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一百零九章 指日可待的神兵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看到月影和嘲风趴在帝道剑上啃的起劲。八(<一中文 W)W)W).〉8〉1)ZW.COM天佑的第一反应就是铁锈有害健康,但紧跟着他又顿了一下,因为这个是上辈子的理论,而在这个世界,前世的很多常识都是值得商榷的。

  前世的医疗理论中铁锈对人体有害,这肯定没错,但问题是月影和嘲风都是妖啊!

  “停,先打住。”尽管没完全想明白,天佑还是先叫停了月影和嘲风啃铁锈的行为。

  两个小家伙都是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天佑,不知道为什么不让吃了。天佑也没解释,趁机跑过去赶紧把帝道剑抢了过来。再一看剑刃,他却是愣住了。

  原本的帝道剑已经彻底锈蚀,整个剑身之上都密布着血管一样粗壮的铁锈脉络,而脉络之间的部分也不是剑身原本的样子,而是被一层砂纸一样细碎的暗红色锈迹所覆盖,可以说帝道剑的剑刃部分已经完全看不到原本的颜色了。

  如此严重的锈蚀,清理起来是非常麻烦的,而且据说秦国先祖当年是曾经试图挽救过这把剑的,但结果却失败了。据说失败的原因是铁锈无法清除。

  一般的铁锈是很松散的,用手都能扣下不少碎屑,但帝道剑上的铁锈却是和原本的帝道剑一样的坚固,无论是煅烧还是捶打,都无法撼动这层铁锈,就算是用锉刀也不能弄下哪怕一丝一毫的碎屑。这油盐不进的状态导致修复工作根本无从谈起,尝试了很多方法之后最终秦国的那位先祖也就只能放弃了。

  按说这么硬的铁锈,月影和嘲风应该是啃不动的才对,但天佑此时却惊讶的现剑身之上居然出现了两处闪亮的区域。其中一处靠近护手位置,是一小片指甲盖大小的区域,其中间绿豆大小的部分已经光亮如新,闪着金属光泽。外围一圈稍微还有些模糊,但铁锈红已经基本退去,可以看到金属本来的颜色。

  另外一处闪亮的区域位于剑身中段的剑脊附近,但这里的光亮不是圆形的一片,而是一道一道的亮线,感觉就像是用锋利的刀具将表面的铁锈刮去留下了本色的金属划痕一般。

  “我靠,这是你们啃出来的?”

  那圆形的一片区域分明就是月影舔出来的,而下面那一道道的切削划痕则更像是嘲风锐利的牙齿和爪子留下的。只是这锉刀都弄不下来的铁锈,为什么两个小东西这么轻易就能啃下来呢?

  天佑还在疑惑,却忽然听到月影那糯糯的声音喊道:“好吃……要……”

  “咦?你能说话了?”

  剑的问题还没研究清楚呢,居然又现新问题了。月影居然能说话了。虽然只有两个词,而且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的,但这确实就是语义明确的句子,和之前的咿咿呀呀比起来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

  有个能说话的妖宠,那就好办了。

  天佑赶紧拖过凳子坐在了桌边,然后捧着帝道剑问道:“月影,你跟我说,你能说话,是不是因为吃了剑上的铁锈?”

  月影听得懂人话,只是不能说,所以理解不成问题。她迅的点了下头,然后指着帝道剑说道:“血……好吃……长大……”

  又是三个单词,意思似乎能明白,但又不太确定。好在月影能沟通了,可以一个个的试出来。好吃不需要问,这个好理解,但前后两个不太好确定,天佑还是先从简单的开始。

  “你说的长大是说你们吃了这个可以长大是吗?”

  这次月影和嘲风一起开始点头,而且挺急切的样子,看嘲风的意思很想马上就开始继续啃食帝道剑上的铁锈。

  得到肯定答复的天佑已经可以确定,吃掉铁锈对月影和嘲风来说是有好处的,那么现在还需要确定的就是“血”的意思的了。

  “月影你刚刚说的血是什么意思?”

  这次的问题似乎不太好回答,月影歪着小脑袋做出了一副我在思索的可爱样子,过了一会才开口。“红的……血……锈……不对……”

  天佑把月影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突然就反应过来激动的问道:“你是说着帝道剑上这些红的不是铁锈,是妖血?”

  月影再次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天佑这下什么都明白了。怪不然铁锈无法清除,怪不然这帝道剑成了废品。

  当年帝道剑是因为斩杀妖王,然后沾上了妖血才报废的,但所有人都以为是妖血侵蚀了神剑,却不知道帝道剑依然是帝道剑,只是外面沾染了一层妖血。妖王是何等的实力?它的血即便是离体依然具有强大的活性,这种活性导致血液自身依然在扩散生长,它逐渐爬满了帝道剑,并且不断的吸收剑身上聚集而来的灵气,导致神兵属性消失,变为凡铁,而且因为表面盖满妖血而锋利不再,除了依然很硬之外,原本的特性已经彻底消失。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天佑立刻就开始兴奋了。

  如果说上面的猜测都是真的,那岂不是说帝道剑根本就没有损毁?只要让月影和嘲风把上面的妖王血都给啃了,这帝道剑岂不是又成了神兵?“我靠,我这算是捡着大漏了吗?”

  兴奋的天佑激动地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可惜这事还真不能让人知道。他之前拿出帝道剑的时候秦王其实已经有些勉为其难了,只是金口玉言,不想坏了自己的声誉,加上帝道剑除了纪念意义也确实没什么用处,所以这才忍痛让天佑拿了出来。

  如果现在突然爆出猛料,让秦王知道了帝道剑是可以修复的,那秦王会作何感想?他会不顾脸面的要回去吗?会暗地里派人来偷吗?

  天佑反正不想考验秦王的人品,所以他决定谁也不说。至于这柄帝道剑,他打算先不急着修,至少不能完全修复,等到了紫霄宫,他再找机会把这柄帝道剑的剑鞘和护手什么得全都换掉。反正帝道剑的本质是中间的剑身和剑心,还有尾部的配重块上安置的魂珠,护手和剑鞘什么的不过是配件,对帝道剑本身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只要换掉这些,相信一般人是很难一眼认出帝道剑来的。毕竟宝剑多数时间都是在鞘里,能直接看到的也就是剑鞘和剑柄而已。

  当然,修复时间要延后却不代表现在就不管了。

  天佑一使劲将帝道剑完全拔了出来,然后放在了桌上。“你们可以继续吃上面的妖血,但是吃东西的吃相不能太难看,不可以乱啃。”天佑说着指着剑尖的位置说道:“你们从这里开始向剑柄方向一点一点的推进,前面没啃完不许先啃后面。知道了吗?”

  两个小东西都是急忙点头,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开始啃了起来。为了不让俩小东西抢打起来,所以天佑干脆用无忧袋中的找出来的一些零碎东西把剑给架了起来,这样月影和嘲风就可以一妖一边的啃,谁也不影响谁。

  天佑之所以让他们从剑尖开始,还是从安全方面考虑的原因。这样只要他不把剑刃完全拔出来,别人就看不到已经修复的剑尖部分,而剑柄附近的锈迹依然可以作为伪装,让别人以为这还是那柄残剑。

  两个小东西专心的在那里啃着帝道剑上的锈迹,天佑则是从旁仔细观察了一番,结果现两个小家伙的吃法还不太一样。

  月影是人形,又是小女孩的样子,并不适合啃咬,所以她基本是以舔为主,而她进食红色锈迹的关键却是口水。那坚不可摧的暗红色锈迹在月影的口水之下居然仿佛沸水融雪一般,只要沾上一点就会立刻软化成奶油一样的状态,然后被月影轻易的舔进小嘴里。

  嘲风这边的方法相对就比较暴力一些,和天佑之前的猜想一样,它就是用嘴和爪子直接往下刮,不过天佑能明确的感觉到,在嘲风的牙齿和爪子接触到那暗红之后,接触点上会有明显的灵气爆。这种灵气与平时感觉到的环境中所蕴含的灵气并不完全一样,反而更像是天佑在山中感受到那些妖兽的气息。

  这种气息其实就是妖气,而妖气本身就是灵气转化而来。天佑具有灵视能力,自然也能看到妖气,只是他还不太了解而已。

  嘲风与其说是在啃,倒不如说是在用自身妖气同化那红色的妖王血,然后将其弄下来吸收掉。

  月影个头较小,舔食度不快,但效率很高,舔过的地方干干净净一步到位。嘲风个头大,一次可以刮下不少妖血,但因为是一道道的往下刮,所以要把一个区域彻底刮干净也是挺费劲的。总的来说两边的度其实差不多,只是方法不一样而已。

  天佑看了一会便先去睡了,两个小东西好想继续,天佑也只能随他们去了。当然,还要交代一声剑柄附近的一定不能全给啃光。

  很快睡着的天佑这一晚却是睡的极不安稳,各种梦境不断。先是梦到自己成了王子,然后娶了嬴颖,接着又梦到自己拿着彻底修复的帝道剑站在山巅之上大喊“我是世界之王”的中二剧情,最后竟然梦到了夕颜,结果刚温馨了一小会夕颜就突然掏出把刀来非要杀他,总之一晚上就跟放电影一样各种场景、人物走马灯似的在眼前乱串。

  好容易快天明的时候终于不做梦了,谁知还没睡一会就突然听到哗啦一声响,天佑一个翻身就从床.上蹦到了地上,四下一扫却是愣住了。

  “我靠!”

  昨晚为了方便两个小东西修复帝道剑,天佑特意将桌子腾了出来,上面的茶壶和杯盘都被移走,只有帝道剑和天佑做的临时支撑架在桌上。但是,现在帝道剑和支撑架都不见了,却是嘲风四仰八叉的躺在桌上,两边的翅膀向左右展开,撑开老大一片面积,而这家伙的脑袋居然已经挂到了桌沿外面,耸拉在那里张着嘴,要不是它的腹部还在一起一伏,天佑差点以为这货已经挂掉了。

  相比之下月影就要淑女多了,此刻正蜷成一团缩在嘲风的翅膀根部。这里都是柔软的绒毛,倒是挺舒服的样子。

  视线往桌子下面移,声音的来源终于被现了。

  声音应该是摆放帝道剑的架子被嘲风蹬下桌子造成的,但天佑关注的却不是架子而是帝道剑。

  此时的帝道剑不是躺在地上,而是比直的竖在了地面上。它的剑刃冲下,距离地面只有半寸左右的距离,却是完全没有碰到地面,就这样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似乎还在一上一下的轻微飘动。

  “尼玛,帝道是把飞剑?”

  之前光听说帝道是把神兵,可天佑从不知道它居然是柄飞剑。事实上不光是天佑,秦国知道这个的人还真不多。毕竟年代久远,当年见识过帝道剑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剩下的一些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指望这帮人出来八卦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大家就只知道帝道剑厉害,却没人知道它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

  如此神物,居然被天佑捡了便宜,现在天佑的心情就好像突然中了五百万,紧跟着又现这笔钱不用交税一样开心。

  不过一想到马上天就要亮了,这帝道剑还是要赶紧收好才行。

  伸手握住垂直悬浮在地面上的帝道剑,天佑仔细检查了一遍。昨晚的叮嘱显然是有些多虑了,两个小家伙一晚上也没清理出多大面积,大约也就是剑身长度的六分之一,而且是月影这一侧明显面积更小,嘲风那一侧则没有完全刮干净,反正实际进度可能连六分之一都不到。不过度慢些正好,反正天佑也没打算在进入紫霄宫前修复帝道剑。

  收好宝剑,再看两个小家伙。这四仰八叉的睡姿实在是不太正常。

  天佑过去先把月影提了起来,小心的置于掌心,小东西居然丝毫反应也没有,身体软的像烂泥一般任由天佑摆弄。

  “喂,月影,醒醒,醒醒啦。”一边喊着月影的名字一边用手指轻轻摇晃,这小东西却没有丝毫反应,天佑又狠心心来大力摇晃两下,这次倒是有些反应,但结果只是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我靠,这什么情况啊?”

  月影弄不醒,天佑又开始折腾嘲风。拨拉拨拉翅膀,动动脑袋,抓着嘲风的爪子将其倒提了起来,依然还是毫无作用。天佑想想干脆用手指去扒嘲风的眼睛,这次倒是有些效果,但除了让嘲风将自己的脑袋挣脱了出来之外就没有下文了。

  “我靠,这到底啥情况啊?”

  天佑其实隐约猜到了一点。两个小家伙的反应应该是和昨晚啃食的妖血有一定关系,只是具体原理不明,不过目前看来唯一的副作用似乎就是嗜睡而已,倒是不用太在意。

  正在想是不是要去找白起商量一下,没想到白起居然自己来了。

  “天佑,天佑,起来了没?”

  “白世伯?你怎么这么早啊?”天佑赶紧打开门让白起进来。

  “年纪大了睡眠少,起得肯定比你们这些年轻人要早。”白起边说边往里走,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了桌上的嘲风和月影,“这是……哦,睡着了啊,我还以为出事了呢。”

  嘲风的样子确实看着很像挂掉了,不过仔细一看就能现只是睡着了而已。

  白起走过去疑惑的看了一下,然后似乎现了什么,小心的托起嘲风的脑袋,然后将右手食指轻按在嘲风的额头位置闭眼感应了一下。

  “天佑你昨晚喂他们吃了什么?”

  “晚宴上带回来的肉,没别的了。怎么?他们出了什么问题吗?”

  怕天佑担心,白起赶忙道:“哦,不是坏事,不用担心。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醉倒了。”

  “啊?醉了?我没给他们喝酒啊!”

  “不是酒,是灵气。”白起把嘲风重新放好,然后解释道:“妖物如果一次吸收过多的灵气,就会出现一种类似醉酒一样的情况。你没养过妖宠,不知道很正常,以后你会经常遇到一些这种小问题,见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紫霄宫那边也有专门的妖宠饲养课程,你入门之后自然可以学到。人工饲养的妖魔,主人为力提升其战力,会帮助它们获得妖丹之类的大补之物助其成长,所以会有很多野生妖物遇不到的问题。你昨晚是给它们吃了妖丹吧?下次记得,根据它们的等级,看情况喂养。妖丹是可以帮助它们成长,但要适量。吃多了虽不会有什么害处,但总这样晕沉沉的也不好,万一有突事件帮不上忙还容易耽误事。”

  “白世伯说的在理,以后我会注意的。”

  “好了,我这里还算安全,让它们自己睡一觉就好,不用多虑。你赶紧洗漱一番随我去用早点,然后我来指导你展开特训。”

  “是。”(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