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一百零五章 重重拿起,轻轻放下。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大步流星的走到秦王面前,严嵩直接将吕正义和戚威往地上一扔,然后自己也跪了下去,双手一抱拳,“王上,罪臣请罚。?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严中尉你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我罚你作甚?”秦王先是装糊涂,然后严嵩很自然的将他知道的部分全部说了一遍。在来之前严嵩也是做了功课的,他训斥完部下的时候也顺便了解了一下天佑出现在尉狱之中的原因,现在说的就是他了解的部分,而且这家伙也真是刻板到家了,在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将自己亲眼所见的事情和听来的消息作了区分,真是一丝不苟。

  秦王听完严嵩的报告颇有深意的看了天佑一眼,而天佑则是微微弯腰做了个行礼的起始动作,同时苦笑着用眼神给秦王示意。

  秦王顺着天佑的眼神望了过去,看到的却是嬴颖,心中立时恍然,眼神再转回天佑这儿的时候明显和蔼了不少。

  之前天佑的叙述和严嵩的叙述内容其实差不多,但因为表述方式的差异,给人的结果差异性却非常大。秦王当然更相信严嵩的叙述,一来秦王对严嵩更熟悉一些,二来严嵩的为人就是如此,口中绝无虚言,只要他不能确定的事情都会专门告知这是真实情况待定的消息。

  刚想到天佑说的内容有严重歧义,秦王对天佑的感觉自然是有些不好,但在天佑示意之后,这种不好的感觉就瞬间转化为了好感。

  作为一国之君,秦王当然知道自己的几个儿女私下里的那些小动作。山南吕家和吕家主家都和嬴颖走的很近,这个事情他当然知道,也乐见其成。不管将来谁来继承他的位置,新王不可能真的做孤家寡人,总是要有格利益集团来支持的。嬴颖能提前完成布局,并讲各大家族势力未来的继承人提前笼络在身边,这是她的本事,秦王看到了只会高兴。当然,前提是嬴颖不能在他在位的时候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天佑在这次的事件中应该算是受害者,而嬴颖为了吕正义的关系,说服了天佑,并且看天佑的表情,不像是受到威胁。能让天佑心甘情愿的放过吕正义,嬴颖的手段可见一斑,而能为了嬴颖放弃仇恨,不管是为了好处还是人情,天佑都是个拿得起放得下拎得清轻重的人,这也让秦王很欣赏。反之,如果天佑撒泼打诨求他做主,那反倒是落了下乘。秦王或许会碍于情势所逼严惩吕正义,但天佑之后也绝讨不到好。相比之下这样的处理大家都好看,事情办起来也让人舒心的很。

  之前秦王还觉的天佑只是个懂些求生之术的猎户,但现在他对天佑的观感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子大才,稍加培养定然可堪大用。”秦王这样给天佑下了评语。

  满意的冲天佑微笑了一下,秦王又转回了严嵩这边。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眼刚刚被扔地上,现在已经惶恐的趴在那儿的两个惹事精。

  “戚威。”刚刚听严嵩叙述中秦王记住了戚威的名字。

  被点到名字的戚威赶紧一边磕头一边哭喊:“末将该死!末将该死!”

  “你是该死。”秦王一句话差点没把戚威吓出尿来,不过秦王立刻又是话锋一转,“可惜寡人先前和戚将军有过约定,你回去告诉你爹,他的面饼寡人还给他了。”

  听到这话戚威一下震惊的坐了起来,愣了好半天才在严嵩的一巴掌下醒过来,然后便被秦王招来的侍卫带了出去。

  秦王早年还不是秦王的时候带兵打过仗,戚威他爹当时是秦王的副将。两人当年一起被敌军围困深山,那是真的饿的连树叶都吃下去了。最后戚将军拿出了一个珍藏的干饼让给了秦王。秦王当时感动的不行,说要赏赐戚将军,问他想要什么。最后戚将军开玩笑的说,这个饼救了你一命,那就赏条命给我吧。以后你当了大王,万一我或者家人犯了什么错,你不能杀我们,得还我一条命。

  这事当时只是一句玩笑而已,因为那时的秦王还不是秦王,而且那时他们都以为自己要被困死在山里了,压根没想着能活着出去。

  当然,最后他们还是出来了,秦王也当上了大王,而他真的没忘记这事,继位当日就宣布了这个消息,说是让天下人做个见证,他欠戚将军一条命,以后还他。

  这个典故在场的都知道,连天佑都听过,只是他没想到那个戚将军居然就是眼前这位的爹。

  一条命就这样被用掉了,这小子虽然没在秦王这里挨罚,但回去之后会遇上什么可想而知。也难怪他当时听说自己被赦免了还会有那种表情,这哪是赦免,这是换个地方挨罚而已嘛。

  相比之下秦王就很开心了,因为他收了一面免死金牌回来。虽然他当时没有给戚将军什么实物凭证,但毕竟是昭告了天下的,现在能合理的收回来,这事也就算圆满了。以后被百姓们传唱,那也算是一段佳话。

  处理完责任较轻的戚威,秦王的目光又转到了吕正义身上。这小子现在是真的快要吓尿了。戚威只是连带责任都捞着个死罪,他怎么办?吕家也没免死金牌啊!

  “大大大……大王我……”

  “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

  “我我我……”吕正义已经哆嗦的话都说不周全了。

  秦王厌恶的打断他:“好了,闭嘴。滚下去自领三十廷杖,多看你一眼寡人就想生气。”

  “啊?”吕正义本来以为自己这次撞枪口上,不死也要被扒层皮,没想到惩罚只是三十廷杖。这是什么意思?三十廷杖就算完事了?不可能啊!戚威只是连带责任都……

  “怎么?还等着我让人把你扔出去吗?”看着地上的吕正义,秦王的表情相当骇人。“若非颖儿说情,寡人非车裂了你不可。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家结党营私。你是有几个胆子干出这样的事来?行了,趁寡人还没改变主意,赶紧滚吧。”

  “是,我这就滚,这就滚。”吕正义也不是真傻,先爬起来跑了两步,想想回头又给嬴颖磕了个响头道谢,然后再次向秦王道谢,这才爬起来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秦王这么简单的处理其实也是有他的用意的。一方面做出愤怒难以控制的样子,让吕正义害怕,另一方面点出了吕正义之所以没事,完全是嬴颖的功劳。这就是让吕正义把恩情记在嬴颖头上,算是帮嬴颖积攒人脉了。作为国君,他必须要让儿女之间竞争产生一个最强者继承大统,但作为父亲,他又何尝不关爱儿女呢!

  等吕正义离开之后,秦王又转向了地上跪着的严嵩。这次秦王的态度明显就好多了。“柏杨你就别跪着了。此事错不在你,昨夜之事你今晨便能现,说是失察之责也勉强了些,以后注意即可。对了,各国前来道贺的使节已经到了一些,今夜会在宫中举办一场小型宴会,你也来参加吧。”

  “是,卑职安排好工作就来。”

  “嗯,你且退下吧。”

  严嵩走了,秦王的目光再次转回了天佑这里,结果却看到吕萌和天佑表情严肃的盯着对方,一个人伸手比出一个五,另一个却比了个三。

  秦王好奇之下询问:“你们这是在打什么暗语呢?”

  正讨价还价的两人没想到被现了,赶紧收起了比价的手指。吕萌和秦王比较熟,直接笑闹着把事情给说了。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隐秘。其实两人是在关于那个风箱的技术在讨价还价。天佑出价五锭金元宝,吕萌却要还价到三锭。两人其实都不太在乎这些钱,天佑的理念是够用就好,吕萌则是钱多到根本用不完,之所以非要争个长短,其实打闹的成份居多。

  他们只是玩闹,秦王却听出事来了。“你说你有办法提高熔炉温度,可大量产铁?”

  秦王可不是啥都不懂的废柴,他是当过将军的。这个时代,军队打仗的时候都会带上铁匠一起,沿途修个兵器造点武器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就像现代人喜欢名车一样,带兵打仗的将军有几个不喜欢神兵利刃的?

  正因为懂,所以秦王听出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真如两人所说,可以大幅度提升炉温,那这价值可就大了去了。推广开来,对秦国的整体实力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增长。

  这种事天佑知道不能隐瞒秦王,所以一五一十的说了,反正风箱技术真的是简单到连技术都谈不上的地步,卖给谁不是卖?秦王难道还能黑他的技术不成?

  相比之天佑,吕萌的表情可就垮了下来。“王爷爷,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我这生意都谈好了,您怎么还硬抢啊?”

  秦王笑着反问:“你付过钱了吗?”

  “这个……”

  “那就是没有了。既然你还没付钱,那这买卖就是还没定下呢。我们俩算是竞争关系,价高者得,何来欺负一说?”

  吕萌买风箱技术也就是几家店铺用的上,但秦王买去就不一样了。秦国的冶铁行业都是集中在一块的,技术注入度非常快,同样的技术在秦王手里和在吕萌手里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啊。所以,别说三五百两黄金,就算是三五千、三五万两黄金,对秦王来说也是大赚特赚。

  嬴颖这时忽然插入进来说道:“萌萌你就不要抢了,这技术算我买下的。天佑你回头找我即可。”

  “颖姐姐!”吕萌不满的轻唤了一声,但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不过她也没吃亏,嬴颖答应回头可以让她的百.兵坊共享技术。

  天佑反正有钱拿就行,他倒不介意卖给谁。

  聊完这事秦王明显更开心了,又聊了几句,听说天佑要加入紫霄宫,而且嬴颖已经答应帮忙推荐后,秦王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你有志加入紫霄宫,以后你们就是同门,之前你又帮过颖儿,还带来了这风箱技术,使我国兵力有望大幅提升。不嘉奖一番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天佑当然是一番客气推辞,但秦王态度倒是挺坚决。

  “你也不用推辞,这是你应得的。”秦王说着转向嬴颖:“你觉得寡人赏赐些什么比较好?”

  这是秦王又在帮嬴颖收买人心了。

  嬴颖略作沉思道:“赐下何物也不如自己选的东西趁手,不如开放地库,让他自选一件宝物作为赏赐可好?”

  “地库吗?”秦王故意做出犹豫的样子,过了会才应道:“那好吧。由他任选一件宝物作为寡人的赏赐。”

  “多谢大王。”

  “嗯,这是你应得的。好了,寡人有些乏了,要休息一下。”

  一听这话周围一群人立刻开始各自告退,天佑也和嬴颖、吕萌一起离开的御花园。刚出御花园吕萌就生气的说道:“都赖你,我的独家技术被颖姐姐抢去了,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

  “喂,明明是你故意说给大王听的,卖了人情还要赖我,你也太贼了吧?”

  吕萌的小心思被现了,却是一点都不露怯,反而理直气壮的开始耍无赖。“我不管,反正我的好处让颖姐姐占去了,你得补偿我。”

  “你是又看上我什么东西了吧?”

  吕萌也不否认,反而是理直气壮的说道:“对,我就是看上你的东西了。他们说你会一种把木柴加工成更好烧的东西的方法。风箱技术被颖姐姐拿去了,这个你得教我。”吕萌说到后来居然拉着天佑的胳膊一个劲的甩了起来,完全是一副小孩子耍无赖的架势。

  天佑被摇的头昏眼花,无奈道:“行行行,怕了你了。教你就是了。烧个炭而已,你至于吗?”

  如果说风箱多少还能算的上是一种技术明的话,这烧炭就真的没啥好说的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风箱技术在这个世界除了天佑根本没人会用,而烧炭却不是这样。

  其实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人会烧炭,甚至于在王城之中就有卖炭人,只不过大家都是因为焦炭烟少、不呛人的特点而买回去取暖用,从未有人想过用焦炭来炼铁的。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大家只看到木柴比木炭便宜,却没人去去想木炭提高的炉温对金属冶炼的意义。

  反正只是一个简单的意识转换,就算天佑不说,吕萌只要稍微注意点,很快就会现其中关键。所以天佑压根就不打算藏私,很简单的就答应了吕萌,多少也算卖了个人情。

  兴高采烈的记下天佑口述的要领,吕萌急急忙忙的和两人打了个招呼就跑去试验效果去了,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嬴颖无奈的摇头叹道:“这丫头!”

  “率性而为,挺可爱的。”天佑评价。

  嬴颖没接话茬,而是转身就向前走去。“来吧,我带你去地库转转,挑件趁手的兵器。”

  “那就多谢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