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茜xiao jie,欢迎光临。三寸人间 ”

  邢涛作为全聚德的总经理,看到刘茜也是一愣,随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脸笑意的迎了来。

  “邢总你好。”刘茜礼貌的打招呼。

  在面对外人的时候,刘茜的待人接物显得温婉贤淑,让人如沐春风。

  秦洛在一旁看在眼里,不由撇嘴。

  “刘xiao jie此来是为了……”邢涛好的问道,他有些把握不准刘茜的来意。

  “我今天来是为了恭祝全聚德155周年。”顿了一下,刘茜略显羞涩的说道,“顺便品尝一下新式菜肴。”

  邢涛秒懂。

  嗯,刘茜的吃货本质,显然已经广为人知了。

  当然,这不算槽点,反而显得刘茜更可爱、更生动、更接地气,不像是影视剧里表现的那样天仙,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今天一定让刘xiao jie大饱口福。”邢涛一脸笑意的说道,“另外,待会儿还有对lián dà赛,刘xiao jie可以欣赏一下。”

  “好的,我拭目以待。”刘茜点头道。

  邢涛见状眼睛一亮,提议道,“不知刘xiao jie可有兴趣为今晚对lián dà赛的冠军颁奖?”

  刘茜一愣,思考片刻,再次点头,客气道:“荣幸之至。”

  不是个颁奖嘉宾嘛,这对她来说毫无难度。

  而且这也算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当初她办理vvIP卡的时候,也曾找过邢涛帮忙,不然仅仅以她一线明星的身份,办理vvIP卡还是有点难度的。

  这次也算是还了当初的人情。

  邢涛心一喜,有一线明星刘茜作为颁奖嘉宾,今晚的对lián dà赛更有看点了。

  邢涛对着英姐点头示意,显然是认识英姐的,随后看向秦洛,疑惑问道,“这位是?”

  “朋友。”刘茜抢在秦洛之前解释一句,随后还特别补充道,“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秦洛一听有小情绪了,不满的看着她,“你为什么要特别强调‘普通朋友’?”

  刘茜白他一眼没说话。

  邢涛略显诧异的打量了秦洛一眼,和刘茜之间这么熟络的吗?显然不是普通朋友啊,解释有点画蛇添足的意思。

  不过对于这个八卦,邢涛没有过多关注,只是对秦洛的身份更为看重一点。

  “三位这边请。”邢涛竟然要亲自带路。

  “邢总不用太在意我们,您自己去忙吧,我们随便找个位置可以了。”英姐客气道。

  “那好吧。”邢涛点点头,他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不用太过殷勤。

  不然你让现场的其他人墨客怎么想?心里难免会不舒服的。

  邢涛招呼过来大堂经理,让她负责招待,随后自己离开了。

  大堂经理不敢怠慢,笑容满面的邀请道:“三位这边请。”

  大厅只剩下十八张桌子,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摆列,间空地是舞台。

  大堂经理带领三人一路来到位于东边第一排的桌子前。

  这一桌的位置是最好最尊贵的,能够坐在这一桌也是身份的象征。

  然而问题出现了,这桌已经坐了八人,只剩下两个空位,刘茜一行却有三人。

  大堂经理瞬间懵逼了,她记得之前这桌还只有七人,才特意带刘茜三人过来的,一桌十人刚刚好,谁成想却多出了一人,这下该让谁坐谁起呢?

  大堂经理都快哭了,这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啊。

  更让她崩溃的是,秦洛看到桌子摆放着一些果盘,眼睛一亮,一屁股坐到一个空位,伸手拿过一个金桔,呲溜一下拨开吃了起来。

  “抱歉啊各位,我是真的太饿了。”秦洛边吃还顺便解释了一句。

  刘茜:“……”

  英姐:“……”

  大堂经理:“……”

  八位坐客:“……”

  “你给我起来。”刘茜小声用腹语警告,她第一次后悔进来吃烤鸭,太丢人了。

  英姐在这一刻为自己感到骄傲,她一直横档竖拆在刘茜和秦洛之间,很显然是明智之举。

  秦洛要为自己辩解几句。

  他是真的没有注意到空位不够的情况,肚子一直饿得呱呱叫,浑身都快没力气了,见到桌子有吃的,而且也有别人吃过的痕迹,那还等什么,直接坐下来吃。

  至于什么座位啊、地位啊、身份啊、尊卑啊、面子啊,他真的没考虑那么多。

  不过,听到刘茜的话,他环顾四周,立即发现了自己的不妥之处,连忙要站起来,“不好意思,我……”

  然而在这时,坐在他对面的一名三十多岁戴眼镜的年男子,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小声说道,“这什么人啊?一点素质都没有?真是粗鄙不堪,有爹生没娘教。”

  他话虽小声,但一张桌子那么大,在场的人都听见了。

  瞬间有几人脸色变了。

  “你说什么?”秦洛目光冰冷的直视眼镜男,这一刻,他的杀手之魂觉醒了,语气冷得像冰渣,足以把人冰冻起来。

  一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感觉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脑门。

  “冷静点。”刘茜顿感不妙,顾不得许多,一把拉住秦洛的胳膊,防止他暴怒动手。

  之前在飞机,她可是亲眼见识过秦洛的身手有多棒。

  真的动手了,这个眼镜男不死也得掉层皮。

  “不住,你身为一名人雅士,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粗鄙之言,自己不嫌丢人吗?”坐在首位的50多岁的男子是赵松,燕京著名的国学大师,同时也是燕京作家协会的副会长。

  眼镜男叫赵不住,是赵松的亲侄子。

  赵松虽然是在说教赵不住,但却颇有点指桑骂槐的深意。

  “人有骨,不应嘲弄他人,这是拉低自身修养的没素质行为。”赵松一副好心的说道,“快,给这位小兄弟道个歉。我们是大人了,不应该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这是变着法的骂秦洛没素质、没脑子啊。

  秦洛眼睛眯了起来,目光在赵松和赵不住的身扫过。

  桌的其他人墨客也都纷纷帮腔。

  赵不住嘴角含笑,眼神露出一丝讥讽,嘴却口不对心的说着,“抱歉了,我不该那么说你。”

  刘茜还是死死拽住秦洛的胳膊,防止他突然暴起动手。

  秦洛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绪,看着赵不住,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原谅你了。”

  顿了一下,秦洛补充道,“因为我娘曾经告诉我一个道理:狗咬你一口,你不能再反咬狗一口,那和狗一样了。”

  “所以,我原谅你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