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109章 烂柯

小说:全知全能者 作者:李仲道 更新时间:2018-12-13 16:34:14 源网站:八一中文
  这一章为特别加更,晚上两章正常依旧。

  祝书友“iv小夕”生日快乐!

  ==

  从章老家回去的路上,许广陵的心情一直沉浸在一种相当奇妙的状态中。

  树木、道路、街上的霓虹、往来的行人与汽车,这些等等等等,外景的一切,好像都变得有点虚幻而不实,又或者说,这一刻,许广陵感到自己,犹如身处梦中。

  这是哪怕那天晚上的异变生之后,许广陵都未曾产生过的感觉。

  毫无疑问地,今天晚上,他的世界观又一次地被刷新了,他又大开了一次眼界,世界又一次在他的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窗口。只是这扇窗口似乎也忒大了点,以至于窗口骤然打开,狂风突然卷进,吹得他有点不稳。

  没有达到世界破碎的地步。

  但确实地,这一刻,许广陵感觉许多东西都有点迷离。

  好在,他的脚步还算稳定,而且非常稳定。不论是早上的太极拳习练,还是每天不定时的那四招一式散手的习练,都让他现在身体的平衡性达到一种相当的地步。稳健,再加上身体内气血的畅通,让他的步伐,散淡中透露着随意,而在随意的底子下,却是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实。

  大概也只有这一点,才能证明他现在不是一个酒鬼,不是颠颠倒倒地神智不清,也不是迷迷糊糊地身处梦中。

  于是,就在坚定有序的步伐下,许广陵一点点地向着租住的小区靠近,意识中的那种迷离虚幻也渐渐被轻轻的夜风吹散,呈现如同现在外界的皓月晴空一般的状态。

  但迷离散去,某种情绪却仍在。

  许广陵现在已经知道如何处理类似的这种情绪冲动了,进屋,拿出稿纸,在书桌前坐下,许广陵下笔恣意,毫不加拘束,于是,几分钟之后,又一曲子在他的笔下诞生。

  说是一,其实也是两。

  因为这两是在一种对立而又统一的情绪下产生的,对许广陵自己来说,不可分割。

  在这写好的曲子上方,许广陵题写了它的标题,《灼灼其华》,语出诗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也就是取了这一句,后面的就全不相干了。

  春天,桃花开得灿烂,既灿且烂,如霞似锦。

  其中意象,大概还可以用另一诗中的前两句来作为衬托,“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这是一棵正开得肆意开得烂漫的,在彩云环绕与阳光照耀下的桃花树。

  这也是一种灿烂的、绚丽的、热烈的人生。

  许广陵在灼灼其华之后标了一个3,然后移开这一页稿纸,又开始了第四曲子的创作,其实在刚才第三的创作过程中,第四也已经同时完成大半,这时则只是进行正式的整体性处理而已。

  不久之后,这第四也宣告完毕,但在拟写这一标题的时候许广陵遇到了一点点小的障碍。

  真人。

  这是写完曲子后许广陵顺手写在页的标题,但是才刚刚写完,许广陵就微皱了下眉,然后把它划掉了,将之改为“仙人”,然而下一刻,许广陵现还是不妥,将这两个字也划掉了,又题上“道人”。

  但是接下来,看着这两个字,许广陵依然是皱起了眉头,这两个字依然是不妥,而且是很不妥!

  他这一写的,非真,非仙,非道。

  再说了,截至目前,截至现在,他其实也并不知道何为真人,何为仙人,何为道人。

  细究起来,他只是写一个人,站在那棵“灼灼其华”的桃花树边,看着那开得灿烂的桃花,有喜爱,有欣赏,但更多的还是欣赏,而欣赏完了,他坐在桃花树下,取出一卷书,静静地读了起来。

  那灿烂的桃花树,渐渐地淡化为背景,而在桃花树旁,有小溪曲曲,流水悠悠,载着桃花,载着那个读书人的淡淡心绪,也载着流光岁月年华,就那么缓缓地,流向远方……

  该怎么来为这曲子命名呢?

  在连否了三个命名之后,许广陵细究起这曲子本身,然后打算直接将之命名为“桃花流水”,但还未等题写到稿纸上,这个名字便又被他给否决了。

  太直白。

  直白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个命名并不能代表这曲子本身,只得其表,未见其意。

  又或者,“岁月”?

  但这个名字又太沧桑了点,也太含糊了点,并且,不止沧桑,也不止含糊,同样是和前面的命名一样,未能准确地抓住许广陵创作这曲子的心绪。

  将思绪彻底从这曲子上放开,许广陵一时间神骛八极,良久之后,他终于再次落笔,在那已经连划了三次的标题之旁,缓缓地写了下两个字:“烂柯。”

  有一人,上山砍柴,见有人弈棋,便上前观看,待一局棋毕,被人提醒道:“你该回去了。”这人才恍然,于是伸手拿刚才放在身边的斧子,却现,斧柄已经烂了。

  《烂柯》,这就是许广陵第四曲子的标题。

  是标题,也是主题。

  关乎平静,关乎时间,关乎永恒,也关乎沧海桑田,关乎人世,也关乎非人世,很复杂,便是许广陵自己,也难以定位这曲子中寄托的真正的想法,大概真正的想法,也就是很多种期望、设想与矛盾,交织在一起。

  但无论如何,两曲子创作完毕,许广陵那积蓄于心中的情绪冲动,也已经消耗大半,剩下的还有一些,但已经无碍其平静了,然后就在这种平静状态下,许广陵收好稿纸,走向房间中间,再一次地开始了那四招一式散手的习练。

  没有期待,没有妄想。

  有的只是专注,一如既往。

  更因为刚才那第四曲子的关系,许广陵在练这四招一式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就进入了一种相当平静而又深远的境界,总的来说,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是十点过半了。

  其实大概是九点半的时候,他练完了最后一招,然后收起了架子。

  然后就那么站在那里,甚至也不是金鸡独立的开式姿势,而就是两脚立地,坚实而又松缓地站在那里,任气血在身体的上下内外,奔腾,周流,然后又一点一点地过渡到和缓,过渡到细微,过渡到让他忘了身内身外的一切。

  恰如刚才那曲子的后半段。

  桃花流水,渐去渐悄,但不是流向遥远,而是栖在心间。(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最新章节,全知全能者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