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一百三十二章 报名考核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虽然唐国人不大可能在紫霄宫的山门前捣乱,但秦唐两国的关系本来就不好,最近又生了灵骑事件,两国关系更是跌至冰点。〔<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在这种时候遭遇唐国人员,小心一些是应该的。

  琅将军听说是唐国人的队伍来了倒是没多大反应,只是让学员们赶紧集中到一起,不要散的太开。

  另外一端的唐国人很快也现了这边的秦人队伍,但他们那边没有视力特别好的人,所以一时之间还没现这是秦人,依然在为周围的那些石像惊叹不止。

  看对面没有马上过来的意思,琅将军也不打算生事,转头就对已经集合在一起的学员们喊道:“马上就要进行选拔考核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万一影响了你们的成绩就得不偿失了。现在大家还是赶紧上山吧。”

  “琅将军说的是,我们快点走,不是怕了他们,只是这种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是是是,将军说的在理。”

  “……”

  周围一片附和声中众人开始转身走向山门,只是天佑却有些疑惑。

  紫霄宫的这处山门除了那十八座巨像之外,就只剩下一座巨大的牌楼而已。巨石建造的牌楼规模宏大,即使是那十八尊巨像也可以两两并行进入,但这么大的牌楼结构却异常的简单,除了一些云纹浮雕之外,剩下的就只有牌楼上那石刻的“紫霄宫”三个大字而已。

  站在这空空荡荡的牌楼外,可以看见后方绵延的密林,但再往上却是空空荡荡,除了天空什么也没有。

  天佑疑惑的望着牌楼有些愣神。之前光顾着观察那些石像没有注意,现在想上山了才现山不见了。

  “山呢?紫霄宫不是在山上吗?”

  走在天佑身侧的灌青叶也是突然一愣,“对啊!山呢?这些树木虽然高大,也不至于把山都遮住了吧?”

  两人还在愣神,最前面的人已经走入牌坊下方,然后两人同时听到一阵惊呼声。低头看向牌坊下方,只见不少人停在牌坊前不敢前进,有些人更是连连后退,似乎遇到了某种很可怕的事情一样。

  这样子看着很像是出事了,但天佑和灌青叶都没着急,因为他们同时还现有些人站在牌坊边哈哈大笑,而这些人都是之前参加过选拔被淘汰下来的人。他们来过至少一次,所以对这里的情况比较了解。还能笑说明他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且应该没什么危险。

  两人走过去的时候那边笑的几人已经嘲笑了一番其他人,然后转身就跨入了牌坊之后,而就在他们穿过牌坊下方的瞬间,这些人就突然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现在天佑和灌青叶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之前有人惊呼了,原来是因为有人消失了。两人正要说什么,就见其中一个消失的人突然凭空伸出一个脑袋和半边肩膀冲大家招了下手。“别呆了,快跟上,这就是个幻阵而已。”

  这人一解释,加上他刚刚的动作,其他人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于是纷纷叫嚣着要痛打开他们玩笑的那几人,然后争先恐后的进入了幻阵之中。

  琅将军和护送的几名军士显然是知道这个东西的,不过之前似乎是有意不说,大概是考虑到在这里玩闹一下可以放松心情吧。

  看众人纷纷走过牌坊然后消失不见,天佑和灌青叶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也赶紧走了过去。

  天佑那无往而不利的灵视能力在这里就像是失灵了一样,完全看不到幻阵是由什么东西产生的,仿佛那就是一道投影,跟本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不过,当天佑穿过那座牌楼的瞬间,他突然又感觉到了一丝灵气。这灵气由牌楼背面的某个东西所释放,但不是持续存在着,而是只出现了一瞬间。

  那灵气在出现之后立刻就沉降下来,然后像是活物一般,分成很多股,各自找准一个目标飞了过去。天佑以为这是什么攻击法术,还躲了一下,但结果那灵气跟本就没碰他,只是在众人的头顶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灵气云团,然后就这么悬浮在每个人的头顶。

  正在疑惑之间,天佑却现周围众人都不动了,愣了一下才注意到大家都是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前方。

  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立刻就可以现被牌楼隐藏起来的真实世界。

  那牌楼之后的确是茂密的山林,但和外面看到的不一样,眼前是一条逐渐升高的蜿蜒山道,而不是深入密林的平直大道。山道转过两个弯就被山林所掩盖,但眼前的巍峨山岳却依然清晰可见。山脚这一片坡度还算和缓,但稍远一些的地方却明显陡峭了很多,更远处那隐藏在云雾之间的主峰更是如那秦天玉柱一般立在天地之间,云层之上还有多高跟本就看不见。

  “好高!”

  “好大!”

  “好壮观!”

  “别好了,你们的测试已经开始了,不想被淘汰就跟着我,准备赶路。”琅将军说着就已经来到了队伍最前面。“所有人都别掉队,也别跑到我的前面,这是我唯一能帮的上忙的测试项目了。”

  学员们都很疑惑这到底是在干什么,但琅将军要大家先跑起来再说,无奈众人也只好跟上他。不过琅将军也不是真的闷头跑路而已,他一边跑一边还在跟大家解释。

  原来这就是紫霄宫的第一道测试题——耐力测试。

  所有应选的学员,从跨过山门开始就会开始计时,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内到达半山腰处的接待处,迟到者将失去选拔资格,会被直接赶下山去。

  “原来还要计时啊!”有学员担心的问道:“我们是不是要快一些,这样慢跑会不会被淘汰啊?”

  队伍的前进度其实并不快,琅将军压根就不是在跑,只是步很快而已,别说这些学员都是准修炼者,就算是普通人也完全可以轻松跟上。

  琅将军大概每年都要解释一遍这个问题,所以不用大家依次询问,一下就把大家所有会问到的问题都给解释了一遍。

  琅将军领跑是因为他知道路程和时间要求,可以精确控制节奏。至于不一上来就狂奔,这就是跑山路的策略问题了。就像是马拉松比赛不能一上来就狂奔一样,跑山路也要时刻注意体力,这样才能跑出最好成绩。这个道理天佑很清楚,但在场的人除了他和大山,其他人不是权贵子弟就是农民出身,还有些是商贩家庭出身,反正都没跑过山路,所以对此不了解。不过有琅将军领跑,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跟好了别掉队就行。

  关于计时,琅将军也主动解释了一下。

  山门入口确实没有人登记时间,但在所有人穿过那座牌楼的时候就会被一股特殊的灵气标记,这就是天佑之前现飞到大家头顶的灵气云团。

  琅将军不像天佑可以看见这些灵气云团,但他能感觉到身上被附着了某种术法。这个术法行成之后就开始不断的消散,而且消散的度是固定的,这就形成了一个计时工具,而且是倒计时。紫霄宫只要检查到达的学员是否还有标记就知道对方是否合格。

  这个方法不但简单,而且有效。既不用在山下安排人值守,也不用把人集中起来统一计时,所有人都只有在踏入山门的瞬间才会被标记,计时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等于每个人都有了一个自己专属计时器。当然,真能把云团当成计时器用的,也就只有出尘境以上的修炼者才可以,因为出尘境以下包括出尘境的修炼者都没有灵觉,感觉不到灵气,自然无法根据云团的存量来掐时间。

  事实上包括琅将军也没法用这个云团计时,因为他虽然已经跨越了出尘境,但对灵气的感应依然不是很精确,能够给大家领跑靠的完全是经验。

  有琅将军领跑,大家的体力都保持的很好,一路上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半山腰位置的一大片建筑群。不过到虽然是到了,众人的状态却是各不相同。像天佑和大山就是脸不红气不喘,到了接待处还有心思四处看热闹。像是灌青叶这样的,个人实力较高,所以体能也比较好,尽管有些喘,但还算从容。至于剩下的人,大多都吐着舌头,不顾形象的在那里喘气,虽然没人晕倒,却也都到极限了。

  一个半时辰跑了接近一百六十里山路,而且垂直落差居然高达八百米。这个成绩拿到前世的地球上,完全可以轻松刷新马拉松记录。由此可见这些修炼者的体能是多么的强悍,要知道这帮人可不像马拉松运动员是轻装前进,他们不但有行囊,而且还带着武器,最重要的是这是山路,不是平地,体能消耗要远大于在平坦路面上进行的马拉松比赛。

  “快快快,别忙着休息,去那边。你们现在还在计时状态。”琅将军一上来就催促众人赶紧进入前面山坡上的那座建筑。

  原本已经累到不想动的众人听到这话赶紧就开始飞奔,但天佑却是一副来旅游的架势,一边好奇的东张西望一边往前走。他能看到,众人头上的云团起码还剩三分之一,时间绰绰有余,跟本不用着急。

  这片位于半山腰的接待处前面也是一片青石铺就的广场,两侧各立着三座异兽雕像,不过高度只有一丈出头,没有山下的十八尊人像那么震撼。

  众人是从广场左侧的青石阶梯爬上来的,左手边就是一片近七十度的斜坡,远眺还能依稀看到山下的村镇,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昨晚住宿的那个。

  广场对面,和众人上来的磔对应,也有一条山路,但众人上山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岔道,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

  琅将军指给众人的建筑就在大家的右侧,位于广场正后方。建筑很高大,看着是一大片建筑群,但只有最前面一排能看到,后面只有一些高出来的屋顶可以看见。

  正面的大殿大门敞开,门口却看不到人,众人也不管有没有人接待,先进去再说。

  落在最后闲庭信步的天佑得以好好的观察这座建筑,他现这建筑居然也在散着一种很特殊的灵气。

  就像人眼看到的光线有颜色一样,天佑感受到的灵气也有各种区别。不过不像某些人对颜色有偏好,天佑对不同的灵气都是一眼的喜欢。

  自然之中的灵气对天佑来说就像是空气,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就像没有空气人会窒息一样,没有灵气天佑也会很不舒服。

  妖力则和自然灵气有所不同,给天佑的感觉就像是美味的食物所散出的香气,让他总想据为己有。

  这建筑散出的是第三种灵气类型,给天佑的感觉就像是夏日湖面上吹来的凉风,有一丝丝清凉,还带着淡淡的花朵馨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感觉思维度都变快了一些。

  这奇怪的灵气让天佑感觉全身舒畅,步伐都忍不住加快了一些,只是当他走到那座建筑附近时,却忽然现第一个进入大门的人,他头顶的云团突然一下就被吸收掉了。天佑看的很清楚,不是缓慢的消散,而是突然一下就被门口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吸收掉了。

  这一现让天佑惊讶不已,正打算阻止大家继续进入,恰好听到琅将军在旁边说道:“快些进去。你们身上的术法就是通过这道大门的通行证,一旦术法消散,你们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听了这话天佑才恍然大悟。这紫霄宫的第一道测试居然是全自动无人考评。学员在进入山门时会被附着一个术法,而这第二道门上有个结界,山门牌楼给大家附着的束法就是结界的钥匙。如果学员度太慢,这钥匙就会消失,到时候进不了第二道门,连报名资格都不会有。像天佑他们这样集体闯关的还好,有人带节奏,那些落单的人可就惨了,第一次来搞不好连规矩都不知道,一路晃悠上山才现自己已经被淘汰了。

  所有人6续进入大殿,天佑也不例外,连琅将军和那些护卫军士也跟了进来。

  进到门内天佑才现不是没有人接待,而是那人站在门后,从外面看不见而已。

  这是一名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感觉不像修炼者,反而像是普通人。看到众人进来他也没有丝毫倨傲的意思,反而好像店小二一样低声下气的告知众人要绕过大殿中央的那尊神像,然后从后门出去,真正的报名处在后面。

  天佑他们也搞不清楚这人什么身份,倒也相当客气,不过那些老学员却是对这人不理不睬,直接就过去了。

  绕过大殿正中那尊不知名的神像,从后门出去之后就是一片小广场。这里可比大殿里热闹多了。

  只见不大的广场上此时已经拥挤了不下五百人,熙熙攘攘的有些喧闹,这还是众人刻意压低了音量的结果。

  广场左右两侧各有一间偏殿,门都是关着的,不过外面的台阶上坐满了正在休息的人。广场中央有一株巨大的松树,栽种在一个八边形的花坛之中。此时花坛边也是坐了一圈人,周围地上也是或坐或站的聚集了不少人,有些人甚至已经拿出了干粮吃喝了起来。

  广场对面,一排修建在高高基座上的大殿前十二张桌子一字排开,每张桌子后面都坐着一个人,桌边竖着个木牌,上面用红笔写着不同的项目,而在桌子前则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待。天佑差点以为自己穿回了大学招聘会现场呢,这架势简直是一毛一样啊!

  琅将军提醒了一下众人不要跑散了,全都集中在一起,然后跟着他就朝台阶上走去。天佑现周围还有不少道士打扮的人在来回穿梭,手里拿着食物和茶壶,似乎是专门为广场上的人准备的。

  “这些……是紫霄宫的人吗?”天佑忍不住问了一下琅将军。

  琅将军扫了一眼就明白天佑在疑惑什么了。“哦,他们是紫霄宫的杂役,是考核不通过的学员。”

  “不通过的学员?”

  “对。考核不通过其实也是可以留下来的。有钱可以交钱,没钱可以转成杂役。”

  “这也行?那岂不是人人都能来学了?”大山也听到了琅将军的解释,惊讶的看着他。之前他还在患得患失,就怕选不中,没想到居然是个人都能留下,只不过考核通过的可以成为正式弟子,不通过的会转成杂役。

  灌青叶在旁边说道:“想什么呢?哪有那么轻松。就算是不通过,也必须要达到一定标准才会被允许留下。交钱的会成为正式弟子,没钱的就转成杂役。不过成了杂役之后是没有人教的,修炼资源也不会分配,每天还必须完成规定的工作。闲下来之后才能自己想办法去旁听,或者从相熟的正式弟子那里学点皮毛之类的东西。这不算偷学,门派也不会管,但能学到多少就全看本事了。不过转成杂役本身就说明资质不行,又没有专门的师尊指导,灵石之类的资源也没有,每天大部分时间还要干活,能学到多少东西真的很难说。”

  大山一听就感觉浑身不舒服,他就怕自己选不中被打回原形。他是山里出来的猎户,成为准修炼者这段时间他的生活质量和见识可以说是不断上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有加入紫霄宫的资质,一旦被刷下来,他很可能就会重新从白天鹅变回丑小鸭,所以他总是患得患失,有时甚至显得有些小肚鸡肠。

  琅将军带着众人走上阶梯之后有人想去排队,结果被老学员直接拉了回来。前面琅将军头也不回的带着它们直接绕过了前面的一排桌子,然后就进入了后面的大殿之中。

  这大殿比前殿要宽大不少,里面却很奇怪。大殿两侧分列着大量的神像,但都是一尺来高的微型尺寸,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一眼望过去怕不是有一两千个。

  在大殿正中有一座法台,这个和前殿是一样的,但前殿的这个法台上是立着一尊神像的,而这里的法台上却是空的,上面什么都没有。在法台背后有一面影壁,这是前殿没有的。那影壁两侧各有一条以小篆书写的符文,从影壁顶端一直延伸到底部,密密麻麻,字数相当不少。而在影壁中央只有一个字,一个巨大无比的“地”字。

  别人都只是在那地字上扫了一眼就去观察两侧的神像去了,唯有天佑一直死盯着那个字不放,因为天佑终于现了,山下的幻境屏障居然是从这里延伸过去的。那巨大的“地”字在天佑的眼中就如一只小太阳一般悬浮在那里,向周围不断的散着恐怖的灵气辐射,而在周围的空气中,也正有大量的灵气在自主的汇入这“地”字之中,一进一出刚好达成平衡。

  这他娘的是个阵眼啊!紫霄宫竟然把守山用的幻阵阵眼放在了这么靠近外围的地方,是有恃无恐还是别的原因?

  天佑还在思考,琅将军却是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报名位置。

  这大殿当然不是空的,里面也有不少人在负责报名接待工作。和外面一样,桌子后面坐着的都是服装各异的青或中年,应该都是正式弟子。

  琅将军直接从军士那里接过一摞请帖一样的东西,然后和军士一起分到各个办事的桌子上,似乎没什么目的性,只是平均分开而已。

  完之后琅将军就对众人大声道:“一会听到哪里叫你们的名字,过去报道就好。之后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我们会在外面广场等着淘汰的人一起离开,但愿你们谁也别出来,我可不想见到你们。”

  众人都知道琅将军这是在祝福大家,跟他回去就说明被淘汰了,合格的直接就会留下,他不想见到大家就代表不想大家被淘汰。

  打过招呼之后琅将军和几名军士就走了出去,而天佑他们这边的正式报名也开始了。

  一名站在一边的年长弟子重新宣读了一遍注意事项,然后各个桌子后面的人就开始点名,点到的就到叫自己的那张桌子前面办理就好。

  琅将军送上去的那些拜帖一样的东西似乎是已经记录了他们的详细信息,所以对面的人跟本不需要问什么问题,就核对下名字没错,然后又不知道在山面写了点什么就完事了,效率非常高。

  “天佑。”其中一张桌子忽然大声喊道。

  因为有前面的先例,天佑立刻就跑了过去,但他还没到桌前,忽然就见隔桌的一名马脸青年伸头冲这桌后面的青年喊:“王师兄,我有个字突然忘记了,可否过来帮我一下。”

  “什么字不会我教你。”

  夹在两个桌子中间的那名青年热情的伸头过去想要帮忙,不想却被那马脸青年给推了回去。

  “拉倒吧,你字认全了吗?王师兄,快来啊。”说着马脸又开始喊天佑这桌的青年。

  这边的青年本来是打算把天佑办完再过去的,因为这是他手里最后一本了。不过那边叫的急,他想想还是站了起来。

  “来了来了,什么字不会写啊?”

  神洲大6不同于天佑穿越前的世界,这里的基础教育普及率极低,八成以上的人都是文盲,所以各门各派收徒还要兼职教认字,毕竟功法和修炼心得都是写下来的,不认字没法练啊。要是学符箓和制器就更需要认字了,而且不但要学会通用文字,也就是繁体字,还必须学会篆字,因为符箓和铭文乃至阵法都是用小篆写的。

  天佑这边的青年过去之后,那马脸青年问了两个字之后忽然道:“哎呀,这个人要记录的东西太多,我好多字没认全。王师兄还是我俩换换吧。这个人你帮我办,我去你那边。反正都是最后一个人了。”

  那王师兄稍一犹豫也就答应了下来,然后这马脸青年就跑到了天佑这边坐下,完事还冲天佑笑了一下。“小兄弟多包涵,耽误你时间了。”

  本来也就两句话的时间,天佑当然不会在意,客气了两句后对方开始办理天佑的报名资格,简单的勾画了几下就抬头说道:“办好了,等着一会有人带你们去参加考核。”

  天佑谢过之后和其他人一样等在一边,很快外面来了几个杂役,把天佑他们的那些拜帖样的东西都收走了,而另外几个杂役则是引导着天佑他们从后面走了出去。

  等天佑他们出去,那马脸突然站起来对之前一直闲在一边的中年人说道:“师兄,我去方便一下,替我一会吧。”

  “你去吧,我帮你看着。”此时刚办完一波,等于是闲下来了,那人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那马脸迅的从侧门跑了出去,但却没有去茅房,而是七拐八弯的到了院子外面的一个偏殿。

  “吕师兄,吕师兄。”

  “嘘,小点声。”一只手突然从阴影中伸出,一把将那马脸拉入了旁边的一间屋子中。

  “曲风你怎么跑出来了?”

  马脸一脸兴奋的说道:“吕师兄,我看到你说的那个天佑了。”

  “你看到他了?怎么样?我交代你的事情……”

  “放心吧吕师兄,那个天佑正好分到王师兄手里,我找了个借口和王师兄对调了位置,他的加分项我一个都没写。”

  “好,办的不错。哈哈哈哈,天佑,我看你这次还怎么加入我紫霄宫。”阴影中人邪恶的阴笑着。

  曲风的马脸上挤出一丝献媚的笑容问道:“那,吕师兄……”

  吕正义看了眼曲风,心情大好的大包大揽道:“放心,我吕正义说到做到。下次紫薇洞再开放的时候我帮你加个名额。”

  “那就谢谢吕师兄了。”曲风说完又道:“我是借尿遁出来的,得赶快回去了,免得别人生疑。”

  “嗯,好,你去吧。”

  此时正在排队等待参加选拔考核的天佑不知道,嬴颖帮他争取来的额外加分因为吕正义的原因一分也没填上去,原本只要考核成绩不太差就能入选,现在却必须和别人实打实的拼成绩了。而且,吕正义的报复可不止这么简单。(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