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一百零三章 调戏公主好过瘾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为了让吕正义玩的尽兴,戚威把所有人都赶到了外面,刑房之中现在只剩下天佑和吕正义两个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现在吕正义倒在地上满地打滚,白冰雨和严嵩都是不自觉地把目光移到了天佑身上。不过在看了一眼天佑之后,两人的目光又移了回来。

  虽然现场只有两个人,吕正义看着像受害者,但天佑怎么看也不像有嫌疑的样子,毕竟他还被锁在架子上呢,这个无罪证明实在太硬了。

  “他怎么回事?”愣了好办天的白冰雨总算是反应了过来,看着天佑问道。虽然这事应该和天佑无关,但他起码应该是个目击者。

  其实白冰雨和严嵩不知道的是,被他们第一个排除的嫌疑人恰恰就是凶手,至少是幕后凶手。

  天佑确实是被锁着,在不破坏刑具的前提下他是什么也做不了的,但月影可没被锁起来,所以……

  “他啊!没什么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手摸到了炉子,又不小心把烙铁碰掉了,胸口那块估计快熟了。”

  “我说怎么有股子焦糊味呢。”

  严嵩听说只是烫了一下也就不把这当回事了,想起还有正事没处理,直接走过去恨恨的踢了一脚还在地上翻滚的吕正义。“一个大男人嚎成这样像什么样子?没死就给我马上起来。一会有你嚎的。”

  吕正义虽然没有停止惨叫,但声音明显小了很多。白冰雨绕过地上的吕正义跑到了天佑身边,本想帮他打开镣铐,结果却现照不到钥匙,正要问钥匙在哪,就听到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然后就看到右仆射带着一帮随从冲了进来。

  “咦?严大人也在呢?”谒者右仆射这个职位比中尉要低的多,不过他是代大王办事,所以不需要行礼。

  严嵩看到谒者右仆射身后的仪刀也是赶紧行礼,然后才说道:“这次是我失察,之后我自会去向大王请罪,这位应该就是大王要召见的客人,仆射还是不要让大王久等的好。”

  “是是是,这一路找过来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说着他就赶紧去请天佑。

  被挂在架子上的天佑还有点没搞清楚状况,地上的吕正义却是突然就安静了。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大王要召见的人?谁?天佑?他把大王要见的人给关进了尉狱,还害得谒者右仆射满城的找人?

  吕正义现在好希望自己能晕过去,可惜他是修炼者,没驿丞那么弱,所以想晕过去有难度。

  天佑这边经过一番介绍,算是认识了这位仆射,然后从仆射的嘴里得知原来是嬴颖在秦王面前提到了自己,所以才有了召见的事情。一想到这一早上生的事情,天佑就满怀同情的望了眼吕正义。这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秦王那边不好多等,所以白冰雨和天佑简单致歉之后就让天佑跟着仆射走了。严嵩这边把一众狱卒召集到一起训斥了一通,然后一手一个提着戚威和吕正义就直奔王宫去了。出了这种事,还是主动去承认错误比较好。当然,严嵩这人是比较刻板,但他不傻啊。这事他是有责任,但也没必要给吕正义和戚威顶雷不是?所以这俩避雷针一定要带上,等秦王那便雷雨交加的时候有这俩避雷针在他也能安全些。

  严嵩动作很快,天佑他们前脚刚进宫,他们后脚就跟了进去。白冰雨因为还有别的事情,无奈只能先去忙自己的。回王城这几天她就没闲下来过。

  “你怎么才回来啊?”宫内,看到谒者右仆射返回的谒者立刻跑了过来。“这位就是天佑吗?”

  “是小民。”天佑赶紧行礼。他又不是真不懂规矩的村夫,进了王宫当然知道要礼节多一些。

  旁边的谒者右仆射等天佑和谒者说完之后才赶紧凑过去耳语了一番,算是告诉谒者事情的经过。听到这么夸张的事情谒者也是吓了一跳,想想对天佑道:“你先随我来。”

  跟着谒者一起到了花园外面。这一早上的时间,秦王不可能一直和吕萌他们在寝殿里聊天。秦王身体刚好一些,出来活动活动也有利于恢复,所以嬴颖和吕萌就陪着秦王转移到了御花园中。

  让天佑在门口等着,谒者自己则是走进了御花园中,但他没有直接跑去报告,而是隔着老远冲皇帝身边一中年人招手。那中年人看到这边的谒者之后也是疑惑,心想你回来了就过来呗,站那边鬼鬼祟祟的冲我招手是几个意思?

  虽然不理解这家伙要干嘛,但那中年人还是找了个借口离开秦王几人身边走了过来。他才刚到谒者躲藏的假山旁就被一把拽了进去,立时有些恼怒。“你这是干嘛呢?让你去请人,这都什么时间了?人呢?大王已经问了三次了。”

  “中常侍大人,出事了,出事了啊!”

  一听这话那中年也没心思生气了,赶紧问道:“怎么回事?”

  谒者赶紧贴上去小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还有这事?”

  “哎呦大人,这种事是能瞎说的吗?”谒者赶紧证明自己清白。

  中常侍点点头道:“你做得对,人既然救下来了,那就一切好说。你先在这等着,我去把九公主叫来商量一下。”说完整了下衣服头冠,中常侍又走出了假山背后,回到秦王身边。不过他躲着秦王向吕萌比了个手势,然后又冲嬴颖招了下手。

  吕萌立刻会意,上去拉住秦王说起话来,把秦王的注意力拉走,而嬴颖也是机敏的退后半步,落在了中常侍身边。

  趁着秦王注意力不在这边,那中常侍赶紧和嬴颖小声说了一下事情概括,嬴颖听得眉头紧皱。

  这事本来是吕正义的责任,不关嬴颖什么事,但问题是现在正是需要吕家力的时候。吕家因为家族太大,族长其实管不到全部家族,而吕萌是家族嫡系,地位最高,但吕正义却是吕家另外一个分支的嫡系。这两股势力拧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吕家,少了吕正义这边的关系,吕家就等于是废了一半。虽然是一小半,但现在是一分力量都需要争取,何况是吕家的一小半,这么大的一笔人脉势力。

  如果这事照正常节奏展下去,吕正义绝对是要倒大霉的。对秦王来说国就是家,家就是国。官府的权力就是秦王治家的工具,而吕正义使用权力对付天佑,那就相当于是偷了秦王的工具打了秦王的客人。这是于私。于公,这是目无法纪,滥用职权,不但触犯多条律例,而且影响非常严重。没被人抓到把柄也就算了,吕正义居然还笨到被人人赃并获,这不是自己往刀口上撞吗?

  吕萌不可能拖住秦王太长时间,天佑那边嬴颖觉的只要自己低声下气的去恳求,应该能得到原谅,但问题是据说严嵩马上就会带吕正义过来请罪,这就不好办了。嬴颖的面子在严嵩那儿可不好使。不,应该说什么人的面子在他那都不好使。这根本就是个油盐不进的主。

  既然拦不住,这事就不能瞒,嬴颖迅定下基调,然后找了个借口和中常侍一起离开去找到还在等着的谒者。

  “公主?”谒者和中常侍显然都是嬴颖的人,不然这事就直接报过去了,不可能还要先和嬴颖商量。

  嬴颖挥了下手示意礼节免了,然后迅把自己的决定说了一下。

  “可是不瞒着的话,大王震怒,山南吕家那块……”

  “吕正义自己犯浑,责任不在我们,只要我们在这事上切实出了力,不管结果如何,这个人情他们推不掉。”嬴颖说完又道:“不过这事我还是要去和天佑说一声。你们先等等。”

  迅确定对策后嬴颖立刻让中常侍先返回秦王身边,然后她自己和谒者一起到了门外。

  原本以为天佑应该正在门外无聊呆,结果出来之后却现完全不是那样。天佑居然正拿着花园拱门边侍卫的兵器在那里比划着,一边耍还一边和侍卫评论着这兵器的优劣特点,俩侍卫就跟小学生一样聚精会神的听着。

  “你倒是到哪都能说得上话。”嬴颖一句话把俩侍卫吓了一跳,赶紧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其中一个站好之后才想起来刀还在天佑手上,急的去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天佑随手把刀扔了过去,然后转向嬴颖。“我面子这么大吗?居然是公主亲自出来迎接呢!”

  “说什么怪话呢?”嬴颖横了一眼天佑,然后说道:“和你说点正事。”

  “你又要给吕正义求情?”嬴颖一张嘴天佑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嬴颖有些扭捏的看向天佑,脸上红扑扑的,那样子看的盘边的谒者赶紧把头转了过去。他还是第一次见九公主这个样子,还是赶紧回避的好。王家的事情知道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我知道这一路上亏欠你太多,但我也有我的苦衷,有些事情我不想做,可又不得不做。我……”

  “好了,千万别哭,回头他们再跟大王说我把公主弄哭了,再让大王治我得罪,你说我冤不冤啊?”

  “我哪有要哭啊?”嬴颖刚刚只是在感慨,根本没打算哭啊,被天佑一说反而脸红了起来。“亏欠你的我会补偿,但无论如何请你再帮我一次,放吕正义一马。”

  天佑盯着嬴颖看了好半天,直到她脸蛋通红口干舌燥眼看就要恼羞成怒的时候才突然说道:“你是欠我不少,上次说好的金子呢?要不是我人脉广,小爷差点露宿街头你知道吗?”

  本来以天佑的身份是不该和嬴颖说这种话的。这句看似质问,其实谁都听得出来是在开玩笑。因为这里的要不然他是绝对干不出调戏公主这样的事情来的。

  旁边的侍卫和谒者虽然听着这些话有些大逆不道,但人公主都没说什么,哪轮到他们插嘴啊!人家这一看就是在打情骂俏啊!这种时候绝对谁掺和谁倒霉,随意这三位都在一边装鸵鸟,恨不得能隐身了才好。

  嬴颖听到天佑居然说到金子的事情,耳朵和脖子蹭的一下就全都变红了,不过脸上却明显挂起了笑容。这是会心的笑容,与平常那副看似亲切的温和微笑完全不是一种感觉,那一刻,感觉嬴颖整个人都散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

  “讨厌。”撒娇一般的啐了一口之后嬴颖才重回正题道:“这忙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我有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

  “我要你……”(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