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秦洛正襟危坐,暗暗打量四周的装饰,很简朴很朴素,并没有什么高端大气档次的装饰物。

  嗯,或许这是所谓的返璞归真吧。

  老爷子坐于首席,目光炯炯的看着秦洛,“你是秦洛?”

  “是。”秦洛微微额首,“晚辈是秦洛。”

  “你身手不错嘛,当过兵?”老爷子略感兴趣的问道。

  “没有。”秦洛摇头。

  “学过武术?”老爷子又问道。

  “没有。”还是摇头。

  “受过专业培训?”老爷子更好了。

  “这个嘛……也没有。”秦洛依旧摇头。

  “那你怎么有这般身手,连我的守卫员都不是你的对手?”老爷子纳闷了。

  查水彪别看名字不咋的,但是身手可不要小瞧啊,他可是刺刀特战队的队长,擅长近身搏斗,一般人的话,一个打十个很轻松不在话下。

  但是却败在了秦洛的手,被他打的骨头都断了好几根。

  丢脸啊。

  秦洛皱眉,这个可不好直接往外说,难道说要说自己的“功夫”是被梦传功、醍醐灌顶的?不被当成小白鼠解剖了研究才怪呢。

  想了想,秦洛点点头,“算是接受过专业培训吧。”

  额,杀手要岗,应该要接受专业培训的吧?

  老爷子眼睛一眯,他可是知道的,所谓的接受过专业培训,那是应该从事各种地下职业、黑暗职业的,可这小子不是一个明星吗?

  “你知道我找你来所为何事?”老爷子转移话题问道。

  秦洛瞥了一眼坐在老爷子身边,给他捶肩按摩的陆瑶一眼,点点头,“知道。”

  “知道你还敢动手?”老爷子突然发飙了,一拍太师椅的扶手,浑浊而有神的双眼瞪着秦洛,一股盛怒而威的气势席卷而去。

  “爷爷,不要生气嘛。”陆瑶见状,连忙按着老爷子的肩膀,用自己的小脸蛋磨蹭他的脸颊,撒娇着说道,“谁让你叫查哥先动手偷袭,秦洛只是自卫还手而已。”

  “你呀……知道为他说好话。”老爷子的怒火被陆瑶这样一撒娇,顿时偃旗息鼓了,如同一只暴怒的狮子被安抚温顺了。

  “那我说的是事实嘛。”陆瑶扁着嘴说道。

  “算你及时收手,如果小查有什么事的话,我肯定不会饶了你。”老爷子瞪着秦洛说道。

  “我下手有分寸的,否则那位不只是断几根脊骨了。”秦洛一脸认真,毫不怯弱的说道。

  “你小子倒是真敢说啊,不怕老爷子我生气吗?”老爷子继续瞪他。

  “如果你只是因为这样生气大动干戈,也不会坐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了。”秦洛翘不愣登的拍了一记马屁。

  老爷子一愣,随后畅快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陆瑶看到爷爷被秦洛逗笑了,心悬着的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悄悄的对秦洛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

  “你小子挺会说话的啊,见着我也一点都不怯,很好很好。”老爷子似乎对秦洛的态度有了变化,不再对他横眉竖眼,“现在谈谈正事吧。你和我宝贝孙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爷爷,我不都……”陆瑶拽着老爷子的胳膊晃啊晃。

  “你不要说,让他说。”老爷子这次没由着陆瑶。

  秦洛知道,今晚能不能安全无恙的走出这个大院,全靠他这一说了。

  别看老爷子现在不再横眉怒对,对他也和颜悦色了,那都是表象,谁能知道一位爱孙女如命的位高权重的老爷子的心里想法?

  或许在老爷子的心,我的孙女我一句重话都不舍得说她,却在别人那里受了委屈,没要了你的小命都算是对你客气了。

  否则也不会秦洛一来被打了个下马威。

  老爷子显然是知道曝光的同居之事,这对他这种受传统观念影响颇深的老者来说,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关乎到女方的清白啊。

  尤其是这个女方还是他的宝贝孙女,那更了不得了。

  老爷子当即派人把曝光同居的狗仔一号给抓了,现在还被关在某一处接受教训呢。

  之后也要派人抓秦洛过去,却被陆瑶给阻止了,一直等到决赛直播结束,这才再次派人前来。

  老爷子是要为自己的孙女讨个说法。

  同居在老爷子的眼,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秦洛先说了答案,“我今晚搬出去。”

  “什么?”

  老爷子和陆瑶同时一愣,随后反应截然不同。

  老爷子是怒了,“你这刚和我孙女曝光同居,要搬出去,你这是嫌弃我孙女?觉得我孙女耽误你前程了是吗?”

  陆瑶则是不解和挽留,“为什么要搬啊?不是住的好好的吗?大不了我不收你房租了。”

  秦洛看着发怒的老爷子,解释道,“其实,我并不是现在临时起意要搬出去的,在十几天前我刚从派出所出来的那一晚,已经决定要在这次小品大赛决赛之后搬出去。而且我也已经托人帮我找房子了,并不是说说而已。”

  “因为我意识到自己继续住下去,一旦曝光会对陆瑶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而我们又都是混娱乐圈的,这种情况更会引起广大群众的各种恶意猜度、辱骂,甚至诋毁、抹黑。”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差今天这一晚,同居之事被曝光了。”

  “说到这里呢,我要先向您解释一下,我和陆瑶同居,只是我暂时借住在她的房子里,我们俩之间是清清白白的。这点您应该相信您的孙女吧?她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老爷子宠爱的看了陆瑶一眼,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没说话。

  “我是初来乍到燕京,人生地不熟,身还没几个钱,刚好在小品大赛报名的时候碰到了陆瑶。她见我无家可归,好心收留了我,免费借我房子住,对此我是十分感激的。”

  “同居之事曝光出去,对陆瑶产生的不利影响,对此我是十分抱歉和后悔的。我不应该只顾着自己的便利,而忽略了这件事对陆瑶的不便。”

  陆瑶适时接口一句,“我没觉得什么不便啊。”

  老爷子:“……”

  秦洛:“……”

  喂,你又拆我台?!!

  第二次了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