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手机短信铃声响起。

  秦洛拿起手机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您尾号1309的储蓄卡账户7月27日22时13分56秒转账存入收入人民币20000000元,活期余额40002892元。【建设银行】

  “这……”秦洛看着账户里突然多出了2000万,立即就想到了英姐。

  刚好这个时候,英姐的电话打过来了。

  秦洛立即接通了,语气激动而感激的说道,“英姐,公司批了我的2000万吗?真是太感谢你了,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啊。”

  “嗯……”英姐迟疑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钱已经打给你了,既然你下决心要制作综艺,那就好好干,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期待。”

  “那是当然。”秦洛一脸自信的说道,“有了这2000万,前期的起步资金就足够了,接下来新节目就要展开一波全覆盖式的宣传轰炸。你瞧好吧,节目播出之后,这笔钱一定很快就能赚回来,我很快就会把钱还给公司的。”

  “钱是小事,不用着急还。你先把节目做好再说吧。”英姐随意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解决了燃眉之急,秦洛这一晚睡的很安稳。

  ……

  第二天早晨。

  秦洛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喂,谁啊?”

  “是我。”手机里传来王芬的声音。

  “早点买回来了?”秦洛清醒了一点,耸了耸鼻子,似乎在闻空气中弥漫的香味,“我这就起来吃。”

  “不是。”王芬歉意的说道,“今天你自己去买早点吧。车胎瘪了,我正在修车厂这边等着换胎呢。你吃完早餐后直接来我这里。”

  “怪不得没有早餐的香气了。”秦洛嘟囔一句,“好了,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秦洛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该起床上班了,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小区外的早点摊。

  很多人都坐在露天桌子上吃早饭,看到秦洛来了,不少人都主动打招呼。

  “早啊秦洛。”

  “哟,小洛啊,难得见你亲自来买早点啊。”

  “是啊,你的měi nǚ经纪人呢?”

  “小洛,想吃点什么,大爷我亲自给你做。”

  秦洛住在这个小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平时上下班的时候,都能碰到一些邻居和街坊,这些人年龄都比较大,虽然不追星,但是都看过秦洛的《今夜欢乐秀》,所以对他态度截然不同,都非常友好。

  有几个不住这边小区或路过这里第一次吃早点的人,显然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当看到秦洛溜达过来,几人差点吓尿了,一个比一个目瞪口呆,我草,这不是秦洛么?吃个早点还能碰见一个三线明星?他们第一反应就是看错了,哪里见过有三线明星这么邋邋遢遢出门的啊?而且谁见过这么大腕儿的名人会在脏不拉几的路边摊吃早点的?这是拍电视剧还是拍电影呢?可怎么没看见摄像机啊,导演呢?我客串个路人甲可以吗?

  秦洛吃完早点,又给几人签了名,这才顺着王芬给自己发来的位置走了过去,就在前面拐个弯就到了。

  就在这时,一个早埋伏在附近的记者见到秦洛后快步跑了过来,拿出录音笔就开始采访道:“秦洛,我是娱乐周刊的。”

  秦洛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遇到劫道的呢,听见是记者,这才缓了口气,“哦,你好。”

  记者开门见山的问道:“听说你自己全额出资一个亿制作的一档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已经开始筹备了,但是业内人士和不少观众们似乎并不太认可,提出了很多质疑,认为你这是在炒作、卖噱头。”

  秦洛看他一眼,反问道:“然后呢?”

  记者语气一滞,随后快速问道:“对此,你怎么看?”

  秦洛摇头:“我又不是元芳,我没怎么看。”

  “……”记者一头雾水,元芳是谁?我问的是你,关元芳什么事?

  记者只能换了一个问法,“那你对你的新节目有信心吗?”

  “……凑合。”秦洛简单直接的说道。

  记者一脸愕然:“啊?什么叫凑合?你是对自己没信心吗?”

  “……还行。”秦洛将简单的风格坚持到底。

  记者愣在原地一脸懵逼,不应该啊,这不应该是秦洛的风格啊,你不是应该义愤填膺的反击回去吗?不是应该当初写首诗骂一骂人吗?不是应该精神抖擞的给所有人一个最强有力的回应吗?你怎么了啊这是?今天怎么这么萎靡?这不是你的风格呀!

  作为一个娱乐圈记者,面对秦洛现在这个有一搭没一搭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是相当不习惯的。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秦洛都跟没睡醒似的,直接给他糊弄搪塞过去。

  质疑?

  批评?

  秦洛已经麻木了啊,别说是他了,只要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谁都逃不开这个,刘茜名气大不大?口碑高不高?人缘好不好?可该骂她的人还是天天骂她,质疑她的人还是每天都有,抹黑她的人也都一直很活跃,更何况秦洛了。

  记者什么都没问出来,都快哭了,哀求道:“你还是说两句吧。你这样,我回去没法交差啊。”

  也罢,起步资金到位了,今天就可以开始大展拳脚,所以秦洛今天的心情很好,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当即对着记者点头示意道,“那你问一个吧。”

  记者斟酌片刻,想到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很多人都说,你这次投资一个亿制作一档综艺节目,是一种自我膨胀的疯癫行为,最后肯定会赔的血本无归。对这种言论你怎么看?”

  自我膨胀?

  疯癫?

  血本无归?

  呵呵,呵呵。

  秦洛笑了。

  记者一脸诧异,面对这种问题,你还笑得出来?

  下一刻,秦洛却用一首诗回答了他,或者说,是回答了所有那些质疑他的人:“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秦洛哈哈一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留下记者愣在原地,风中凌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明星聊天群,明星聊天群最新章节,明星聊天群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