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492章 一生的事业

小说:全知全能者 作者:李仲道 更新时间:2018-12-13 16:34:14 源网站:八一中文
  第二天的路上,许广陵看到了这一家。

  那是一条向北的省道,一辆拖拉机在路上啯啯啯地缓慢行走着,柴油燃烧的黑烟从烟筒中突突地冒了出来,被发动机蒸腾的水汽,同样从水箱中嘟嘟地向外冒。

  在许多乡下和偏远的地方,这是很常见的现象,但队伍里的赵雨和郑琴两位女士,显然都没见过这个。

  因为她们如好奇宝宝一般地,把目光盯在那拖拉机上。

  许广陵不期然地便想起了一句话,“大叔,你的卡丁车好大只啊!”

  那是大学时,同学在宿舍里放的《爱情公寓》,里面的大小姐林宛瑜看到拖拉机时说的一句话。

  但眼前的这个拖拉机,没有影片里的那么俊俏,远没有。当然,它们的外型和型号也都不一样。就不说它破破烂烂的外表以及那满是坑洼和锈损的拖斗了,光是听发动机的声音,就知道这拖拉机早已经老化不堪。

  一副随时都要熄火的样子。

  这声音,让人听着心中都是不自觉地便生起担心。

  但很快地,视角变换,两位女士的目光从拖拉机上挪开,她们被拖拉机前面的景象吸引了。

  两个人,一个六十左右的老者,一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节奏并不一样地做着同样的动作。

  他们的手上全都套着一个像是木屐一样的东西,或者说,木板底的简易拖鞋,嗯,不是穿在脚上,而是套在手上。因为他们现在,是用脚并手在走路。

  先是正常地走着几步,然后整个身体向前伏去,以两手作为支撑。

  而套在手上的“鞋子”,让他们免于两手的伤害,不致于三下两下,就受损受伤,然后血肉模糊。

  但就以这样的行路方式,他们的手虽然不会受伤,但整个身体,在这种频繁地站起又伏地而且是五体伏地式的过程中,还是免不了会受损受伤的。

  “师公,他们在干什么?”赵雨好奇地问道。

  “他们在朝山,也有叫朝拜、朝圣的。”章老先生说道,“以这种叩拜的方式,朝他们的圣山或者某个寺庙而去。”

  “一路都这样过去吗?”和赵雨一般,郑琴莫名惊诧。

  “是的。”

  “那他们要走多远?”赵雨问道。

  “这不一定。很近的,几里路的有。稍微远一点的,几十里的有。再远一点的,几百里的有。再远点的,几千里的也是有的。”章老先生道。

  “几里,几十里,几百里,几……千里?”

  两位女士美目同时瞪大,估计就是外星人出现在她们面前,也未必能让她们这么震惊。

  以这样的方式走几千里?

  无法想象。

  完全无法想象!

  都不要说这种叩拜的方式了,就是好好地走路,又有几个能说走几千里的?

  犹记得当初在大学的时候,赵雨曾经短期地加入过一个大学里的骑行俱乐部,那时,以骑行的方式走上一百里,都是全员欢庆认为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骑行结束后,他们拍照,他们聚餐,那些照片赵雨现在还留存着,隔个一两年地还会经常拿出来看看。

  某种意义上,那是过去的一个“勋章”。

  虽然,和她最近几年在国内外得到的各种奖励比起来,不值一提。

  “在藏区,以及其它的一些地方,有些人老了,就会进行这样的一次朝拜。这是信仰,也是仪式,是他们心灵上的叶落归根。”章老先生淡淡说道,“这些人中,贫民有,富豪也有,各种身份的人都有。”

  “但在朝拜的时候,就没有身份的区别了,他们都叫朝拜者。”

  “在很多人的认为中,贫富贵贱,都是要过去的东西。只有朝拜,才是他们人生中最大的事情,也是一生的事业。朝拜之后,不管再活多久,也都可以安心地没有牵挂地去了,而没有经历这么一次朝拜,人生就是不完整的。”

  一生的事业。

  在两女的默默中,许广陵却是忽然由章老的这话,想到了苏东坡的一首诗。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这首诗的名字叫《自题金山画像》,是苏东坡在金山游览龙游寺的时候题写的,类似于《题西林壁》等。

  和以前的那些题诗不同的是,这是苏东坡人生中最后的一首诗,也因此,有着特别的意义。

  金山后两个月,苏东坡逝世,其人生就此定格,定格在史实中,也定格在这首诗中。

  苏东坡,字子瞻,号东坡,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历任知州、翰林学士、礼部尚书等职,谥“文忠”。——这是其史实上的定格。

  而后世的人们对苏东坡的了解,一是其诗文,如水调歌头、大江东去等,二是东坡肉、东坡肘子。

  是的,苏东坡不仅是个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他还是个美食家。

  半调子的、自开门的、没有“师承流派”的、上不得台面的……美食家。

  也因此,正规的史实,是不屑一记的。

  但滑稽的是,后世偏偏有不少人,却就是由东坡肉等,知道了有苏东坡这么一个人。

  这是悲剧还是喜剧呢?

  都不是。

  在人生的最后,苏东坡对自己的认识,不是诗文,不是书法,不是绘画,不是美食,当然,也不是政治,而是,“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黄州,苏东坡初次经历人生巨变,由天子门生、一方大佬,变为待死之人、罪犯,以及出狱后的受看管者。

  惠州,是苏东坡起复后的再次被贬。

  儋州,是苏东坡最后一次的被贬,重度的,通向“地狱”的被贬。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这是苦笑和自嘲吗?

  有些人是这样认为的。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看,真正意义上的“苏东坡”,其实就是在黄州、惠州、儋州而成就的。超越时间,超越空间,这才是他真正的“一生的事业”。

  流落这三地,全都是他自作自受。

  也正是这个“自”,让他成为他,让他是他。

  ==

  感谢“天无邪空”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晨曦vs星辰”的月票捧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最新章节,全知全能者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