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在我脚下 三零七:湖忠剑【四千五大章】

小说:王国在我脚下 作者:万华葬 更新时间:2018-12-12 16:40:11 源网站:八一中文
  “喂!”

  说到底,哥布林的冲动是在卫莱和安妮薇儿面前。

  就算太过突然,两人反应都慢了半拍,但毕竟那么远的距离,哪会真让他耕到安吉的头?

  那锄头几乎是碰到安吉前的一刹那,卫莱和安妮薇儿双双冲了上去,一左一右,便将那小哥布林摁在了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

  哥布林那点力量,随便一个入门级武僧就能把它制服,面对两位顶尖高手的压制,它又怎能动的了分毫。

  然而即便如此,它却宛如世仇般抬头怒视着安吉。

  咆哮着,怒骂着,啃了满嘴的碎石和泥巴它都毫不在意,只是不肯把目光从安吉身上挪开半点。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人类还想从我身边夺走什么?”

  哥布林像是失心疯般的狂吼着:“我诅咒你们!人类,我诅咒你们!你们人类不得好死!都是你们做的!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人类!!”

  安吉哪里见过这般凶恶。

  小小的姑娘被吓的连退好几步,既畏惧又同情的看着这只孤零零的哥布林。

  卫莱也是诧异。

  工种哥布林脾气好众所周知。

  你就是把它们毒打一顿,它们通常第一反应都是求饶,甚至你就算把它们打成残废,它们也不敢反抗。

  它们是魔界最卑微,同时也是最怯懦的种族。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才能让一只怯懦的工种哥布林化作不要命的豺狼?

  “冷静点。”

  卫莱一掌将它的头摁在地上,让它无法去看安吉。

  那眼神太过凶恶,只有血泊中诞生恶鬼才会拥有这般眼神。

  如果让他继续与安吉直视,安吉那点心智,恐怕会留下永久的心理阴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歇斯底里的怒吼,让卫莱和安妮薇儿不禁惊叹。

  自己压在身下的,到底是印象中性格懦弱的哥布林?还是一只疯犬?

  这怎么搞?

  救治他并非卫莱本意。

  这只哥布林遭遇了这么多,卫莱其实也有预感,让它去死也许对它来说是一种解脱。

  但为了得到人类军队的方位,才不得不让它多活一会,多受一些苦。

  没想到…

  这样下去,恐怕连交流都做不到吧?

  “安吉,你先离开会,到天上去。”万不得已,卫莱也只能下达这个命令。

  然而。

  面对诅咒着自己的哥布林,往日听话的安吉却仿佛聋了一样,完全无视了卫莱的命令,呆呆的站在原地,注视着可怜的同龄人。

  哥布林是很常见的魔族生物。

  魔族的军队,主要都是以兵种哥布林为主。

  所以骑士团上课时,哥布林的习性和弱点是必修课。

  安吉作为骑士团三子中成绩最优异的孩子,对于哥布林非常了解。

  她看得出来,这只哥布林是和自己同龄。

  刚刚经历过丧父之痛的安吉,此刻对这只哥布林大概也能感同身受。

  明明是同龄人。

  明明都失去了一切。

  然而最终的命运却截然相反。

  安吉虽然幼稚,但此刻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差异。

  注视的目光,变得愈发同情。

  “安吉,没听到我的话吗?先到天上去!安吉?安吉!”

  无视了卫莱的命令,安吉定下心神,双目绽放出坚定的目光,竟违背卫莱的意愿,慢步走向哥布林。

  “安吉?”安妮薇儿看着这反常的一幕,也是不禁愣在那里。

  只见安吉来到哥布林身前,白玉般的手,轻轻的摸向那只哥布林的脸。

  ……

  “呃?”

  脸上传来了温香软玉的触感。

  被血与火重填的内心突然变得宁静。

  波安不理解,为什么这个人类…这个该死的人类的触摸会是如此的温柔?

  仿佛是抚过稻穗的清风。

  他努力挪动眼球,然而看到的,却与人类小姑娘无比温柔,甚至含着一丝泪光的视线对上。

  “你很痛吗?没事了,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如春风般的声音迎面吹来。

  波安五官微微一抽,呆滞的看着这个美丽的人类姑娘。

  一瞬间,波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眼前的女孩绝非加害者!

  加害者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眼前的女孩绝非诈骗者。

  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值得欺诈的价值。

  那宁神般的气息,仿佛是一汪清泉,滋润了波安干枯的内心。

  怒气慢慢平息,火海中,那无尽的悲痛化作酸意浮现。

  “唔…呜……”

  波安平静了下来,他的疯狂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助的哽咽。

  “他们夺走了我的一切…夺走了我的茜拉…村子没了…大家都死了…茜拉…纳波斯婶婶……村长…大家都没了…我什么都没了!”

  波安实在是无法承受这种消失。

  那是一种仿佛心被撕开的痛苦。

  把脸埋进肮脏的土里并不能缓解悲痛,但波安已经不想再多看哪怕一眼这个世界。

  “黄金的军队…他们夺走了我的一切…全都被他们毁了…所有的…我爱的…全毁了啊啊啊!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我们什么坏事都没做,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们?为什么?!”

  波安哽咽着,质问着。

  他多么希望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我做错了可以改,我做了什么坏事可以赔偿…但为什么要杀害我最爱的人们?

  为什么?!

  卫莱和安妮薇儿看着这个哥布林痛哭的样子,彼此对视一眼。

  很有默契的,两人松开了他。

  “你叫什么名字?”安吉轻轻捧起它的脸问道。

  波安看着眼前这个温柔的女孩。

  也许任何生物,在失去一切的时候,都希望能出现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吧?

  “波安…我叫…波安。”波安哽咽着回答了她的问题。

  “屠杀了这个村落的军队,去了哪里?”

  卫莱见状,也连忙蹲到它面前询问。

  波安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从未见过,无法分辨种族的魔族。

  “你…你们到底是谁?”波安抽泣着问道。

  “我们是魔王的处刑人!”

  安妮薇儿也蹲到安吉另一边,郑重的说道:“别哭了,告诉我们,杀害你亲人的军队去了哪里?我们会替你复仇的!”

  “报仇?”波安茫然的呢喃着这个词。

  这个他无比渴望的词。

  但如今,冷静下来后,他只觉得报仇并不能给他带来欣慰,恰恰相反,只有讽刺!

  “不重要了…呵呵…都不重要了。”

  波安抬起头,看着暗无天日的天空,宛如抽去灵魂般的喃喃自语道:“报了仇又能怎样?茜拉…纳波斯婶婶…村长…大家…都不会回来了…报了仇又能怎样?”

  到底是怎样的绝望,才能让一个疯狂的人在冷静下来后连复仇都不渴望?

  安吉的心,此刻为这个叫波安的哥布林所震荡。

  “所以说……”

  卫莱凑近,急切的问道:“他们夺走了你的亲人,你不想报仇吗?以后的日子以后再说,现在你先告诉我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我这就去干他妈的!只要你告诉我,我还可以给你亲手杀掉你想杀的人的权利,所以……”

  “我…什么都不想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宛如泄恨般的,刚冷静下来的波安突然爆起。

  这反常的举动吓了卫莱和安妮薇儿一跳。

  两人刚摆开架势,却发现爆起的波安并没有发动攻击。

  恰恰相反,波安转身就跑,捡起了落在一旁的锄头。

  下一秒,眼前的画面让卫莱和安妮薇儿都不禁感到了心脏的冲击。

  波安仰天长吼一声,竟将锄尖对准自己的胸膛,用力一挥。

  噗!!!

  在尖锐的锄尖面前,他瘦弱的肋骨宛如饼干般折断!

  波安一锄头,就将自己的胸膛,以及里面的心脏捅了个对穿。

  鲜血,沿着背后爆出的锄尖慢慢滴落。

  卫莱万万没想到,这只哥布林居然会选择自尽。

  “他们…我记得……他们…向着南边去了……”

  呕着满嘴血,波安道出了卫莱想要的答案。

  他目光折转,扫视了三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反常的笑容。

  “谢谢你们…但…但是…我…我什么都没了…我已经不想再留在这个世界上了。”

  说完,像是虚脱一样,波安底下了头。

  他看着身前茜拉的断臂。

  往事的一幕幕在眼前如走马灯般浮现。

  波安的眼角,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

  脸上挂着呢心满意足的微笑,他喃喃说道:“下面很黑吧……茜拉,别怕……波安…来……陪你了…”

  话音落,波安头一沉,呼吸自此停滞。

  但它的脸上,却带着心满意足的笑意。

  卫莱,安妮薇儿和安吉,三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尤其是卫莱,至始至终都没有试图出手救它。

  一来自己想要的已经知道了。

  二来…

  对于一个执意要死之人,救他,是对他最后一点尊严的亵渎。

  卫莱不会做出这种不解风情的事。

  至少,它走的时候很安详。

  这点,从它脸上的微笑就能看出来。

  死对它来说已经是个解脱了。

  卫莱来到波安面前,看着这个已经停止心跳的小哥布林。

  虽然满嘴是血,但表情却像是熟睡了…做着美梦一样。

  哗啦一声。

  卫莱拔出了贯穿波安胸膛的锄头,轻轻一挥。

  小哥布林滚烫的血,如泼墨般在地上勾出一道圆弧。

  他颠了颠锄头,低头道:

  “前后重量均衡,是把好锄头,波安是吗?这个名字我会记住的。你的这把锄头,我以后也会和米斯特丁之剑放在一起,然后……”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安妮薇儿看到,卫莱的眼眶竟也有些湿润。

  “我会用你的锄头,亲手敲碎你仇人的狗~头~!!”

  卫莱郑重的,对波安的尸体发下毒誓。

  卫莱一生杀人无数,但每次杀人,都意味着有更多人被因此得救。

  卫莱不排斥杀人,更不认为自己是好人。

  只是卫莱讨厌两件事…

  一:胡编乱造狗屁不通的理由,为自己无意义的杀戮增加正当化理由…这无异于表子立牌坊!

  杀人不偿命就是算了,承担骂名是理所应当的,卫莱以前也从不介意别人暗地里骂他凶残和杀人狂。

  二:专杀比自己弱小的人,以弱者的绝望为乐,专挑软柿子捏的孬种!

  但凡有点骨气的人,都以挑战强者为荣,你见过哪个强者,会以欺负弱小为荣的?有种挑比自己强的人打啊!

  当年旧魔神族泛滥时期,卫莱远没有现在强大,随便来他一两个魔神就能让卫莱挂彩,四五个就能把卫莱逼入绝境。

  但卫莱哪里他妈的认过怂?打架也专挑牛逼的打!

  卫莱的强大,一部分是天生的,另一部分,也要归功于其不惧强者,打架不挑食的缘故。

  现在还要增加第三点。

  工种哥布林是魔界基层的命脉,更是魔界老实人的代表…没有人会欺负忠恳的工种哥布林。

  丢人。

  魔族入侵人界时,魔族军队也不杀愿意提供粮食的农民,这是战争里最基本的道德。

  就连当年改变克莱茵人生的霖瑟小镇事件,那时候死的也只是平民和战士,鸡蛇魔和食人魔喜欢吃小孩没留小孩这也是没办法,但是当时农民都是幸存下来的。

  要是没有鸡蛇魔和食人魔,霖瑟小镇连小孩都不会有死伤。

  这是所谓的【战争道德】和【战争底线】。

  黄金军团,踏过了不该踏过的底线!

  他们失去了任何得到宽恕和仁慈的资格。

  “卫莱教官,我们走吧。”

  歘的一声。

  安吉拔出了背后黄金的圣剑,走到卫莱身旁。

  稚气虽然尚未脱干,然而双目却折射出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果决。

  她轻轻摘下波安头上红色的破旧头巾,将其绑在了手臂上,皇家骑士团那双剑一盾标志的下方。

  波安的死,不光让卫莱感到触动。

  就连安吉,此刻心中也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

  它的死,似乎成了一盏明灯,让安吉找到了寻找人生方向的第一步,该往哪走。

  黄金的圣剑,此刻绽放出耀眼的青芒。

  皇家骑士团戒训四则。

  皇家骑士团无所畏惧。

  皇家骑士团永不言败。

  皇家骑士团绝不为恶。

  皇家骑士团…

  将化为良善弱者之利刃!

  与卫莱并肩站着。

  安妮薇儿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背影,一时间竟产生了错觉…

  她仿佛看到,他们两人未来并肩作战的场景。

  湖中剑剑身上,湛卢英骨四个字,格外透亮。

  ……

  “湛卢,自以剑入道,为忠义之剑,断剑两度,一度为吾证道心,开拓剑道,终为湛卢开锋,名:开锋湛卢,一度以身应敌,虽身死而不言败,吾虽侥活,然湛卢破碎。”

  “吾以开锋湛卢之破片,迎世间十大至宝,锻神兵十件,然以一件尤为特别,以湛卢剑柄所铸,其表湛卢之英骨,唯有心宁如湖,忠肝义胆者,放可使用,名曰:【湖忠剑】。”

  “此剑为十兵之首,号令十剑,不义者不取,吾虽离世,但望后辈持此剑者,能承吾之道,吾之意,吾之心,弘天下正气,不为种族,不为个人,但为忠良,鞠躬尽,死后已!”

  啵的一声。

  阿古十三合上书页。

  望着书封上金色的【剑神阿古里自传】七个字,感慨万千。

  紫玄门藏书阁内,他小心翼翼的将书放回最高位。

  以阿古十三的修为,他完全可以直接把这本书精准的扔回原位,或者飞上那十多米高的书架。

  但他却选择了亲自爬梯,亲手放回,足见其对此书之珍重。

  透过天窗,仰望天穹,手中握着一把古色古香的长剑,喃喃自语:

  “祖先,你不把那把最强的十剑传给自家后人,想必一定有你的原因吧?后辈定会等待湖忠剑的主人,与其恪守世间正道,定不辱我阿古家的荣誉!”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王国在我脚下,王国在我脚下最新章节,王国在我脚下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