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王八最后也黄了,血本都赔光了,我又饿了。 ”秦洛现场掌声弱了下来,继续说道:“我看到一个大酒店,人头涌动往里进,我也跟着进去了。”

  “我刚进去,一个男的一把给我拽住了,边把我往里拽边催促:过来,快点的,等你半天了,快进来快进来,坐坐,坐这儿快点吃,一会儿……”

  “我一愣,这是要干啥呀?四周一看,哎呀,这里是在办喜事,结婚喜宴呢。我明白了,啊,这是拿我当随礼的了。那我还客气啥啊,那吃吧,当场我那吃相,一只手拿四个猪肘子……”

  “哈哈哈哈。”

  “你是怎么做到一只手拿四个猪肘子?”

  “你是猪吗!”

  “你这是跑人家婚礼骗吃骗喝来了。”

  “我正吃得满嘴油呢,新郎过来敬酒来了,看到我疑惑了,哎,兄弟你很面生啊,你是哪的?当时给我瞎蒙了。”秦洛边说边演道,“啊,我那个……我是我大哥带我来的,他随礼来的,我跟他一块儿来的,我大哥搁那呢……”

  “大哥看到新郎来了,抹了一嘴油,脚底抹油跑了……他也是蹭吃的……”

  “噗。”

  “我知道大哥也是蹭吃蹭喝的。”

  “活该,这下被逮着了吧,婚宴你都要吃霸王餐啊。”

  秦洛继续往下说道,“我当时看新郎那个脸色都变了,顿知大事不妙,脑筋飞转,编了个借口:我那啥,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暗恋你媳妇儿,暗恋七八年了,一直没敢表表,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不能放过,我来表白来了,但我一看你俩那么般配,你长得那么帅,你们非常好,所以你俩好好过,我拿你一盘红烧肉,咱俩算两清……当时给新郎说懵了,我拿起红烧肉撒腿跑……”

  “哈哈哈哈。”

  “你这是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啊。”

  “新郎亏大了,让你蹭吃蹭喝算了,完了还把人家酒店的盘子给端走了一个……”

  “果然是好贱啊。”

  秦洛自己也笑,随后继续说道,“三天没找到活干,一盘红烧肉也吃完了,所以我又去了那家酒店。但这次没人拽我了,我自己往里进,还是那个厅,也有很多人,那边正敬酒呢没人注意,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了: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我自罚三杯。但是今天我开车了,不能喝酒。要不这么着,你们喝,我自罚三个猪肘子吧。你们随意,我罚我自己啊。说完,我一手拿三个猪肘子往嘴里塞……”

  “好啊你,又来蹭吃蹭喝了。”

  “这次少了一个猪肘子,你饭量变小了啊。”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这罚的起劲呢,过来一个老头,指着我说道:哎,你哪的?你干啥的?”秦洛继续说道,“这回我不怕了,毕竟之前有经验了嘛。当场我回道:我这是来道喜来了,我不远万里从国外回来的,大喜之日,可喜可贺。”

  “老头啪的一下给我一个大嘴巴子:道什么喜,我们这是丧宴。”

  “哈哈哈。”

  “我知道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这是真活该挨揍了,人家丧宴呢你给人道喜,能不揍你嘛。”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蹭吃蹭喝。”

  秦洛做出连续抽嘴巴子的动作,“那家伙,给我嘴巴子抽的啊,啪啪啪啪啪啪,像是不花钱似的。后来酒店老板出来了,连忙劝阻:别打了别打了,孩子挺不容易的的,留我这干活吧,在我这扫厕所。给我留下了。哎呀,我这是要时来运转啊,这还找到工作了,这一顿揍挨得值啊。”

  “出息。”

  “呵呵,一个扫厕所的工作把你给打发了。”

  “来来来,你让我打一顿,我给你一个门卫的工作,不扫厕所高大好多。”

  “终于有工作了,我很开心啊。我问老板,工资多少?老板说:供吃供住,要什么工资?”秦洛表现出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老板说的对啊,供吃供住,你还要什么工资?那搁那干吧,干的热火朝天。”

  “有个大堂经理管着我们,大嘴一撸,像个馅饼似的,两个大厚嘴唇子,在那嘟囔……”秦洛模仿了一下,嘴巴一一下像是复读机一样:“干活干活干活干活……”

  “哈哈哈,表演的可像了。”

  “你这说的是你自己吧。”

  “我们经理人缘可好了。”秦洛话锋一转,似乎要为经理说好话了,“俩厨子,在厨房做饭唠嗑。厨子1说:哎,你听说没,今天早经理让人bǎng jià了。绑匪说要给一千万,否则往经理屁股钉钉子。现在组织募捐,你捐多少啊?”

  “厨子2说:啊,我捐一盒。你呢?”

  “厨子1说:我捐个铁锤。”

  “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啪啪啪啪啪啪。”

  现场观众都笑喷了,尼玛,这是你说的人缘好啊?刚才他们还纳闷呢,经理那样,怎么还人缘好呢?原来转折在这里呢。

  这一个捐一盒钉子,一个捐铁锤,是不想让经理活着回来了呗。

  “你们说经理这人缘多好。”秦洛自顾自的往下说道:“为啥经理人缘好呢?是因为给我们安排的特别好。我的住宿环境和我的工作岗位离得特别近,一步,我每天早一站起来在厕所里。”

  “噗嗤!”

  “我去,原来你直接睡在厕所里的啊。”

  “难怪说经理人缘‘特别好’呢,果然是真的人缘好啊。”

  “环境不好你没办法,你得布置布置,你在自身找原因对不对?”秦洛继续说道,“我花鸟鱼市,我买个花啥的,我打扮一下不好了嘛。”

  “我到了那,指着一盆花问:老板,这花多少钱?”

  “老板说:八十。”

  “我纳闷了,什么花这么贵?”

  “老板说:含羞草,你一碰会害羞往回缩。”

  “我好了,这么神的嘛,我伸手去碰了一下,也不害羞往回缩啊。我质问老板:假的吧?”

  “老板翻个白眼:假啥假,你碰的那盆可能不要脸!”

  “哈哈哈哈。”

  这一刻,全场笑声如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