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贝尔不知如何形容眼前的画面。

  今天,傍晚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搞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伊莎贝尔已经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了。

  “呜呜呜呜……”

  蒂芙尼保持着鸭子坐的姿势,一屁股坐在厕所废墟前,捂着破败的衣服,哭的撕心裂肺。

  小小的人儿,那伤心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

  废墟里,勇者被碎石埋着,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整个人是倒立的,上半身被埋住,只露出个下半身,裤子都被拽下来一半,露出脏兮兮的屁股。

  脚掌,还在脊髓反射般有节奏的抽动着。

  “哼…”卫莱从废墟里走出来,哼了一口带泥沙的鼻涕,蓬头垢面,活像个叫花子。

  “呜呜呜呜!我不活啦!”蒂芙尼哭的伤心欲绝,让听到的人感觉心肝脾肺肾都隐隐作痛。

  “好啦,别哭啦,这有什么的呢?我又不是没看过。”卫莱一屁股坐到她旁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但是一旁的伊莎贝尔看到,卫莱拍蒂芙尼肩的同时,还把手上沾到的鼻涕擦在了她的衣服上。

  “滚开啦!!!”

  蒂芙尼气急败坏的一把拍开卫莱的手,高呼道:“我都被你看到了,以后我还怎么嫁人嘛?!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蒂芙尼哭的梨花带雨,撕心裂肺,整个脸儿活像只小花猫。

  她真的很委屈。

  就算父亲不看重自己,但不代表讨厌她啊,无论家里还是外面,或多或少外人都要卖她个面子。

  她哪里遭受过这种待遇?

  蒂芙尼格外看重自己的清白。

  她想着,将来如果实在赢不了姐姐,至少清白如玉的话,还可以依靠嫁人,来为自己的后半生谋取保障。

  可以说,清白,就是蒂芙尼最后的底牌。

  她哪里想到,今天,自己上厕所的时候,这个叫卫莱的男人,居然…居然…

  居然在自己上厕所的时候,用隐形魔法全程围观?!

  她甚至没想到,这个三个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居然会用真典四阶的魔法。

  当然,此刻这些东西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怎么负责!你怎么负责啦!!”蒂芙尼无力的用小拳拳锤着卫莱。

  被她这小粉拳揍一下,怕不是能拍死一头牛。

  卫莱的后背也是被她揍的啪啪作响。

  伊莎贝尔虽然错愕于卫莱会用魔法,也现在也不是追根问底的时候。

  她上前,轻轻抱住蒂芙尼:“好啦,别哭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相信主…卫莱先生一定也是无心的。”

  蒂芙尼被埋在伊莎贝尔伟岸的胸怀里,也是错愕的停顿了一下。

  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仿佛只剩下伊莎贝尔的X子还留有一些温度。

  几秒的停滞,她彻底崩溃的,在伊莎贝尔的胸襟间放声大哭。

  “我的清白啊!我的人生啊!都被这个杀千刀的卫莱毁了!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小妮子哭的撕心裂肺,卫莱甚至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话说…

  用得着那么夸张嘛?

  我只不过看到了你的屁股而已,缝里的东西又没有看到,怎么就毁你清白了?大不了我赔你点钱不就好了?

  我的天,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想去理声嘶力竭的蒂芙尼,卫莱的大脑在颤抖。

  不远处,庭院的一角,衣衫不整的昆丁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只见他翻着白眼,口吐白沫,显然已经被玩坏,屁股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八十几个正字。

  他的菊花,真的像许愿池一样扩着。

  康纳德伯爵还远远的往里面抛了一个硬币,然后跟众多二世子一起双手合十,低头祈愿。

  喂,为什么你们要用人家的菊花来许愿?话说你们这样许愿,到底哪位神明会保佑你们?菊花之神吗?

  勇者?

  被活埋,暂时不用管了。

  话说回来,是不是差不多该收尾了?

  昆丁反正也被收拾了,关闭真理谎言的效果,让所有二世子回家,等下找个地方,把昆丁宰掉喂狗,事情就算完了。

  至于光明圣典那边。

  如果昆丁死了,家大业大的光明圣典内部,恐怕会掀起一场争夺主教之位的战争,短时间内,对黑暗圣典和皇家骑士团的威胁会小很多,甚至可能无法协助三王子欧米多米斯。

  把事情简单的理了一遍,卫莱又看了一眼被众基佬干翻的昆丁后,伸手,准备打响解除真理谎言的响指。

  “国王陛下驾到!”

  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声高呼。

  卫莱一惊,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国王?

  什么情况?我没让国王过来啊?

  卫莱瞬间懵逼。

  今天怎么回事?

  怎么事情像车轮一样一件接着一件?

  果然,外面的街道上,二世子们带来的部队稀里哗啦,像海潮般朝着人群在走过来的三五个人跪下。

  不出一会,那三五个人就走进了黑暗圣典的教堂。

  二世子们见状,也是纷纷下跪。

  真理谎言对他们的影响,仅仅是让他们相信昆丁组团强X黑暗圣典,并没有夺走他们的认知,所以除开昆丁的问题,即便没有解除魔法,这些二世子还是很正常的。

  夕阳的余晖,就像金砂般撒落。

  进来的,一共有四个人。

  领头的两个,是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执事。

  其双目锐利如锋,双臂挥如虎动,威严之气,自内而外。

  这两个执事的神色中,都带着一股血腥味,很显然,只有冒险者出生,而且必须是终身都在执行超高难度任务的顶级冒险者,才能具备这般杀气。

  两个执事,一个护卫,一个武僧吗?而且都是不逊于精钢级冒险者的强者。

  这样的强者,一般是不会甘居人下的。

  随身带着这样的高手,恐怕普天之下,除了国王,也没人能有这排场。

  可以这么说,就这两个执事,就顶的上万军队。

  执事身后,跟着两人,一个不用说,手握纸笔,应该是负责记录的录事司,值得注意的是另一个。

  居于两个执事中央,穿着一身华丽紫色玲珑袍的发福男人。

  此人一到场,一股皇室威严顷刻间于空气中弥漫。

  虽有些肥胖,但双目不怒自威,气场逼人,虽然没有感知到有什么修为,但是却让卫莱感觉到一股与自己父亲相当的存在感。

  这是只有一生都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顶级皇族,才能有的气魄。

  步伐间,顿顿有声,眉宇中似有一股无形之气,令人忍不住心生臣服。

  就连刚才还在嚎啕的蒂芙尼,都止住了眼泪,和伊莎贝尔一起,对这中年男子下跪。

  现场,所有人就像经历过无数次彩排一样,异口同声的喝道。

  “恭迎陛下!”

  卫莱的眉宇,不禁蹙紧了些许。

  没错,此人正是仙德拉鲁现任国王。

  其素有贤王之称。

  天启大陆西大陆,西人类族:黑曜王。

  柯伊诺尔*潘*多拉贡。

  也是魔界月神湖中央那把湖中剑的第一任主人:亚瑟*潘*多拉贡的后裔!

  西方大陆人类现任之王!

  卫莱心里,不禁擦了把冷汗。

  本来事情都快结束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国王柯伊诺尔居然来了。

  他为什么会来这?因为今天的事闹太大了?不对啊,从皇宫离这里的路程来看,他必须要事情一发生就出发才能在这个时候抵达。

  而且,这事虽然闹得大,但根据卫莱的推算,要传到国王耳朵里怎么样都得到明天才对。

  等明天,事情过去都过去了,卫莱想怎么赖就怎么赖,实在不行随便挑个二世子背锅都成。

  但为什么国王这个时候会来?

  而且柯伊诺尔的精神力很强,包括他的两个执事也是,意志坚如磐石,灵魂类魔法根本没有介入的余地。

  真理谎言,还有一切灵魂类魔法,对于意志坚定的人类都是无效的,这跟使用者实力强弱无关,而是这类魔法本身公式上的缺陷,就算强如卫莱改变不了。

  卫莱擦了把冷汗,暗暗有些发蒙。

  不管怎么样,国王既然来了,这事,可就难办了!

  ……………………

  ps:今天中午上架哟,今天有六更,这是第一更。

  第一更免费,后五更将在下午1点左右更新。

  上架后更新时间会稍微变动一下,并且会有加更规则出台,具体请看今天中午更新的上架感言哈。

  谢谢兄弟们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王国在我脚下,王国在我脚下最新章节,王国在我脚下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