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装逼失败了,我撒腿跑。 不管他们在背后怎么热切的呼唤我,我都不带回头的。”

  秦洛用唾沫润了润嗓子,毕竟一直这么一个人说,也有点口干舌燥了,不过看到台下观众全都一脸热切的看着自己,那点口干舌燥全都抛诸脑后,接着往下说道,“我跑到一个小胡同,我正往前走呢,突然听见有人喊:陛下。”

  “谁?”秦洛表现出一惊的样子,回头看了看。

  “陛下。”

  “哪里?”秦洛又是左右看看,“我纳闷了:这么多年没回来,给我这么高贵的一个称呼?却还是不见人影。”

  “在这时,哗的一下,一盆菜汤倒我脑袋了。面站着个女的,指着我骂道,让你避一下避一下,不避,该,浇死你。”

  “噗嗤。”

  “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陛下不是陛下,而是避一下啊。”

  “陛下是不避,该,浇死你,哈哈哈。”

  现场很多观众都笑的前仰后合,大笑不止。

  好在这次的现场观众听从了“前辈”的意见,没有在观看途吃零食、喝水啥的,否则肯定都会喷出来。

  至于厕所?这么好看的脱口秀,全程无尿点啊,什么厕所?!!

  尿急了也得憋着,不舍得离开半步啊,不然会错过很多精彩。

  不少观众都在心默默想到,看来要建议后面的现场观众,以后再来看现场还要自带尿不湿了。

  台下第一排,节目组的几个人都对这个效果很满意。

  不过也有一个深深的疑惑。

  “秦洛不是说忘了写稿子吗?那他说的这些,都是在台临时现编出来的?”徐芸眼尽是惊讶和欣赏。

  “我们的稿子他没有采用,可不是现编的么。”桃子有化身秦洛小迷妹的趋势,“秦洛是那么的优秀。”

  “呵呵。”何欢总算放下一直悬着的心,“或许,他真的是为这一行而生的天才吧。”

  台,精彩还在继续。

  “这是命吗?还是长相不好吗?”秦洛接着往下说道,“从小胡同里走出来,看到有一个老头,白胡子,仙风道骨往那一坐,小白桌小白布摆个竹筒,这是算命大师啊。我想起我奶奶小时候请大师给算的卦。”

  “那我自己给自己摇一卦吧,或许更灵验一点。当即我走过去拿起竹筒开始晃。”秦洛边说还边表演出晃竹筒的样子,“biu,掉出一根签来。我拿起一瞅,面竟然没字。”

  “我纳闷了,当即拿着没字的签递给大师,大师,你给我算算我的事业?”

  “大师瞪着我摇头不说话。”

  “那大师,你算算我的爱情?”

  “大师还是瞪着我摇头不说话。”

  “算算我的人生总可以吧?”

  “大师这次说话了,一个字:滚。”

  “我当时怒了,你算算,不算不算,为什么要让我滚?”

  “大师怒道:我摆个早餐,你晃我筷子筒干什么?!!”

  “噗!”

  “哎哟喂,我的肚子啊,都笑疼了。”

  “尼玛,你把卖早餐的当成算命大师了。你瞎呀。”

  “我笑的双下巴都出来了。”

  一名女观众笑的前仰后合,鼻梁戴着一副眼镜,都一不小心笑掉下来。

  还有一名女观众,眼泪都笑出来了,果然女人是水做的。

  秦洛也笑了一下,等到掌声渐消这才继续说道,“如果说人生如戏,我总笑场;如果说人生如诗,我总口吃;如果说人生如歌,我总跑调;如果说人生如梦,我总睡不着觉。”

  “想改变我自己的这种生活状态,得出现一个人:伯乐。是老板,也是导演。他能给我一份好的工作,提供一个优厚的工作环境,改变我的生活状态,对不对?”

  “对。”

  “来了来了,总算开始拍导演马屁了。”

  “嘿嘿,我等着呢,看你怎么拍。”

  很多人都再次打起精神,聚精会神的听秦洛讲述他的“马屁之道”。

  “我们导演别看长得不咋的,但是他年轻有为,为人也好,三十九岁开大奔班,颜值一下拉升了不少。”

  “我看见了觉得非常羡慕,跟导演说:导演,你真的太成功了,三十九岁你开大奔,你事业有成,还娶了个那么漂亮的媳妇儿。”

  “导演为人好啊,安慰我,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秦洛别着急,你今年好好给我奋斗一年,把《今夜欢乐秀》做大做好,明年我可以换辆保时捷。”

  “噗!”

  “哈哈哈哈,这是拍导演的马屁吗?这不还是在损导演嘛。秦洛,你还想不想干了?”

  “这是你说的导演人为好?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我算是听明白了,秦洛这根本不是拍导演马屁,这还是在损他呢。”

  “完了完了,秦洛录制完这期,怕是要被导演开除了。”

  现场观众都大笑起来,不少人都鼓掌叫好,还有一些人伸长着脖子看向第一排导演的位置,想看看他此刻的脸色是什么颜色的。

  何欢此时的脸色,是红的——被气的。

  “这个秦洛,拿我开涮瘾了啊,真以为我不敢开除他啊。”何欢“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

  “呵呵,为了节目,为了大局着想,你这个导演牺牲一下个人声誉呗。”徐芸安慰他说道。

  “你说导演换保时捷跟我有关系吗?我一看自己的工资,连保时捷的轱辘都买不起。那我得涨点啊,但我又不好意思直接跟导演说。”秦洛继续拍导演“马屁”,“我想了个办法,买个杯子,面写着三个字:涨工资。放在桌角,对着导演的办公室门口,出来能看见。他要是看不着,我还特意提醒他:导演,喝水不?”

  “第二天导演出来也拿了个杯子,面也写三个字:不干滚。”

  “哈哈哈哈。”

  “导演好样的,不给涨工资。”

  “秦洛录完这期节目,导演会送他一个字: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