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查敌情,也是张锐极端重视的工作,为此,他专门培训了一些人员,还有,肖瑶在的时候,也让她用军统的方法培训人员。

  敌情的大方面是可以确定的。

  敌人集结兵力,即将对野王城和孟城一带的张锐部队进行打击。

  张锐的估计是,敌人的兵力一定超过五千人,多路并进,分进合击,长途奔袭,炮火洗地。

  时间一定是白天。

  这一次,敌人一定在行军中,派遣更多的侦查尖兵,侦查更远的范围。

  野王城和孟城的战斗,特别是孟城战斗,各种战术过程,完全不能保密,就算你怎样保密,也禁不住几百名参战官兵的嘴,更禁不住几百名参战百姓的嘴,如果反正归降的皇协军里有几个开小差跑了,消息都可能传到鬼子那边的。

  张锐也相信,鬼子不是傻瓜,必然派遣间谍刺探,如果派遣汉奸,或者皇协军的兵化妆来侦查,本地的人利用乡土关系,是很容易刺探到真情的。

  一句话,张锐断定,在这里,部队的秘密不会超过一星期。

  这也是他在这里训练一星期以后,就马上展开行动的原因。

  只有不断地变化,不断地移动游击,变幻不定,才能最好地保守自己部队的机密,保证自己的安全。

  立刻召开军事会议,确定了进攻方案。

  方案极其严密,是张锐经过多天反复斟酌酝酿的。

  方案还有很多变招,如果出现什么敌情,我们应该怎样办,各部队指挥官要随机应变。

  张锐认为,自己部队的武器装备,在轻兵器上,和日伪军相当,重兵器上,自己只有一门步兵炮,炮弹还不多,如果敌人调来坦克,重炮,哪怕是中等口径的山炮野炮,自己的部队都不能硬顶,如果敌人飞机轰炸,我们更是一面倒挨打。

  单兵素质上,也比日军差了不少。

  张锐出动兵力的时候,只动用一个营。

  一个整团的兵力,两个县城分别一个营,加上本县城的地方保安队,做出保护县城的态势,安定军心民心,其实,这是一种无奈的策略。

  张锐此前是特种部队的,习惯于小部队的特种行动,习惯于现代武器系统条件下的快速打击能力,不熟悉二战期间,抗战时期武器装备体系下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他需要逐渐熟悉,逐渐适应。

  最多使用一个营的兵力。

  这种情况,即使有所失误,惨败了,也不会丢光所有本钱。

  三个营一个参战,两个训练休整,不断轮换,不断积累经验,提升所有部队的战斗力和素质。

  目标定位于月山车站。

  战术定位是,或者将敌人引诱出来,歼灭一部,或者围点打援,反客为主,阵地伏击敌人。

  这个会有很多变量,周围鬼子据点的增援力度和方式,都会严重影响战斗的进程。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张锐一面让军官们加紧熟悉行动方案,一面紧急电召肖瑶从南边回来,将骑兵队回归。

  军事行动暂时传达到排长,严格要求保密,违反保密规则的,一律就地处决。

  张锐又指导驻守县城的部队和保安队,进行防空,防毒,防水,防渗透训练,对各种工事和城乡,大量挖掘坑道。

  催促两个县城的县政府,加紧恢复基层乡村组织。

  第二天上午,肖瑶从南边第九军的军部回来,回归建制,张锐立刻行动。

  为保证联络畅通,将缴获的鬼子电台分发到各连,让肖瑶和培训的军统女兵,其他人,担任发报人员。

  一切准备就绪,张锐在十二点左右,让士兵吃完饭,向月山车站进发。

  车站是较大的一个站点,当时还是小火车,货运为主,成为交通枢纽,日军在此地驻扎了兵力。

  不确信敌人有多少兵力,但是,至少一个中队,如果敌人已经做好了对张锐部队的打击准备,则这里的兵力将超过一个大队!

  鬼子性格执拗偏狭,打仗也相当认真的,一旦吃亏,必将集结足够的兵力,疯狂报复。

  如果算上这里的皇协军,兵力将更多。

  直接往东北方向进攻?

  嗯,那是虚张声势。

  张锐将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和狙击手部队,虽然也是草草训练的,毕竟是挑选的老兵,或者射击天赋高的,五十余人,全部骑马,八挺机枪,清一色配备手雷,驳壳枪,足够的弹药,三个掷弹筒,两门迫击炮,另外,为了运输迫击炮和炮弹,专门多备份了四匹战马。

  月山车站也不是那么好打的,要防止腹背受敌,必须先清理外围的敌人据点,在车站西面,至少有三个据点,驻扎有伪军。

  主力部队三个连分头行动,最后合围第一个据点,部队在五百米外挖掘单兵坑,做好防护措施。

  看到这边的部队,据点里立刻鸣枪示警。

  魏庄据点,有两座炮楼,一大片宅院,估计敌人驻扎着一百余人的兵力,鬼子可能没几个。

  一个连在西面做好准备,故意让敌人看见,其余两个连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左右侧,一千多米的地方,也让敌人望远镜侦察到。

  张锐的快速反应部队,则绕道敌人据点的东部,完成潜伏和切断。

  总之,西面是明,南北是暗,东边的才是最阴险的杀招。

  炮楼里,伪军连长和鬼子军曹一起观察着,西面,南北面的张锐部队,都被看到了。

  “太君,敌人的意图很明显,是想吓唬我们,如果我们担心被包围而撤退的话,他们一定在东边伏击我们。”伪军连长掂量了很久才说。

  鬼子军曹点点头:“围三缺一,敌人非常狡猾狡猾,我们前面的敌人可能是张锐部队,他们非常凶狠的。”

  伪军连长:“所以,太君,我们?”

  鬼子军曹自信地说:“他们没有重炮,对我们炮楼和阵地没有任何威胁。”

  “嗯嗯,太君所言极是!”伪军连长谄媚地笑了。

  日伪军做好了一切应对准备,日军一个班的人员在炮楼射孔里监视着周围地区,准备时刻狙杀进犯的敌人。

  “板载!”

  “板载!”

  同一楼层的鬼子微笑着互相打气,在他们看来,只要敌人出现在三百米之内,就保证弹无虚发,一枪一个,全部打死,这个据点可以抗住对方几百人的反复进攻。

  “四五十米,山城君,你能打死几个?”一个鬼子问。

  “看支那兵来几个了。”另一个鬼子从容地吹着口哨,擦拭着步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日之少年战将,抗日之少年战将最新章节,抗日之少年战将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