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一百零一章 事情搞大了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王爷爷,我来看你了,身体好些了吗?”吕萌刚进入大殿就蹦蹦跳跳的跑到了秦王的床榻边,周围的太监、侍女对此却是见怪不怪的没有任何反应。( 八(一中文 W]W>W〉.81ZW.COM整个秦国能用这么奇怪的称呼称呼秦王的只有吕萌。而且也只有她可以不顾礼仪的在秦王的寝宫中四处乱跑。

  “好多了,好多了。看到萌萌你王爷爷立刻就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秦王在太监的帮助下坐了起来,宫女动作迅的在其背后塞入了几个靠枕做支撑。

  吕萌笑嘻嘻的一下跳到了床边,斜坐在床边,拉着秦王的手说道:“我就说嘛,我一来王爷爷肯定高兴,这人一高兴啊,病就全好了。都怪爷爷,非说我太吵了,会影响您休息。我哪有吵啊!”

  秦王满脸笑容的拍着吕萌的手说:“不吵不吵,是他们这帮人太安静,连点热乎气都没有。你就不一样啦。你一来啊,感觉这阳光都跟着你一起来到了寡人的身边。”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吕萌说着突然蹦了起来,从身后的太监手里抢过食盒,打开之后从中取出了一方精美的小木盒,重新坐回床边,伸手拉开木盒抽屉,一枚红光闪耀的玉珠立时出现在了秦王面前。“王爷爷,这是我给你找的礼物,以后可要随身带着哦。”

  “这是血玉吗?还是萌萌知道心疼人啊!好了,这礼物寡人收下了。”

  “父王。”等到吕萌和秦王说完了话,站在一旁的嬴颖才上前问安。

  秦王看到嬴颖也是一脸温和的低声道:“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替父亲分忧本来就是做子女的应尽的义务,何况您是秦王,我们是父女,也是君臣。于公于私这都是应该的。”

  “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一本正经了。没一点王后当年的活泼跳脱,倒是像极了寡人。”说到这里秦王长叹了一口气。“唉……辛后去了也有十年了吧?寡人想念的紧啊!本以为这次就能见到你母后了,看来又得再等些时日了。好了,不说这些伤心事了。谈谈正事吧。”

  “王爷爷,我去外面等着。”吕萌赶紧起来要出去,却被一把拉住了。

  “你就坐这,没什么不能听的。”秦王说完又看向嬴颖,“你师尊怎么说?”

  “回父王,师尊说紫霄宫还是那个态度。他们不会插手各国,但也不会限制弟子参与其中。不过,如果我们允许仙门势力在秦国建立道观,起码可以帮我们多培养出一些可堪一用的人才。”

  “哼,一个是吃人的恶狼,一个是伤身的毒药,沾上哪个都是死,早晚之事而。”说到这里秦王忽然问道:“颖儿你的想法呢?”

  “毒药伤身,尚可寻医问药,恶狼食人,就在当下。颖儿哪个也不想要,但毒药可以不吃,恶狼却不可不治。”嬴颖话说的明白,其实还是没表态,让她直接绕了过去。

  秦王也没再问这事,转而又询问了一些关于太子的情况,最后闲聊之中吕萌插了句嘴,谈到了为赶时间横穿清源山的事情。

  秦王很是心疼的说道:“你们怎么想起来横穿清源山啊?太危险了!还记得当年桓公遇刺,我派人追杀刺客,将其赶入清源山中的事吗?那么多军队都差点全军覆没,你们居然还敢进山?”

  吕萌在一边疑惑道:“可是感觉山里也不怎么危险啊!中间是碰上了一两次麻烦,但感觉很轻松的就过去了啊!”

  “那是因为有天佑在,你还真把清源山当后山猎场了啊?”

  “天佑是谁?”秦王疑惑道。

  秦王问起,嬴颖便开始解释,吕萌也是偶尔补充个一句两句,说的秦王对天佑越加感兴趣起来。

  “虽然尚未见到真人,不好判断,但听你们的说辞,此子当为大才,不一定能治世安邦,但一定对你有所帮助。”

  “所以颖姐姐生拉硬拽的把人骗到王城来啦。”

  嬴颖瞪了眼吕萌,然后才迎着秦王探寻的目光解释道:“颖儿也觉得此人可用,因而对其进行了招揽。”

  “做得对,人才可遇不可求,看见了就莫错过。嗯,这样,宣他觐见,寡人也想当面感谢一下。如你等所说,救下寡人这条命的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这……”嬴颖有些犹豫。

  “怎么?有问题吗?”

  “启禀父王,天佑此人虽有能力,但毕竟是山野猎户,说话较为随意,早年又曾漂泊列国,所以……”

  “寡人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吗?”

  嬴颖当然是拗不过秦王的,再说她也就是打个预防针,并非不想让天佑与秦王见面,很快宫中便派出了专人去负责此事,而秦王与嬴颖又聊起了别的事情。

  忙了一夜的白冰雨天明之后在一个世伯家中醒来,昨天说好了晚上要回去陪天佑一起吃饭的,谁知一忙忙到半夜,推拒不过,只能放了天佑鸽子,在世伯家中住了一晚。白冰雨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失信于人让她感觉很不舒服,于是一大早就拜别了世伯,准备去找天佑致歉。不过她才刚出门就被另一名官员碰上,这也是必须沟通的重要人物,无奈她只能先公后私,让天佑再等等了。

  群芳阁中,忙活到半夜的吕正义终于从脂粉堆中醒了过来,拿开胸口压着的藕臂,一问时间才知道已经快巳时了(接近9点)。

  “都这时间了?对了,天佑还在牢里呢,今天不让这小子哭爹喊娘我吕字倒过来写。”一想到马上就能去报仇解恨了,吕正义睡意全消,推醒几个粉头帮他穿衣洗漱,准备杀奔尉狱。

  和吕正义有关系的那个小将倒是起的早,比吕正义还先弯成了洗漱,不过等两人勾肩搭背的到了尉狱门口时巳时都过了一多半了。

  因为小将本身就有负责监察尉狱的职责,所以两人畅行无阻的进入到了尉狱之中,只不过吕正义的好心情很快就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在牢房里转了一圈没找见人的吕正义大雷霆,结果却在狱卒们休息的隔间里找到了天佑。原本以为在牢里遭了一夜罪的天佑现在应该神情萎靡极度狼狈才对,结果这家伙倒好,抱着个酒坛子睡得比自己都香。他吕正义托关系把天佑弄进来可不是让他来享福的,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轰的一声,吕正义的愤怒彻底爆,一脚踢翻了桌子,结果天佑居然一个翻身睡眼惺忪的站在了地上,愣是在睡梦中完成了落地动作。这灵活的身手看的旁边陪同的小将也是一阵愕然。

  “咦?原来是你啊?”看到吕正义的天佑很平淡的说了一句,根本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这让吕正义的肺都快气炸了。说好的报复的快感呢?说好的折磨羞辱呢?

  “来人,给我锁了这厮送到刑房。”

  虽然昨夜还在一起喝酒来着,但上官在这,谁也不敢说什么,无奈只能听令。不过,正要拿人的几个狱卒却现镣铐找不到了,只能四下搜索。吕正义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却看一群人跟没头苍蝇一样的四处乱窜,火气更大了。

  “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把他锁上!”

  一个狱卒颤颤巍巍的汇报:“回……回大人……镣铐……镣铐找不到了!”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牢头还能找不到镣铐?”

  一直站旁边没动地方的天佑这时候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看到狱卒胆怯的样子还好心的提醒道:“我记得好像在天字八号房,你可以去找找。”

  吕正义和那小将听到天佑的话都是猛然回头望向天佑,小将是惊讶,吕正义则是气的嘴唇都在哆嗦。牢里的锁具不见了,牢头不记得在哪,天佑居然知道,这什么意思?

  那边的狱卒看这情况也不敢道谢,趁着小将与吕正义都背对自己,向天佑迅的一拱手赶紧就出去了。

  天佑看到对方行礼,自然抬了下头回礼,吕正义慌忙回头却只看到牢头的背影。

  “哼,你别得意,一会到了刑房有你受的。”吕正义气了半天总算找回点自信,开始吓唬天佑。

  可惜,天佑压根不鸟他,自己转身去旁边另一张桌上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昨晚酒喝太多,口渴的很。

  吕正义看天佑我行我素的样子心里那个气啊,愤怒的指着天佑却说不出话来。那小将看自己人受辱,终于站了出来呵斥道:“小贼大胆,进了尉狱还敢嚣张。告诉你,我这尉狱可是剥皮削骨的地方,管你什么英雄好汉,进了我这管饱服服帖帖。”

  天佑无视对方的气场,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扶起一个凳子,然后悠然自得的坐了上去,边喝茶边说道:“我和吕正义有些过节,他找我麻烦正当合理。你我素不相识,你又何必冲进来挡枪。动动你的脑子。他吕正义是何许人也?我敢得罪他,他却非要到了王城才敢整我,你不会以为这是因为他耐信好吧?”

  那小将一听还真怕了。吕正义可不是知道隐忍的人,他被请来帮忙的时候吕正义说这青年只是山里的猎户,可如果眼前这人真是猎户,吕正义干嘛早不治他?他堂堂吕家公子,想折腾个猎户还不跟碾蚂蚁一样?为何非要托关系?还要搞得这般复杂?

  小将越想越不对,眼前这人怕是有什么依仗。不过他虽然想到了,但得罪人的事情已经干了,如果现在怂了,那就连吕正义也一起得罪了。到时候两边不讨好,死的更快。

  “你别嚣张,一会有你哭的时候。”小将总算又硬气了起来。

  吕正义有人撑场面气势立刻也跟着起来了,大吼着:“枷锁怎么还不来?”吼完之后他一扭头就现牢头居然在门口站着呢。“怎么回事?枷锁呢?”

  牢头哆嗦着说道:“大大大……大人……”

  “好好说话!”

  “牢门……牢门锁住了!”

  “我让你找枷锁,关牢门什么事?”

  “枷锁在牢房里。”

  “那就开门啊!”

  “钥匙找不到了!”

  “我……”吕正义已经开始七窍生烟,转悠着四处找趁手的东西要过去打那个牢头。

  小将赶紧拉住吕正义,冲外面吼:“还不快去找钥匙。”他带吕正义进来严格来说是不合规矩的,但他是管这块的,做了也没什么。但要是吕正义在这里打了牢头,那就是大事。除了尉狱,吕正义就算把牢头杀了都能盖过去,但在尉狱里面,敢这么干就要做好被廷尉大人请去喝茶的准备。

  牢头如蒙大赦的转身就要走,没想到天佑却喊道:“等一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向天佑,结果却看他缓缓站了起来,然后从腰间取下了一串钥匙。“在这呢。”

  之前是气晕了,这时候吕正义才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穿着狱卒的衣服?”

  天佑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也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对哦,我怎么穿这狱卒的衣服呢?不好意思,昨晚喝断片了,实在想不起来怎么回事!”

  “我……你……”

  还好,在吕正义气死之前天佑总算被成功转移到了刑房。看到天佑被绑上木人架,以及周围一堆的刑具,吕正义的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

  陪同前来的小将在天佑被绑好之后就把狱卒都赶了出去,然后对吕正义道:“吕兄,你慢慢玩,我在外面帮你看着。”

  “多谢,晚上再请兄弟喝酒。”

  那小将出去之后,吕正义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的狰狞了起来。他拿起了一支烙铁放进炭火之中,然后得意的笑道:“你再嘴硬啊?怎么不说了?嘿嘿,一会我们会玩的非常愉快的。当然了,是我愉快,你就只能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时间倒回巳时之前。

  终于打听到天佑住处的谒者右仆射赶紧跑到了驿馆,不想半路上却遇到了白冰雨。

  “咦?仆射大人?”看到对方的白冰雨有些疑惑,因为对方身后跟着一名金甲将军,手中拿着一柄青龙偃月刀一般的两丈长刀,“您这是要去宣旨?”

  “是啊。大王要召见一名客人。”谒者右仆射说完望了眼白冰雨问道:“白大小姐这是……?”

  “哦,我有个朋友暂住在前面驿馆,昨日太忙,无奈爽约,今日是来赔礼道歉的。”

  “咦?小姐的朋友也在驿馆?该不会是一个人吧?”谒者右仆射既然要找人自然需要了解一些背景信息,所以知道天佑是护送嬴颖回来的功臣,而白冰雨是和嬴颖一起回来的,这样一想,两人是朋友倒是可以理解。

  “不会这么巧吧?”白冰雨想了想道:“大人宣的是何人?可有名讳?”

  “是一个叫做天佑的猎户,据说是护送九公主回城之人。”

  “那还真是巧了。看来今天我是没法致歉了,总不好抢在大王前面。不过我还是得去见上一面,不说一下总是不好。”

  “那白大小姐随我同去便是。”

  两人说着已经快马到了驿馆门口,驿丞听小厮报告,赶紧跑了出来,一看谒者右仆射背后的仪刀立刻就惊了。

  那青龙偃月刀一样的大刀名为仪刀,是一种礼仪的象征,使用时有严格规定。大王出行之时会带八柄,大王特派的官员或者将军出任务时会带上一到两柄,效果接近尚方宝剑。而谒者这个职务主要是负责迎来送往的工作,谒者右仆射一旦呆着仪刀出来,那就是大王要见什么人,这是去传唤的。沿途所有关卡阻碍,见刀放行,相当于特别通行证。

  不过实际上还有个规矩,那就是召见一般人谒者是不带仪刀的,只有大王看重的人才会有这种殊荣。

  正因为如此,驿丞现在显得非常的高兴,因为此时谒者右仆射带着仪刀过来,显然是来自己这里找人的。一想到自己负责的小驿馆里居然住着大王在意的人,驿丞就激动的不得了。

  “大人。”驿丞激动地迎上来就要参拜,谁知那仆射却是伸手直至了他的动作,催促道:“虚礼免了,快去通知清源村猎户天佑,大王召见。”

  “啊?谁?”

  谒者右仆射以为驿丞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就是那个前几日住进来的猎户,名叫天佑,尚未加冠,你这里应该没有比他更小的客人了吧?”

  不知道还好点,驿丞一反应过来右仆射大人说的是谁,差点没直接跪地上。我嚓,大王要召见的客人让他给轰出去了,这要怎么说啊?直接告诉仆射大人,“不好意思,大王的客人让我赶走了。”这不找死呢吗?

  看驿丞半天不动,右仆射着急的催促道:“你还不进去请人,哆嗦个什么劲?”

  “我……我……”驿丞感觉脑中一片空白,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就看着他身上汗如雨下,一会的功夫已经全身湿透。

  白冰雨看驿丞的反应立时意识到不对,表情一凛道:“快说,天佑是不是已经不在这里了?”

  “不是……是……”

  “到底是不是,快点说。天佑是我白府的客人,出了什么事要你脑袋。”

  噗通……倍受打击的驿丞终于幸福的晕了过去,至少在醒过来之前他是不需要再担惊受怕了。

  一看驿丞居然被吓晕了,那右仆射立刻对白冰雨道:“哎呀,白将军名气太旺,大小姐你还是别提白将军的大名,这等小人物经不起吓的。”

  也难怪驿丞要晕,实在是白起名声太吓人。大王好歹还是讲王法的,他即使有错,了不起也就是革职查办充军千里,可白起就不一样了。当年有个衙内当街调戏妇女,被白起看见后还敢耍狠,结果白起二话不说抽刀就给砍了。那衙内的父亲去找大王告状,结果大王把白起找去,问都没问一句,拍着白起的肩膀就夸:“威武不减当年。”

  有这样的事迹在前,试问谁敢得罪白起?跟这样的人斗,那是在玩命啊!

  驿丞晕了,白冰雨只能转向旁边的小厮。“你们说,到底怎么回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