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正义打垮xié è的一拳。

  这是光明驱散黑暗的一拳。

  这是怒火焚尽污秽的一拳。

  秦洛怒气冲霄,要用这一拳,把这个龌龊、恶心的死biàn tài给打的满脸开花、满地找牙!

  砰!

  重拳出击,血溅当场。

  肖主任平时养尊处优惯了,身子骨娇弱的很,哪里承受得住秦洛如此暴烈的一拳,当即口鼻喷血,整个人倒退几步,后背撞到墙,弹回来重重摔倒在地。

  隐约还听到咔嚓一声,鼻梁似乎都被打断了。

  “哎哟哟哟……”肖主任倒在地,双手紧紧捂着鼻子,鲜血顺着他的指缝间流淌出来,疼得直哀嚎,“我的鼻子啊,我的鼻子断了。”

  秦洛这一拳可是在愤怒之下使出了全力,没把他整张脸打到破相都算手下留情了。

  “你个biàn tài狂,把我当做什么人了?竟然还骗我来拿签字件,要对我浅规则,我打不死你。”秦洛怒气难消的怒视坐在地哀嚎的肖主任,“我是个男人啊,你连男人都下手?真tm是个死biàn tài。”

  肖主任手捂鼻子,抬头看着秦洛,恶狠狠的说道,“秦洛,你完了,你彻彻底底的完蛋了。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啊?”

  “老子管你是谁,打的是你。”秦洛根本不为所惧,“本来今天心情挺美的,全让你破坏了,恶心的家伙。”

  说着说着,秦洛又犯恶心了,当即前是一顿拳打脚踢。

  “让你恶心我!让你浅规则!让你放狠话!”

  肖主任抱着脑袋,惨叫连连、求饶不已。

  “哎哟,别打了,疼死我了,别打了。”

  周围几个房间的客人听到走廊里的惨叫声,好之下打开门缝朝外观看。

  酒店走廊都有监控,值班室工作人员看到这里的情况,第一时间派人前来。

  保安经理带着六人急色匆匆的赶来,看到秦洛还在锲而不舍的胖揍肖主任,顿时前要拉开他,“快住手,你要打死他了。”

  秦洛身形一晃,单手一推,将保安经理原路推了回去,同时脚下不停,又踢了一脚。

  “啊。”肖主任此时状况老惨了,身多处流血,衣服到处都是血迹斑斑,鼻梁塌了、脸皮破了、甚至还掉了一颗牙,看到保安人员,立即哭着喊着求救,“快……快救我。”

  “我看谁敢救他?”秦洛站立当场,目光扫视保安队的七人。

  保安经理刚刚试探的一抓,却被秦洛随意一晃反震回来,顿时心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不过看到地那人的惨样,再不救他,真的要被活活打死了。

  在外面其他任何地方他都不会多管闲事,但是在这酒店里,那是他的职责。

  “这位先生,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何必动手呢?”保安经理好言相劝道,“真的打死了他,你也脱不了干系。”

  “他竟然要浅规则我,打死这个rén zhā、败类,也算是为和谐社会做一点贡献。”秦洛真的是被肖主任给恶心到极点了,这种人根本不配活在世,否则将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保安七人闻言都一脸惊诧的表情,厌恶的看了肖主任一眼,这家伙还真是个biàn tài狂啊。

  不过职责所在,见到秦洛还要动手,保安经理对身边六人示意一个眼神,随即七人一起冲了去。

  秦洛再厉害,也不能真的对这些保安下狠手,最后还是被拉开了。

  肖主任这才得救,却只剩下半条命了。

  “秦……秦洛,我一定饶不了你。”躲在保安的包围圈,肖主任说话都漏风,却还在放狠话,“你今天弄不死我,我明天一定整死你。”

  肖主任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从来别人对他都是点头哈腰的,何曾受过如此暴打,心对秦洛的怒火,简直穷尽黄河之水也浇灭不息。

  “你还敢嘴硬?”秦洛目光一怒,作势要冲过去。

  肖主任目光一缩,立刻认怂的躲到保安经理的身后,寻求安全感。

  见到dòng luàn平息,周围从门缝观看的吃瓜房客们,一个个都打开门走了过来。

  “这是咋回事?怎么还动手了呢?”

  “哟,这挨了一顿胖揍,够惨的啊。”

  “什么仇什么怨?说来听听,我们大伙给评评理。”

  “咦?我怎么感觉这个年轻人有点面熟呢?似乎在哪见过一样?”

  保安经理见围观的房客越来越多,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要带秦洛和肖主任去保安室。

  然而肖主任却根本不理会,当场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郑所长,我被人打了,在豪庭大酒店,你快带人过来一趟吧。”

  挂掉电话,肖主任底气十足的威胁道,“你下半辈子待在监狱里吧,不把牢底坐穿绝不放过你。”

  秦洛脚步一迈,肖主任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似乎是弄疼了伤处,疼的一阵龇牙咧嘴。

  “还傻愣着干什么?快送我去医院啊。”肖主任对保安经理呵斥道。

  保安经理听到刚刚肖主任打的电话,知道这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只能无奈的亲自送肖主任去医院。

  临走之前,肖主任目光凶狠的盯着秦洛,似乎想放一句狠话,却被举起的拳头给吓的咽了回去。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各自回屋吧。”一名保安驱散现场围观房客。

  秦洛擦了擦手,将沾染的几滴鲜血擦拭掉,随后大摇大摆的乘坐电梯离开了。

  不过这件事显然不会到此结束。

  没热闹看了,吃瓜房客都开始回屋。

  突然一人惊呼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个人是秦洛啊!”

  ……

  玫瑰厅,众人正在推杯换盏。

  这时秦洛打开门走进来了。

  “这么快回来了?”石汇海疑惑的问道,他以为是去央视广播电视大厦拿签字件,没半个小时是赶不回来的,这才过去十几分钟。

  “没。”秦洛坐到自己的位子,“他临时出了点事,先去忙了。”

  “那……签字件呢?”石汇海关心的追问道。

  没办法,这个可是关系到总决赛能不能直播的问题啊。

  “他没给我。”秦洛如实回答。

  石汇海脸露出一丝忧虑,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吧?

  石汇海想着要不要吃完晚饭后去和丁主任反应一下,让他出面说一声。

  秦洛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加入到吃喝大军之。

  半个小时后,众人吃得差不多了。

  砰。

  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四名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郑所长直接亮出了证件,“警察,哪个是秦洛?跟我们回所里协助调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