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这是一种从外国传播过来的娱乐化形式,深夜脱口秀自诞生已有六十余年的历史了。

  在国外脱口秀是一个视频节目的栏目,也是一种主持风格。电视脱口秀的影响与威力越来越大,成为一道独特的化景观,一把解读西方社会政治、经济、化的钥匙。

  脱口秀的形式一般是访谈或单口小段或喜剧环节,讲的也都是正治啊黄段子之类,并不适合huá guó的国情。所以脱口秀在进入huá guó之后,无数人因地制宜对脱口秀进行了改编,使其有了huá guó特色,形成了一种适合国情与意识形态的新模式,但其核心跟国外的脱口秀其实还是没什么区别的。

  huá guó的相声艺术被西方国家认为是“脱口秀”。

  但是随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脱口秀节目的开播,各式各样的show都被观众看腻了,都快产生审美疲劳了,像是《壹周**秀》、《今晚九零后脱口秀》、《金星秀》、《郭的秀》等等等等,各种秀,秀的你眼冒金星、头昏眼花。

  刚开始觉得很新鲜,看得多了,也腻了。

  如红烧肉,再好吃,吃多了也觉得腻得慌。

  所以现在脱口秀在huá guó的状况是遭遇了瓶颈,观众人数已经达到饱和了,在无法拉动新观众的时候,各家电视脱口秀都在想方设法争夺原有的观众,好让节目能够生存下去不被砍掉。

  一档电视节目,不管是什么类型,只要失去了观众、没有了收视率和话题度,自然会被砍。

  额,之前的那档节目倒不是因为收视率和话题度被砍,而是因为主持人个人问题。被砍之前,收视率和话题度还是不错的,在同类型脱口秀节目当算是水平。

  但是秦洛却感觉自己“被骗了”。

  “不是说是一挡全新节目吗?怎么还是脱口秀?”秦洛一脸的不明所以,看着三人说道,“我知道之前被砍的那档节目是脱口秀,但这个替补节目不说是个新节目吗?”

  “是新节目,之前那档节目的所有一切全都摒弃不用,采用全新的节目名称、节目内容、节目形式、拍摄场地、节目冠名。”何欢解释道。

  “不是……这核心还是没变啊,不还是脱口秀吗?”秦洛一脸无语,这哪叫什么新节目啊,根本是新瓶装老酒,原封没动嘛。

  何欢闻言叹了口气,“我知道,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来时间太紧,策划一档全新的节目根本来不及;二来是节目播出的时间段也没变,还是每周一至周四晚10点档播出,这个时间段的观众也都已经形成固定观众了,都是喜欢看脱口秀的观众,如果贸然更改节目类型,可能会流失大部分观众,得不偿失;第三,节目时长一期只有半小时左右,不做脱口秀做别的也没有合适的啊。”

  你说的好有道理,秦洛听了竟无言以对。

  “不是……我来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新节目是脱口秀啊?”秦洛一脸郁闷。

  “陈英没跟你说吗?我把这个状况跟陈英说了的。”何欢一脸诧异的看着他问道。

  秦洛:╮(╯﹏╰)╭

  好吧,原来还是被英姐给坑了。

  当然也不能算是“坑”,毕竟是唯一一个主动邀请秦洛的节目不是嘛,你都被“fēng shā”了,还挑剔啥啊?有节目接呗。

  “其实我们本来也是想着邀请你来每期表演一个小品的。”这时,编辑徐芸开口了,对秦洛说道,“但后来想想,还是觉得不妥。因为这个节目每周一到周四都得播出,所以白天录制完晚得播出,而小品创作不是那么一天两天的事情,这样高密度的播出根本创作不过来那么多的小品。”

  秦洛嘴巴一动,有心想说我行啊,我每天创作一个小品绝对可以保质保量。

  但最后想想,还是没说出口。

  你行,不代表别人也行啊。

  表演小品你总不能不排练直接录制表演吧,周一至周四,每天都得弄一个小品,排练都排不过来,还录制个屁啊。

  “而脱口秀可以,只要我们帮你编好稿子,录制节目的时候轻松很多了。完全可以做到每周四期节目的正常播出。”徐芸补充道。

  “那这么说,没得选了,只能脱口秀了?”秦洛一脸无奈的看着三人。

  何欢一脸歉意的看着他,“我知道这个节目有点强人所难,但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如果你不愿意接手的话,我们也不会勉强。至于之前签订的合同,也可以作废。”

  话虽如此,但三人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秦洛,很想听到他肯定的回答。

  其实还有一个隐情他们对秦洛有所隐瞒,他们在这一周里,也接洽过不少各类喜剧演员,甚至有两人都是专业脱口秀演员,但听到他们节目的状况之后,都一口回绝了。

  最主要的是原因是前一个节目对这个新节目的“负面影响”还在,之前那个主持人因为个人生活作风问题被曝光,直接影响到了不少观看节目的观众,导致很多观众都流失了。

  新档的节目注定收视率不会太高,那谁还愿意自己往坑里跳啊。

  给多少钱都不干啊。

  呵呵,偏偏秦洛“不明真相”的被坑进坑里了。

  这对节目组来说,无异于即将被淹死之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必须要抓紧啊。

  秦洛沉吟不语,脑海却在盘算接下这个节目对自己的利弊。

  不接吧,暂时又没有其他节目邀请他,总不能继续回去闭关码字,再搞一本神书吧?《斗破苍穹》距离完结都还早着呢,开新书肯定伤人品,这事不能干。

  接吧,却总有种莫名其妙掉坑里的感觉,谁知道会不会越陷越深啊!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这时,刘茜的临别之言在脑海回响起来。

  秦洛眼神变得坚定,右手一拍桌子,“好,这个新节目,我接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