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洛被记者围堵,也不是一次两次,已经很有经验了。

  所以这一次,他没有丝毫惊慌失措。

  十几名记者蜂拥而至,一下将他围了起来。

  其还有几名熟面孔。

  日刊娱乐的小刘已经升职为正式记者了,仗着年轻气壮冲到最前面,拿着话筒问道,“秦洛,你这次殴打他人致重伤二级,是因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传你有暴力倾向,是否属实?”

  其他记者也不落后,纷纷问道:“据知"qing ren"爆料,你这次之所以动手打人,是因为和人争风吃醋,盛怒之下将人打成重伤。是这样吗?”

  “受害者现在重伤未愈,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请问你对受害者有什么要说的吗?”

  “周密发微博说,在排练《扶不扶》的期间,你曾经动手殴打过他。请问对此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赵不住也在公开发言,说你这次打人被抓,是报应、是活该。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

  秦洛听了记者的这些问题,一脸懵,心有句mmP很想说出口。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看到秦洛一脸疑惑的表情,小刘很贴心的小声讲解了一下他现在被全黑的事实。

  重伤二级?全黑?严惩秦洛?让我道歉?

  秦洛沉默了。

  他的沉默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被埋没的真相,为了被扭曲的事实,为了被颠覆的正义!

  这个时代的人们都是怎么了?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吗?都没有一点自己的主观意识吗?被人随意带一下节奏,全都跑偏了?

  他感到很悲痛,为自己,也是为他人。

  秦洛心如明镜,自己被全黑的背后肯定有肖主任在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只是这样犯罪的代价也低了吧?

  肖主任那样一个男女通吃的浅规则biàn tài狂,随意耍点手段,让yú lùn风向全都偏向他那一边,同情他、可怜他、照顾他;而自己这个惩恶扬善的“大英雄”却落得一个全黑、锒铛入狱的下场,还要让我把牢底坐穿?

  呵呵,呵呵。

  秦洛突然笑了,笑的很畅快、很狂放、很释然。

  一帮记者的民警看着突然大笑的秦洛,全都黑人问号脸?

  我们怎么你了笑的这么开心?真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说出来让大家都开心一下啊。

  笑声渐歇,秦洛看着他们,“让我交代?”

  一名记者说道,“请交代一下你打人的原因。”

  秦洛不理,“让我道歉?”

  又一名记者站出来,“你把人打成重伤二级,向受害者道歉难道不应该吗?”

  秦洛一脸肃穆,目光环视全场,在每个人的脸一一扫过,掷地有声的说道:“那你们又知道我打的是什么人吗?”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变得激昂起来,振聋发聩,“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我是天生的叛逆者!

  我要把这颠倒的乾坤扭转!

  我要把这不合理的一切打翻!

  今天,我坐牢了,

  坐牢又有什么希罕?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诗?

  一首诗?

  我们让你交代一下打人原因,你回应一首诗?

  那么,这首诗表达了什么意思呢?

  这首诗《把牢底坐穿》是地球革命烈士何敬平之作,诗歌渗透着专一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深深地震撼人心。

  记者都是需要有一定学素养的,当即有不少记者,从这首诗读懂了秦洛的意思,借诗抒发一种革命烈士的壮志豪情,表达了与敌人斗争到底的决心,纵然舍生取义,也在所不惜。

  结合秦洛之前的反问,还有这首诗的蕴意,记者们顿时领悟出来,这次的打人事件背后,另有重大隐情啊!

  秦洛为什么要说‘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愿意把牢底坐穿’,很显然他打的人会给下一代带来苦难啊。

  更浅显的说,他打的人,会给别人带来苦难!

  该打!!

  顿时,记者们纷纷打了鸡血,一个个将话筒递过去,“秦洛,你是想说,你打的人会给别人带来苦难吗?”

  “秦洛,这个被打之人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你能跟我们详细说说吗?”

  “你之所以动手打人,是出于正义的是吗?”

  郑所长的学素养不高,一时没有理解过来这首诗的蕴意,但是听到记者们的问话,他顿时脸色一变。

  尼玛,这是要坏大事啊!

  当即,郑所长一声大吼,“所有无关之人全都给我出去,秦洛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

  说完,郑所长向周围的民警示意强行赶人。

  在如此强烈态度之下,民警将所有记者都赶出了派出所,不再让他们踏进一步。

  然而这一次,记者们见事不可为,也不再冲进去采访,反正他们已经得到想要的新闻了。

  秦洛打人内有隐情,被打者藏有猫腻!

  尤其是在秦洛被全黑的情况下,秦洛的这首诗,定然能够掀起的一波浪潮。

  郑所长目光灼灼的盯着秦洛,低声咆哮道,“秦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当然。”秦洛毫不怯弱,横眉怒对郑所长,“我只是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之前给过你选择的机会,让你主动辞职,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那么别怪我把你拖下水……”

  “不对,不应该是我把你拖下水,而是你本来隐藏在水下。”

  郑所长冷冷一笑,嗤之以鼻道,“你以为,凭你这一句话、一首诗,可以把你的罪行推翻?把所有的事情都拨乱反正?别天真了,没人会相信你的。”

  “现在一切都讲求证据,你只凭一张嘴说一首诗,想翻案,呵呵,太异想天开了。”

  “我告诉你什么叫做证据,你打人的时候有酒店保安亲眼所见作为人证,医院出示的受害者验伤报告是物证。”

  “人证物证都在,你的罪行跑不掉。”

  “你不是说愿意把牢底坐穿嘛,祝贺你,你即将如愿以偿!”

  面对色厉内荏、撕破脸皮的郑所长,秦洛只回复了一个字:

  “呵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