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面非常热烈,张锐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警卫人员,威风凛凛,清风寨的土匪和百姓分列在街道上,让开大道,由杨荣祖引领,真的是夹道欢迎。

  张锐现在是少校团长,正规军的,独立游击支队的司令,一身笔挺的军装,配上年轻英锐的面容,看傻了许多村姑和少妇。

  杨荣祖和杨斌,杨红玉,一彪匪首们,簇拥着张锐来到了杨家大宅院。

  鞭炮声声,唢呐悠扬,仪式搞得太大,让张锐莫名其妙。

  在张锐眼里,杨荣祖是可以合作的抗战力量,所谓土匪,就是独立性很强的地方武装团体,据说打家劫舍的事情还没有干几件,主要是保护附近村庄,收取保护费,也不算太邪恶。

  酒席早已经备下,在翻修的高大房间里,齐齐整整,各种菜肴,冒着热气。

  一众头目和杨荣祖一家三口都在,要张锐赴宴。

  张锐问:“岳父大人,麦香现在哪里?到底什么病?”

  从气氛上,张锐觉得有些蹊跷,如果麦香真的重病,清风寨不会这么高兴得夸张。

  杨荣祖叹一口气,朝身边的杨红玉摆摆手,杨红玉刚才一直盯着张锐,现在吓了一跳:“啊啊,姐夫,我带你去。”

  从厅堂绕过中间的院墙,在邻居的宅院里,很安静,进入上房屋子,有一个小丫头在,赶紧福了一福:“姑爷好!小姐好!”

  丫鬟的称呼是正常的,因为杨荣祖将大儿媳妇当成女儿嫁给张锐了的。

  不过,这称呼合起来,就有些怪怪的,所以,杨红玉的脸腮唰一下红了。

  房间很干净,麦香睡在床铺上,背靠着被褥,正睡着,脸色有些苍白,却分外俊美,那种五官的精致,肌肤的白嫩,睡着的恬静,单薄衣衫显示出来的前面丘陵的风韵,让人一阵燥热。

  “姐,姐夫来了!”杨红玉坐到床边,轻轻摇晃麦香。

  麦香睁开眼睛,赶紧挣扎着要下来,“老爷!”

  看着年轻英俊的张锐,一阵少校军服笔挺帅气,麦香也很吃惊,眼睛滴溜溜在他身上打转,非常惊喜,又有些伤感。

  张锐挤过去,也在床边坐了,询问麦香什么病,目前吃什么药,有什么症状等等。

  “老爷,麦香就是浑身无力,昏昏沉沉,没有别的病!”麦香见张锐凝视着她,赶紧低头,躲避张锐的眼神。

  既然是名义上的老婆,又有人家娘家的妹子在,张锐就不能不履行义务,抓住她的手腕,感觉脉搏,用手贴着她的额头,感觉是否发烧。

  麦香的手腕和额头一直是发抖的。

  “喂,抖什么?”张锐问。

  麦香这才推开张锐:“老爷,人家没病的,就是没力气罢了。”

  杨红玉笑盈盈地走了:“姐夫,姐,你们说话!”

  张锐和麦香两人在屋子里,却无话可说,还是张锐主动找话题,讲述了另一个太太香梅的事情。怎么上吊,怎么善后等等。

  “呀,香梅妹妹真的好福气。”麦香说着,掀起被单,五月中旬的豫西北,外面炎热起来,最高能有三十多度,不过,这种土墙深厚的房子里,有种清凉的滋味。

  张锐笑了:“什么好福气?真蠢,上什么吊?有什么好好说就是了。”

  张锐随即讲了一些在野王城和孟城打仗的片段,希望用这些有趣儿的事情,让她开心一点儿。

  麦香一直凝视着张锐,眼神越来越崇拜:“老爷,您太厉害了,真是了不起。”

  张锐努努嘴:“以后别叫老爷,直呼我的名字吧,张锐!”

  麦香连连摇头:“不敢,不敢,老爷就是老爷。”

  张锐说了一会儿话,外面院落有人喊:“团长大人,我们寨主请您过来吃饭,大家都等着呢。”

  张锐答应了一声,见她掀开了被单,坐着也挺有精神的,就拉她的手一起去吃饭,她赶紧扯开。

  往后面一扯,嘭,脑袋撞了墙壁,顿时惊叫一声。

  张锐赶紧过去,强行将她拖过来,查看头皮破了没有,又赶紧轻轻揉搓。“麦香姐,走吧,我们一起吃饭,别装病了!我看你得了相思病,哈哈。”

  张锐故意开玩笑,想转移她的头痛注意力。

  麦香赶紧挣脱着张锐,哭了:“老爷,说真的,我就是想你了,清风寨子人人都知道我改嫁了你,很多女人背后嚼我舌头,我实在待不下去了,我想跟你走!”

  张锐这才明白:“行,可惜我打仗很危险。”

  麦香说:“老爷,你不带我走,难道要我学香梅妹妹也上一回吊?”

  张锐在她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千万别,你这么美的女人在绳子上吐着长舌头好吓人啊!”

  麦香妩媚地一笑,低头不吭声了。

  她死活不肯出来吃饭,一会儿,杨红玉又来喊他,他只能离开,有丫鬟伺候,张锐也不担心。

  这是中午时分,杨荣祖的酒宴不算丰盛,也非常难得,一些烧酒是埋藏了几十年的老酒,喝起来味道十足。

  杨荣祖非常客气,大小头目纷纷感慨张锐的厉害,现在混出头了,成了国军的团长了,都表示愿意跟着他打鬼子,说不定也谋得一官半职,光宗耀祖。

  张锐满口答应了。

  杨荣祖是长辈,其他人也都是熟人,张锐不能作假,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很快就烂醉如泥。

  连续征战紧张,他也极想狂浪放纵一回,得其所哉。

  朦胧中,被人搀扶到了麦香的房间,沉沉入睡。

  一觉醒来已经青灯昏黄,喊了热茶解渴,张锐又睡了。

  半夜时分,逐渐清醒,触手可及一个滑腻柔润身躯,正贴紧了自己,想到麦香幽怨痴迷的神情,就轻拢慢捻,睡了她。

  想不到麦香比较丰满的身躯,此时却小蛮腰这么柔腻……

  清晨,张锐完全苏醒,又毫不客气地疯了一回,籍着窗外的晨曦,张锐突然大吃一惊:“杨红玉?”

  是的,怀中玉人正是清风寨寨主杨念祖的亲生女儿杨红玉,而不是她的前嫂子,张锐的老婆麦香。

  杨红玉捂着脸轻声哭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