军怎么能相信背后开枪的,是敌人?

  他们还以后精虫上脑的同伙在发疯呢。

  就这样诡异地画面在凌晨的夜幕下发生了。

  一个一个雷同的悲喜剧,几家欢乐几家愁。

  但是,有一点儿,全城的街道和院落里,都沸沸扬扬着各种妩媚的女人的娇声。

  “小狐狸精啊!”

  街道上正在寻找目标的伪军,神魂俱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